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法时期大法小弟子我无上荣耀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2005年1月,我们地区成立了大法小弟子明慧学法班。半年多来,参加学习的大法小弟子由最初的几个人,增加到最多时近20人。他们中有上幼儿园的,有上小学的,有上初中的,还有上高中的。为了避免邪恶的干扰迫害,我们先后五次变换学法地点。通过集体学法,小弟子们在心性和行为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和進步。在大陆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世人的進程中,大法小弟子没有被落下,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溶入到正法進程中。

2005年5月13日,为了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一起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暨师父传法13周年,为师尊54华诞献上一份珍贵的礼物,我们组织大法小弟子明慧学法班的小弟子召开了一次学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下面是这次修炼心得交流会的部份发言。

*****

  • 前言

  • 做正法时期大法小弟子我无上荣耀

  • 前言

    我们的大法小弟子学法班

    我们的大法小弟子学法班,
    建立在邪恶迫害的大城市中。
    不管严寒酷暑还是大雨滂沱,
    我们都坚持学法、炼功。
    正念正行,
    讲清真象。
    由于邪恶的迫害,
    这半年我们换了五个地点。
    我们以前学法不算太认真,
    半年过去了,
    我们精進了许多。
    今后我们会好好学法,
    认真做好三件事,
    做正法时期合格小弟子,
    共同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


    做正法时期大法小弟子我无上荣耀

    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小的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妈妈身体又不好,爸爸妈妈经常吵架。因为疾病,妈妈开始尝试各种功法,钱花了不少,可病就是不见好,这时我们遇到了法轮大法,开始修炼这样一个免费的功法。妈妈的一切病症都不翼而飞了,而且爸妈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想,再也不吵架了,家里也变得更加温馨和睦了。

    从我记事起,接触最多的就是同修们——这群善良的人们。直到我长大,了解到社会上的事情,我才真正懂得这里真的是一块净土。没有常人的勾心斗角,没有猜忌。有的只是友善,相敬如宾,他们是最好的人。

    因为爸妈都修炼,我参加了几次大型的洪法和集体炼功,也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我上学前没有去过幼儿园,经常跟爸妈去家附近的炼功点学法,不久就能通读《转法轮》,那时我只有四周岁,上学后,我认识的字比同学们多好多。

    这样好的一部功法,却在99年7月20日遭到镇压,当时不太懂,只记得一天晚上爸爸下班拿了一张报纸,阴沉着脸跟妈妈说些什么,我知道有事情发生了。不久后我在电视上看到新闻联播用所有的时间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当时的心情真的无法用言语表达,我们表情都很严肃,我在思考:电视上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和我了解的不一样?我那时不知所措的想哭,可最后我还是相信我的选择没有错,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

    然而这样的报道却铺天盖地的袭来,又出现了“天安门自焚案”,好在很快就出了“天安门自焚案”的分析录像带,分析了“天安门自焚案”的重重疑点,使有些迷惑的我们又从新坚定起来。

    这时,我也面临学校的压力,要求签字的消息使我被重重击了一下,那时我的腿都发软。那次,我没有签。后来班主任又拿着横幅到班级找到我,我还是没有签。几天后又说名签得小,要排队从新签,我没去。因为这个,班主任马上找到我谈话,把我叫到老师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还有很多老师。班主任老师说:“你看炼法轮功的刘思影都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了,你可别炼了!”我说:“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刘思影的气管割开了还能唱歌,刘葆荣喝了半雪碧瓶汽油一点事也没有,另外那么多的汽油怎么那么容易带上车带到天安门广场上的呢?”我一连串的提问把班主任老师问得无话可说,办公室里另一位老师接着我的话说:“是啊,我上次坐火车拿的半瓶摩丝没让我带,拿几大瓶汽油上火车并带到天安门广场是不可能的。”

    记得2000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看到爸爸打电话,说得很含糊。我问爸爸怎么回事,爸爸说:“明天早上去广场集体炼功。”我就吵着要去。第二天很早,我和爸爸到了那个广场,开始天气还好,后来就下起雨来,我们在雨中坚持炼功,我那时穿的是裙子,很冷,旁边的一位叔叔看到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后来找不到这位叔叔了,而他的衣服却没有拿走。炼完功我们就原地背《论语》和《洪吟》,后来听爸爸说我是参加这次集体炼功最小的。

    这过程中那里一直有警察在旁边看,后来开来几辆大客车,要大法弟子上车,我们都上了车。后来爸爸被带走了,我和几个同修被带到派出所,我一直没吃饭,可派出所直到下午才把我们放回家。因为爸爸妈妈都被关起来了,我被送到邻居家,直至后来妈妈回来。

    镇压开始以后,爸爸和妈妈就经常進各种“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我知道,爸爸妈妈都没犯错,只不过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他们的所谓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我不懂,爸爸妈妈只是在家炼炼功就扰乱社会治安了?

    面对这样大规模的镇压,很多不修炼不了解真象的人都被电视播放的假象所迷惑。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不能不管,于是我和爸爸妈妈开始散发真象资料,那时常常是我和爸爸妈妈每人拿好多份進一个楼道去发,很快就发了很多楼,每次发完真象材料之后心里都感到特别高兴。

    然而,邪恶势力拼命阻止真象的传播,采取各种非法手段進行干扰破坏。我上初一时,一天早上有人重重的敲门,得知是来抓人的。爸妈把一些资料都放了起来,邪恶之徒一边砸门,一边不停的往我家打电话要求开门,最后把开锁大王找来打开了门,把爸爸妈妈抓走了,在我家还抢走了很多资料,大法书籍,还把我家的电脑主机搬走了。几个派出所的人送我到学校,一路上我没有哭,可到了班级,那几个人走了,我握着那一大串沉重的钥匙,却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后来我有一次回家时惊讶的发现电脑显示器也被搬走了,只留下空空的电脑桌,这简直是入室抢劫,这跟强盗的做法有什么两样!

    爸妈被绑架并非法劳教后我学法炼功都跟不上,学习成绩也在向下滑,老师面对我的成绩干着急没办法,我自己也很着急。

    后来妈妈回来了,我下滑的学习成绩开始逐渐提高,这是因为我又能正常的学法炼功了,妈妈回来后的第一次考试我在全班排名由原来的第十七名上升到第二名,我明白这是大法的威力。不久爸爸也回来了,家里的学法修炼环境变得更好。现在我经常学法,学习成绩又上升至全班第一名,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伟大,揭穿了那些所谓“炼功之后家也不管了,孩子也不管了”的无耻谎言。

    在爸妈被绑架的日子里,许多同修不能及时得到新经文,因为以前都是爸爸帮他们下载打印新经文,后来我就想办法帮同修们下载打印新经文及其它真象资料,那时我只有9岁,我知道这是大法给我超常的智慧。

    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道路,有苦有乐,有酸有甜,觉得自己能够出生在一个修炼之家,真是太幸运了,我今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克服自己的不足,充分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更好的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