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回到正法中来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我被当地610强行转化后,接触了某网登的所谓大乘佛法和某教中的一些书,后来经过同修的帮助,我又从新走入了大法修炼

当时我迷在某教的书中,同修打电话劝我回到大法中,我说:“我就去极乐世界吧。”同修说:“极乐世界谁管你?……”这时,在我屋里响起了“建庙拜神事真忙,岂知有为空一场;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捞月亮。”(《洪吟·有为》)

突然听到这首诗,我心中就象有东西在化解。这期间同修给我看了新经文。又通过看《九评共产党》使我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我彻底清醒了,感到自己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没有完成。自此我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弥补。

我首先找附近的一位同修叫她也回到大法中。回家的路上,我脑海中出现了“同心来世间,得法已在先,他日飞天去,自在法无边。”(《洪吟·了愿》)这是我学某教后,《洪吟》的诗第一次出现。我知道是师父慈悲,不想落下一个弟子。于是我抓紧学法,看洪法光盘。当我看到同修为救度众生所遭受的迫害,有的还失去了生命,那感天动地的慈悲震撼着我的心,那简直就是在呼唤迷路的同修:只有助师正法才是了愿。看到海外同修的声援、揭露中国政府的迫害手段,我真正体会到国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体的内涵。同时也感到大法弟子的伟大。

我那百感交集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想想自己“转化”这么长时间,真是太轻松了、太安逸了,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我为自己的转化而惭愧的哭了整整一夜。我一定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要勇敢的站出来,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紧随师。

我严正声明了“三书”作废,当写到“所说、所写的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时,师父的“父”想不起怎么写了,我特别难受,我的泪水在往心里流,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干的,一定要解体一切邪恶的干扰,我把师父当作是给我一切的父母。这样心一正,“父”字想起来了。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那些被转化后的昔日同修就是被旧势力控制了,叫他们忘记大法和师父,敢对师父不敬。“你们一旦对我不敬的时候,旧势力就会下狠手,它们认为这人太坏了。当然它们绝不是马上就消灭了你,它们会引导着你们,叫你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来越不正,叫你的心对师父魔变,把你们引上邪路,从而叫你们犯了那么大的罪。”(《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这些三界内的生命(所谓的神)和高层空间逃避正法跑進来的各种所谓高层生命,他(它)们大多数是不知道正法的真象和抵触正法本身的,展示或告诉学员一些他(它)们自己观念的认识,或以传授给学员什么东西等方式破坏学员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其实都是很低的东西和骗人的谎言,因为是神嘛,表现得又很和善,致使一批对大法认识不足的学员产生了不坚定的思想,因此,有的人不学大法了,有的人甚至走向反面。目前,这一问题比较严重。为此,对这些人来说,处境也是非常可悲的,同时他们失去的将是永远也不会再得到的,这也是他们生命中的一大劫数。”(《坚实》)

下面我说一下我所认清了的大乘和某教。所谓大乘的书里有佛教的东西,也有共产党在转化中用来断章取义给人洗脑、扰乱人思想的东西。有的劳教所转化学员就是用这些东西迷惑学员。它不练动功,打坐只是双盘结印,这个动作正好符合一些人追求高层次的执著心。因为劳教所中的一种洗脑方式,就是以叫学员以提高层次、向内找、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为托词,引导学员走向它们所设下的圈套。那些走入现代净土法门的昔日同修所说的话就是做好常人的理,有些话只不过是在维护人类社会的东西。

原来我背了很多法,但转化后已经所剩不多了。有人说转化就是开悟,那开悟为啥把法忘了呢?偶尔想起一点儿,也是符合自己执著的、断章取义的一两句。把他当做自己邪悟时的借口为自己辩护。通过这段时间的学法,发现自己对名、利、情的执著。师父早就说过,到末法时期,那些东西度不了人了,没人管了。今天只有“真、善、忍”大法才能使我们真正的圆满。

当回过头来深挖挖自己为什么转化?发现自己有人的求安逸的执著,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自己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没有达到金刚不动。光背法是不够的,关键是能够正念领悟法的内涵。

有的学员邪悟后说师父讲的法前后矛盾,我个人认为有这种想法的人应深挖一挖,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心发生了矛盾?在99年7.20以前完全是个人修炼,师父要我们实修,达到个人修炼的标准。迫害后是正法修炼,同时个人修炼不能放松,才能更好的圆容大法,更好的证实大法。大法弟子把中国这个流氓集团、共产恶党的外衣扒光,不是参与政治。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政治权利,人人有言论自由。我们揭露邪恶就是行使我们的权利。何况我们是放下名、利、情的修炼者,对政权根本不感兴趣。“神、佛更不会肯定变异了的人类社会所出现的政治。”(《不政治》)

迷路的同修啊,快回到大法中来吧!请不要拒绝同修为你讲真象,那是在唤醒你的主意识,那是慈悲的师父在盼你回头!不要为自己找任何理由向邪恶妥协转化,因为这条路会毁了你,更毁了你世界的众生。回想当我们转化的那一刻,很多人都是以泪洗面,我知道我自己转化时哭的象个泪人,难过了好几天。现在才明白,那是修好的一面为我的转化而难过,因为很多人只是一时被迷惑了,都不是真心背叛师父和大法。有的人转化后笑个不停,那是旧势力达到了往下拽你的目地,是它们高兴带动你表面而笑。正念否定旧势力!回想我们去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只感到慈悲的师父的呵护,什么也不怕,震慑了多少邪恶呀!迷路的同修快醒来吧!大法同修盼你回归,你世界的众生盼你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