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最后阶段,越要注意修炼的严肃性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近半年来,我市同修不同程度被邪恶迫害,资料设备遭受损失,同修几批遭迫害、送洗脑班,其中有在邪恶疯狂打压时,在魔窟中不向邪恶妥协、不写几书堂堂正正走出来的同修;有步行40多天走到北京为大法鸣冤、后被邪恶判刑,刑满回来的同修;还有被大多数同修认为修得好、法悟得高的同修等等。使我市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受到一些影响,个人认为有以下几点与本市同修切磋:

1、在学法方面。大家每天都在学、都在看,但有的同修在干事心驱使下,不能静心学法,只是完成任务式的学,不能完全同化法,认识不到法在不同层次对自己不同的要求。客观的讲,也就是说没有完全做到以法为大,没有完全溶于法中,法的威力也不能完全展现出来。说得更白一点,在学法上没有很好达到师父的要求,师父说过“你们的正念,你们所做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所以大家再忙也不要忽视学法。”(《在2000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虽然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客观原因,如何在各自的工作、生活中,挤时间,安排好我们自己学法的这件事,并且真正达到师父对学法的要求,这关系到我们真正走向圆满和做好三件事的最根本保证。如何使学法能够在时间上、效果上每一天都有一个落实,这应该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必须重视和努力做到的。

2、个人认为有的同修被迫害,是同修们不同程度上间接导致的,同修在魔窟中走出的辉煌,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一方面是同修对大法的坚信,另一方面也是大法的安排,该同修所到之处一片赞扬声,在一次证实大法的行动中,再次遭到邪恶的迫害,现正在绝食与邪恶抗争。痛心啊,尔后的被迫害中又有很类似的现象,教训太惨痛了。

3、个人认识导致对法的偏移。大法弟子都知道,“九评”的推出,首先对大法弟子在思想上认识到共产邪党的邪恶本质,中共邪党几十年的党文化毒害,对大法弟子及世人思想上、身体上、空间场上都清除很不好的物质与毒害。但是“九评”不是法,是大纪元社论,在学员中有一定影响的少数同修把“九评”说成是师父写的,造成相当多在法理上认识混淆不清的同修也跟着有此说法。

4、对预言的推崇,师父关于预言的讲法是“这都是不同层次的神下世留下给常人看的。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走自己证实法的路。”有的同修接合师父的讲法,对时间上产生了一些执著,断言某某时间邪党就要倒台,希望正法早点结束,甚至同修见面就讲“快了,快了吧”导致有同修劝常人三退时,也抱有此心,被此常人挡回时说“某某时看到邪党倒台了才相信”,形成了一个比较大的执著,而不是想,如果此时正法就结束了,我救度了多少众生,还有多少众生未被救度;我放下了多少常人之心,我达到了我这个生命最好的证实法了吗?

5、大法有着博大精深的内涵,而我们也有着殊胜、玄奥的修炼实践。但我们同修往往在一起的时候,很多时间不是用在对法的认识上的切磋,相互促進提高上,而是张家长李家短,导致同修间出现矛盾,相互不信任,达到邪恶间隔同修、削弱大法弟子整体合力的目地,也导致同修间信息不互通,住得很近的同修被迫害都得不到第一时间的帮助、营救同修。不管哪个同修能做什么,帮助同修发发正念,却是每个同修能做,也该做的吧!

随着师父正法快速推進的今天,邪恶在比例极少的情况下,敢于对大法弟子行恶,我认为一是表现了邪恶的垂死挣扎,二是我们有的大法弟子不敢不断提高自己与摆正基点(比如,我们面对一只割断喉咙快断气的鸡,它在我们的手上挣扎几下,能伤得了我们吗?)师父不是讲过:“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的法吗?那相对于我们大法弟子来讲是一句什么话呢?这句话他让我们在邪恶面前,在世人面前,在修炼者面前,在不同层次的神面前,他都展现出了、也代表了自己不同的层次与心性了吗?我让这句话强化在自己的思想中,充实到每个细胞里,生活中使自己时时处处知道自己的身份,规范着自己的言行,遇到阻力用他排解,遇到干扰用他化解,炼功中杂念来了用他排斥,身体承受了,用他来减少承受。那是一句什么话呢?——“我是大法弟子!”

以上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