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学员的事实(十三)


【明慧网2005年7月28日】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下简称哈女监)恶警多年来对这些大法学员进行着灭绝人性的迫害,手段疯狂、阴毒、变态,而那些在恶警指使下起劲迫害大法学员的犯人,大多都是道德极其败坏或同性恋者。以前看日本鬼子祸害老百姓的电影,觉得日本鬼子太残忍;看法西斯蹂躏善良的小说,觉得令人发指;及至到了哈女监,才真真切切的感到,谁也没有共产邪党流氓,谁也没有共产邪党如此的罪恶滔天,谁也没有共产邪党那样能穷尽人类的所有邪恶词汇也无法形容其“假、恶、斗”的习性。监狱本来是改造犯人的场所,而在共产邪党的统治下,这里成了犯人逞凶的乐园,成了警匪勾结扼杀善良的刑场。

大法学员赵欣被铐在铁栏杆上,男恶警揪住她的头发,犯人商晓梅野蛮给她插管灌食;大法学员许淑芬被摧残,下身肿得很厉害,至今耳朵还很聋,左胳膊还有斑痕;大法学员付翠被拉入厕所毒打,被抠眼睛、踢下身;大法学员刘丽华被十字架型吊铐在床栏杆上,长达11个小时;大法学员秦淑珍被打耳光,致使左耳流脓,听力下降;被用高跟鞋猛踹乳房;被用过量的盐、药掺进食物中强行灌食;大法学员王雁在五监区被灌入大量浓盐水、野蛮插扩口器,灌食不拔管、冻、棍子打、吊铐、电棍电。大法学员于凤荣在八监区被灌芥末油、剥光上衣大背剑,在绝食情况下绑在水泥地上13天13夜。

一、赵欣在八监区被铐在小号铁栏杆上折磨

牡丹江大法学员赵欣今年32岁,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迫害,于1999年10月20日被绑架并劫持进看守所。2002年1月18日再次被绑架,因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看守所覃所长、刘所长等一些匪警殴打,2002年9月劫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在哈女监610办公室被罚蹲,因为拒绝背报告词,被恶警王亚丽、陶丹丹殴打,训练走步,在太阳底下曝晒,直至休克,被架到一边继续折磨。

2003年7月中旬,狱警勾结犯人宋丽波、姜晓辉(已出监)、夏景华、张明美、李凤娟对赵欣进行殴打,男干警陈××打她两个耳光后,押入小号进行折磨。于姓科长、魏姓科长、恶警王洪对赵欣毒打,将她铐在铁栏杆上,防暴队男恶警揪住她的头发,犯人商晓梅野蛮进行插管,每天插管3、4次祸害她,一个月后才放出来。

2003年9月份王兴、褚淑华、丛新三位狱长合谋迫害八监区大法学员,9月11日犯人王凤春进屋对赵欣和另一名大法学员刘丽萍说“张春华队长找你们谈话”,把她们骗到拉练场(屠宰场)后用小白龙毒打。犯人宋丽波160多斤的体重压在赵欣的胸部,疼的她连轻轻打个哈欠都不行;犯人黄贺用棍子猛打,卫生科刘恶警用脚踢她的嘴,赵欣的嘴、牙齿鲜血直流;恶警王亚丽让犯人脱下袜子堵她的嘴,然后用胶带封口,押入小号。张春华恶警说:“绝食吧,绝食,押死你们。” 

赵欣被恶警张秀芳、曹景云多次殴打,犯人张丽艳强制把赵欣的绒衣脱下,只穿单衣服,光着脚。大法学员多次要求给赵欣添加衣服,聂姓狱长领人视查小号,赵欣也要求穿棉衣服,但这里没有人管,这样一直冻了二个多月。

2004年3月份,赵欣因拒穿囚服,被铐在走廊,两人交叉式的被铐着,然后恶警郑杰、张春华、黄静勾结犯人李铁力、毕秀铎等给她上酷刑大背剑,长达4、5个小时。后3天2宿被铐在床梯子上罚站,腿脚浮肿厉害。

2004年8月2日,赵欣以绝食方式要求释放在小号被关押半年之久的大法学员,被铐在监舍床脚下4个半月,不让睡觉,白天站,晚坐到地上,开始不让铺东西,后来垫个小垫子。

二、许淑芬被摧残,下身肿得很厉害,至今耳朵还很聋

许淑芬,现年45岁,家住在齐齐哈尔辗子山区,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2002年11月30日下午,大法学员董亚珍被犯人李梅毒打,许淑芬制止不许打人,被李梅拽到后楼西山头没人的地方拳打脚踢,打约十分钟。大队长陶淑萍、干警刘虹过来问:“你怎么了?”许淑芬说:“我只说不许打人,她就打我好几次。”陶说:“听说你说给朱秀敏(大法学员)的头剪的不好看,是不是你的头留长了,你看啥头好看?哪个电影演员的头好看,给你也剪了。”说完就让犯人找剪子,但没找到,没剪成。

2002年12月1日,大法学员黄丽平看许淑芬大冬天的只穿单衣,就给一件毛衣,被犯人李梅看到,李梅伙同犯人刘玉梅把许淑芬拽到西房山头拳打脚踢,扒下她已经穿在身上的毛衣,疯了一样脚踩手撕,直至撕得稀碎。犯人一边打,一边说:“我们是些什么人你知道吗?我们是杀人犯!对你能有好心吗?我们就得这么对待你。”说着把戴着手套的冰凉的手插进许淑芬后背取暖,并狠狠踩她的脚,边打边骂折磨了她一上午。

中午,恶警陶淑萍过来把许淑芬领到一楼办公室,大队长吴艳杰也在屋,吴艳杰让许淑芬跟她走,把许淑芬领到一楼一间空屋子,地上放了一堆竹条子,恶警们不约而同的拿起竹条子抽打许淑芬,陶在左边,吴在右边,又把许淑芬的鞋脱下来劈头盖脸的打。打累了,歇一会儿接着再打。陶对吴说:“我们用这玩意砍她(是指大卷透明胶带)。”说完,扬起胶带砍许淑芬一阵。陶又拿桌子上的电棍电许淑芬的头、脸、脖子、上身,打完后把她弄到外面房山头冻着。

许淑芬被折磨的脸、脖子呈紫黑色,脸肿得很大,身上又青又肿,两只手肿得象馒头,左胳膊全是大紫花和血印子,像烂鱼肚子一样惨不忍睹,至今还有斑痕。

这样连续7天,许淑芬每天晚6点从外面回来,被强制穿着单衣服坐在冰凉的地上。

2003年5月13日下午1点多,许淑芬和大法学员陈俊波与7名刑事犯在监舍码坐,在最后一排,突然干警刘虹进来就问刑事犯:“是谁让她俩说话的?是谁让她俩挨得那么近的?”其实许淑芬和陈俊波并没说话,在没人吱声的情况下,刘虹说:“罚她俩的五联保三个月不参加评比。”在座的犯人说:“她们的五联保都在车间干活。”刘虹说:“罚组长不评比。”犯人们怕连累组长就说:“组长给开会了。”刘虹说:“罚监舍内所有犯人三个月不评比。”

当时在监舍的刑事犯有董晓红(已出监)、赵丽霞(已出监)、姚淑杰(已出监)、王敏华、宋丽华、朱玉琢、吴冬梅等人,为了不牵连犯人,许淑芬和陈俊波说:“别罚她们,和她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我们有错,可以针对我们来。”刘虹说:“没说不让你们说话,可以说,说吧,说话就罚她们。”

这时恶警乔丽娜领着职业迫害法轮功的犯人单桂香、王代群、焦芸杰等5、6个人闯进监舍大声吼道:“啊,你们想干什么?这么大声,我在外面都听见了。”说着扬起戴戒指的手使劲打许淑芬下身,还说:“打你咋的,打你法轮功咋的,我再找来10个犯人,一个人不用多,一人打你一拳就够你呛,打你法轮功咋的,打你法轮功谁看见了?告诉你打你法轮功没人看见。”当时有犯人说:“打法轮功使劲打,没人看见。”

恶警乔丽娜用尽全身力气打许淑芬一阵大耳光,犯人单桂香把许淑芬抱住,让乔丽娜和刘虹打,乔丽娜穿着尖尖的皮鞋踢。犯人单桂香恶狠狠的说:“你都犯罪了,打你就得挺着。”许淑芬说:“我没罪,我也没犯罪。”单又说:“你没犯罪,你穿囚服,你咋不脱呢?”我说:“脱就脱。”然后许淑芬脱下囚服,犯人王代群边打边说:“再不穿就一件一件扒光。”

乔丽娜和刘虹勾结犯人又轮番打许淑芬一阵子,许淑芬的鼻子、嘴都被打坏了,出了很多血;脸和眼眶又青又肿,耳朵打聋,嗡嗡作响,别人说什么都听不见,至今耳朵还很聋,听力下降,腿被踢坏,走路一瘸一拐的,下身肿得很厉害,上厕所也费劲,走路时腿使不上劲,有时腿没知觉,鞋掉了也不知道。

恶徒们打了许淑芬整整一下午。

2003年1月30日下午,在大队长吴艳杰、陶书萍、干警刘虹勾结迫害法轮功的骨干犯人李梅(已出监)、刘玉梅、王玉波、刘文革、王代群、焦芸杰、荆力华等人将五监区40多名大法学员拉出监舍强迫“训练”和毒打。其余10多名大法学员被关在车间厕所内严码。她们将所有大法学员的棉衣、毛衣扒掉,每人只穿单衣拉出去迫害,而且不许戴脖套儿、手套等。

2003年11月26日至12月2日,大法学员都是每天晚上从外面领到一楼走廊,每人穿着单衣坐在冰凉的地砖上,直到半夜。期间的一天晚上罚全体大法学员蹲坐到凌晨2点。从2003年11月26日起,有7名大法学员在二楼被单独迫害,这7名大法学员有李平、肖爱玲、刘桂华、任秀英、谷亚荣、程佩英、杜桂杰。为了制止对7名大法学员的迫害,从2004年3月1日开始20多名大法学员不点名、不戴名签。

从2004年3月19日,许淑芬被大队长吴艳杰罚坐在走廊冰凉的地上,直至半夜;3月20日晚8点半开始,被罚坐到半夜,3月21日晚被陶书萍罚坐到3月22日早5点多钟;从22日晚8点,又罚坐到23日早5点多,23日晚又被罚坐一宿。白天被迫照常出工,连续3天3夜没睡觉。4月10日许淑芬又被陶姓大队长用手铐子将双手铐上,高举过头顶,反吊在床梁的最上头,是背着吊的,直到4月11日中午才放下。

2005年1月11日五监区四中队搞所谓的“揭批”诬蔑法轮功,五监区许淑芬等13名大法学员为了制止这场犯罪活动,不穿囚服、不点名。2005年1月18日下午,大队长吴艳杰、陶书萍勾结20多名刑事犯冲进监舍行凶迫害。犯人王代群、吕淑文、刘文革、刘淑花、于文华、王君艳、朱玉琢、沈丽丽等10多人边抓边拽,给大法学员强行套上囚服。恶徒们用手铐子把许淑芬双手铐在上铺的床梁上,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犯人王代群、王敏还搜身。

三、王雁在五监区被灌食后不拔管,还插上扩口器不让合嘴

密山大法学员王雁,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2000年7月15日,被610绑架到密山第一看守所,同年10月23日被送进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大队长张波勾结恶人对她强制隔离,包夹强制“转化”,2001年1月22被释放。2002年1月2日,再次被610绑架,在狱中遭到毒打,灌食,酷刑等多种折磨,2002年10月21日绝食20天,所长马宝生、韩玉明给戴手铐脚镣子,并串在一起,站不起来,日夜铐着。灌食中加入不知名的药物,向家里勒索1200元钱,在密山市第一医院强行戴铐子打点滴、灌食。后来被非法判刑7年,同时被八一农大非法开除公职。

2003年3月3日,王雁被劫持到哈女监进行迫害,她绝食抗议非法迫害。3月5日新收大队吕静华、病号赵院长,勾结犯人商小梅给王雁野蛮灌食,400毫升开水中加二两盐,冲豆粉灌进去。王雁3月8日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送入病号住院。依然遭到野蛮灌食,强制打点滴,灌食后不但不拔管,还插上扩口器不让合嘴。

2003年12月1日至12月12日,在三队杨华指使下,邪恶干事于波、任蒙勾结犯人闫雅霞、孟霞、曲岩峰、汤静娟、雷颖,对大法学员进行拉练12天,开始几天让8个小时不停的跑,不跑就拳打脚踢,拿棍子打,有时走一步打一步,棍子都打折了。恶徒们打累了换几个人再打,并罚蹲,不蹲者就被数名犯人暴打,邪恶干事拿电棍电脸、头、嘴。数天后把棉衣棉裤全部扒掉,只让穿线衣线裤,在外呆冻7小时,期间不让睡觉,拿小棍打,不给饭吃,之后还不让进监舍,在一楼走廊过夜,门开个缝,冷风直往里灌。

2004年4月,恶队长陶书萍勾结犯人赵怡童、吕淑文把王雁吊起来二天二夜,共计48小时。

2005年1月13日,恶队长陶书萍、吴艳杰勾结犯人吕淑文、于艳云、宋淑波、任秀丽在四中队把王雁劫持进小号,王雁拒穿囚服、不点名、不报数以抗议非法迫害,犯人于诺芳、孙亚杰对其施暴。

四、于凤荣被灌芥末油、剥光上衣上酷刑“大背剑”

密山大法学员于凤荣,2000年11月份因被非法监控、抄家,流离失所一年。2002年4月25日被密山公安局绑架到政保科,科长杜永山用拳头打脸、太阳穴、杵眼睛,眼睛肿成黑紫色,抓头发往柜上撞,脸被打变形。恶警孟庆启用木棍往身上抽,木棍断三节,用带脏水拖布往眼睛上杵。在刑警队被用笤帚抽脸、太阳穴、脖子,用力踩脚面,脚面碾成黑紫色,把我两只胳膊倒架起来,一只手铐在铁椅子上,被弄成弯腰弓腿的姿势,把纸抹上浆糊往脸上糊。

2002年6月,恶警孟庆君、杜永山、李刚、王某某(女)等对于凤荣刑讯逼供,用摩托车帽子把脸扣上,拿针管往鼻子里灌芥末油,上酷刑大背剑6个小时,昏迷就灌药。2002年10月14日要求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学员,其中第九天时,刘桂英被灌食致死。

2003年,于凤荣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插管灌食,一天4次,手脚都被交叉铐上,手脖子、脚脖子被磨烂。2003年7月在哈女监集训队,为了抗议非法迫害,不报数、不报告,被一群男干警吕大队、马干事、牛干事毒打;9月16日下队到八监区,因不报告,被王凤春毒打;17日因抗劳役,被拖出去拉练,长达一个多月。在被强制拉练期间,遭烈日晒,稍一放松就遭毒打、端下巴、踹、拽头发撞墙、开飞机、蹶,晚上码坐到12点。

2003年11月,于凤荣被绑、吊,在绝食情况下绑在水泥地上13天13夜。

2004年3月,于凤荣被剥光上衣上酷刑大背剑,直至昏迷。2004年8月份,为要回小号同修,绝食28天,遭受酷刑大背剑,还被插管灌过量盐和不知名的药,致使她连拉带吐,浑身无力。

五、秦淑珍在八监区被用高跟鞋猛踹乳房,大背剑绑在床上昏迷

双鸭山大法学员秦淑珍,44岁,双鸭山市机关幼儿园教师。1999年11月26日进京上访被抓,12月13日被劫持进当地看守所非法拘留18天。2002年11月7日发真象传单,被绑架,非法判刑7年。2003年7月10日被劫持进哈尔滨女监关押至今。

2003年7月20日,秦淑珍不报数,被集训监区恶警王晓丽打了无数个耳光,至今左耳流脓,听力下降,恶警牛琳用高跟鞋猛踹乳房,致使大便拉在裤子里。

2003年9月16日,秦淑珍被关押到八监区,由于不报告,被犯人王凤春毒打;由于不出工,被拉出去拉练。在长达1个多月的拉练期间,白天烈日曝晒,黑天码坐到12点。天天正步走训练,稍一放松就招来一阵毒打,端下巴、踹;恶警王亮用小白龙抽脸、打耳光,脸被打得肿起来很高;秦淑珍受到非人的折磨,“开飞机”、蹲等等欺辱和酷刑。2003年11月份,由于争取炼功环境,被绑、被吊,在绝食的情况下被绑在水泥地上13天13宿。

2004年3月,秦淑珍由于拒穿囚服,被上酷刑大背剑,且绑在床上,致使呼吸急促、脸色苍白,直至昏迷。后又被背铐一天一宿。期间被张春华破口大骂,打几个耳光,打得秦淑珍眼冒金星。2004年8月份为要回关押小号长达6个多月的同修,绝食28天,期间被犯人用过量的盐、不知名的药物掺进食物中强行灌食。

六、大法学员刘丽华、付翠、史凤丽、王晔等遭受的迫害情况

牡丹江大法学员刘丽华,36岁,家住牡丹江市工商小区3号楼,在牡丹江色织厂工作,2002年6月9日被海林市公安局绑架,遭到国保科恶警金海珠、姜云涛上酷刑“上绳”;2002年7月2日被海林市看守所所长善志强上酷刑“开飞机”;2002年11月3日,被海林市看守所所长善志强用凉水浇透;2003年6月4日在海林市看守所所长善志强的指使下被戴脚链,手铐子8天。2003年9月8日被劫持进哈尔滨女子监狱,2004年3月5日在恶警陶淑萍的指使下被关禁闭11天,2005年1月1日在哈女监狱四中队,遭受“十字架型吊铐在床栏杆上11个小时(恶人:王代群)。

牡丹江大法学员付翠(出监),2004年3月因拒穿囚服,被王代群拉入车间厕所毒打,双手抠眼睛,用双拳对捶太阳穴,猛踢下身处打得付疼痛难忍。

牡丹江大法学员史凤丽,于2002年5月29日在牡丹江公安局海林公安分局国保科被恶警姜云涛上酷刑:背铐垫东西,直到昏迷。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遭受迫害。

牡丹江大法学员王晔,在牡丹江大学工作,2000年12月2日至2001年9月27日被非法劳教;2002年8月13日被非法判刑;2002年8月12日遭爱民国保巡警殴打,灌芥末油。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遭受迫害。

海林市大法学员王宏州,家住海林市审计局家属楼一单元701,工作在海林市林业局第二木器厂。2000年3月至10月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遭受背扣、上绳多次,被电棍电多次等酷刑。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遭受迫害。

海林市大法学员贾淑敏,家住海林柴河林业局黑牛背林场。2002年6月12日至6月14日在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科仅3天时间,但被上绳八次。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遭受迫害。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遭受迫害。

哈女监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哈尔滨女子监狱总机: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
监狱医院院长:赵英玲 8053
哈女监监狱长徐龙江 总机转8001
哈女监监狱政委 总机转8002
政委:褚秀华(女)0451--86684001-3003
四大队长:吴艳杰、陶淑萍
八监区区长:郑杰0451—86358314
区长:彦玉华、杨华、崔艳
九监区区长:张秀丽0451—86359539
八监区区长:何松梅、张春华
吕某某:集训队队长
大队长:康×琴、夏某
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狱侦科科长:肖林: 13845193360(手机)
地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9号 邮编:150069
(在哈尔滨市火车站乘343路车到新建下车)
打总机0451—86684001、86668488后说人名或职务即可找到。)

周五为监狱长接待日 下午 13.00-15.00 电话:0451-86684002-3009,         0451-86694053

哈女监副监狱长丛新、褚淑华、刘志强(主管保外就医)
哈女监监狱狱政科科长杨丽斌 总机转8142
哈女监监狱教改科科长肖 林 总机转8130

派驻哈尔滨女子监狱检察室电话:0451-82030982
哈尔滨滨江检察院举报电话: 0451-8666317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电话:0451-82359148
哈尔滨市滨江地区检察院驻女子监狱电话:0451-86663178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