老年男同修是做陪衬的吗?


【明慧网2005年7月23日】我周围的男同修都是五、六十岁的人,成天在家里呆着,心安理得的过着常人的生活。他们普遍存在着文化低,对法理解不深的状况,他们的思想认识存在着很大的误区,急需改变认识,以尽快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最近,我向他们询问帮助常人三退的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一个没有,或者只有一个亲戚。问其原因,都说是除了自己家人之外,谁也不认识。他们自称没有朋友,退休后和过去的同事也没有联系,他们没有人可救,也不想办法主动的去救别人。因为他们认为,男的和女的不一样,女的跟人讲容易,男的不好跟人讲。我告诉其中的一位同修;“你不去救人,你的世界里就没有人。”他却说:“那你怎么就没有想过,我可能就是你世界里的人呢?”他居然把自己当成了被救度的对象,竟不知自己也有自己的世界和众生。我问:“那你们男的是干什么来的,你们修的也太容易了。”他说:“我们是陪衬你们的,不是红花还需绿叶扶持吗?”他们对待其他事情也是如此,他们以为互相传递一下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就是在做大法的事了,甚至一度拒绝看《明慧周刊》。我和他们讲了,他们才不得不要,但也只挑自己感兴趣的看,有的看了几次后,就以材料太多,看不过来为由而拒绝了。

我对他们的这种状态曾感到很不理解,而他们也一度对我很不理解,曾认为我见人就洪法是“太过份了”,还说:“咱们这儿这么多人,谁象你这样了?”后来师父发表了《也棒喝》经文,给他们敲响了警钟,他们才知自己不对,但仍我行我素。他们中也有人担心,退党照这速度下去,何时才能退完呀?但自己却不主动去做。我曾约了说这话的同修在汽车上以聊天的形式讲真象,救度世人。但去了一次后他说没用,就再不去了。

现在,正法已经進入到最后的时刻了,一些老年男同修的思想认识却离正法的形势和需要相差甚远,甚至还摆不正自己的位置,竟不知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他们以为按部就班的等着师父正法完成,他们“给其他弟子做陪衬”的使命就完成了,就可以跟师父回家了。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错误认识,究其原因,就是学法不扎实,没有按照师父“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的教导去做、去真修,学法只停留在表面上,常人心太重,党文化的流毒远远没有肃清,致使自己总也走不出人来。其实,师父要求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我们自己在做,都是在给我们建立自己威德的机会。如果这一切都靠师父去做,还要我们大法弟子干什么呀!师父对我们大法弟子也是一视同仁的,从来没有把我们从男女上加以区别。如果认为男女有不同的优势或阴盛阳衰,那完全是常人的认识。我们看问题,一思一念都应该站在法上。大法弟子都负有同样的使命,没有常人的那些区别,我们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世界,有自己要救度的众生,大法也赋予了我们超常的智慧和能力,我们现在都可以在人间行神事了,老年男同修也不例外。但这些同修的思想却被自己划的框框障碍着,表现出了修炼层次的不同。但是,尽管我们每个人的情况不同,修炼的道路不同,但我们看问题不能偏离了法,否则,我们怎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呢?

这些同修应该及早醒悟了,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紧迫感,抓紧做好我们该做的事,不管我们认为有用没用,有能力没能力都要去做,只要我们做了,努力了,我们就没有遗憾,其实我们所做的一切也都不会白做的,我们虽然自己看不见,但在另外空间里却是惊天动地的。

最后,让我们共同学习师父的《芝加哥市讲法》中的一段讲法:

“以后的路、这个形势可能变化会越来越快。但是过去讲法中我已经对大家谈过这个问题了:不管社会的形势出现反的形势还是正的形势,也就是说,不管出现坏的形势、好的形势,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都是考验,不能乐观。形势真的变好了,对你的考验那就是又一种形式,也不能乐观。一定要保持正念的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