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怀大志而拘小节”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5年5月30日】我是一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人,修炼后知道炼功人应该“怀大志而拘小节”,但在小节上一直做的不好。还拿师父在讲杀生问题时说过的“不能够太拘泥于这些小事情”“要着眼于大处,要堂堂正正的修炼”,做借口,对一些小事一直不以为意。最近看到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解答学员提问“吃饭时喝一杯啤酒作为饮料;(众笑)早餐时吃一碗粥、米酒,或平时偶尔吃一块酒芯巧克力,(众笑)属不属于犯忌酒的要求?”时,我当时就想修炼人不能喝酒,但米酒和酒芯巧克力应该不算喝酒吧?(这两样我都经常涉及)但师父的解答让我惭愧不已。

师父说:“所以当年一传法的时候我就讲,我说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新学员你就喝一小杯也无所谓,修炼嘛,看的是人心。但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要精進就会很严肃的对待修炼。如果真能对自己严格要求的,那大家就能在这方面做得更好一点,自己觉得在这方面无关紧要就会放松一点。会有这样的差异。”

原来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始终在放松要求,始终停留在新学员的水平上,对“拘小节”根本没有真正理解(其实有的新学员都做的很好;惭愧,本人是96年得法的老学员)。“拘小节”是严肃的对待修炼,是每一个精進的修炼人自然会做到的状态,和性格没有关系。不论是大大咧咧的人还是性格细腻的人,如果严格要求自己都会事事处处为法考虑(小事做不好也会影响法的声誉),为别人考虑(不注意时无意当中也会伤到别人),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师父在讲杀生问题时说的不能做谨小慎微的君子是指人为了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而不能太拘泥于小事情,而决不是指为了满足自己的一些生活习惯、爱好甚至欲望而放任自己的执著。由于明白了这一层法理,今天学法时在看到“修口”这一节时,突然意识到由于放任自己,在修口这个问题上不知不觉的已经犯下大错了!

我在国营单位工作,同事间互相聊天时经常是你长我短之类的话题。修炼后知道说人闲话不对,所以碰到有人和我讲这种话时,我就会劝对方不要这样做,告诉他这样做不对,而对方一般都会不高兴,有的干脆不理我了。所以我后来就尽量避免参与这种谈话,但结果是好象慢慢的有点脱离常人社会,很多人觉得我是孤芳自赏。当时我意识到自己有欢喜心的因素,想把自己在修炼中明白的法理让常人接受,照着做,这显然是拔苗助长了。但因为对法的理解有限,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就采取了自认为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办法,比如在有人和自己聊谁好谁不好时就随声附和几句,还安慰自己说反正说的也都是实情。可一旦放任了自己,就容易养成坏习惯,而且又掩盖了自己的执著,碰到说自己不喜欢的人时,就不仅仅是“随声附和”了,而是说的很有兴致。完全把师父的教导忘到脑后去了。

造下口业给自己的修炼制造麻烦只是一方面,而在这宇宙正法需要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由于不修口耽误讲真象可是太不应该啊!

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很快就找到了解决方法,本来嘛,法中的智慧是无限的。再遇到有人和我抱怨谁不好的时候,我就说,是吗?她可是对你印象很好呵,那天还说你文笔挺好呢(当然不能乱说,要本着事实说,每个人都有些优点)。一般人听到这话都很受用,而且不好意思再说这个人的闲话了,还可能改变对其的印象,因为现在人很爱用对自己如何来衡量一个人的好坏。这时你就掌握住了谈话的主动权,告诉对方很多事情都是由于沟通不够造成的误解,可以把一些做人的道理用他能接受的方式讲出来,还没讲过真象的人还可以趁此机会讲真象了。

一点浅悟,写出来想和大家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