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我起死回生 恶党害我惨遭酷刑


【明慧网2005年7月30日】我60出头,是农村妇女,从没读过书,没有文化。学法轮功前,长年有病,多数日子躺在床上。每年都得住几次医院,为治病花去了很多钱,生活非常艰难,把家拖累得不象个样。丈夫有班也不能上,我也多次想这样活得太累,不如死了,他们四人还好过一些。可是我看着仨个孩子还没有成家,心里很难受,我绝望了。但是这病无情的折磨我,真的活不下去了。病情恶化,我自己也感到好象不好治了,可能要离开人世了。丈夫急得没有办法,也不能看着等死,这样又把我送到了医院。医师说不愿收,在丈夫的要求下,住进病房,可是心脏病恶化危险很大,治不好了,颈椎有病压迫的胳膊也抬不动。就这样,医师说:治不好了,别再花那些冤枉钱,回去买点好吃的,吃点算了吧。

全家人都非常绝望的时候,一位大姐到我跟前说:也许法轮功能帮你。我听后心中有一线希望,不多时,我自己试着炼了起来。慢慢的有点舒服的感觉,我心中非常的高兴。就这样我一天比一天好多了。到第三天,我扶着床边能下地了,可把家人乐坏了,我也很难忘那天的日子,是96年的6月1日“儿童节”。第四天我在家人的陪同下,去了寻山大姐家。当时我的样子很不好看,病了很久,身体素质也很差,辅导员都不敢收我。但是我说什么也要学,就这样我白天看书,晚上去学习班,炼五套功法。

头几天有点受不了,也昏过一次,但是过一阵又好了。我学了不到10天,我就开天目了,看到了另外空间。病也一天比一天好多了,我感觉到了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有一天,我在炼五套功法时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心脏忽然一下舒服很多,颈椎也轻松很大,这样我在炼功的时候,胳膊一下子抬了很高,脖子也能转动了,我多年不能动的地方都好了。我自己也不信,这是真的吗?!炼完功后,我自己去院子试试看,真的好了,我激动得哭了。辅导员和姐妹们都看着我,也哭了。师父真的管我了,给我净化身体。

住了些日子,我学会了看书和炼功,知道了人生修炼的道理。我想要回家了。辅导员也同意我的想法,这样我就回家了。邻居们和亲朋好友,都来看我,听了我告诉他们学法轮功的经过,都认为法轮功很神奇。从我这么重的病,师父给净化得这么健康,都想学,我也愿意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镇上的领导听说了,也来请我去讲讲法轮功的事实。我开始不愿去,觉着自己从来没在那么多人面前讲过话,后来我感到师父点化我应该去。我去讲了,很多人启发很大,他们都说我讲的很好,很真实,很多人都激动的流下眼泪。不久,很多人都来找我想学法轮功。

我就这样的义务当起了辅导员。人也很多,都按照真、善、忍来修炼,炼五套功法,按师父《转法轮》学习。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奇迹也不断的出现,我从心里感谢师父的大恩大德,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做梦也感谢师父,时时刻刻都不忘记师父的大恩。

99年的7月20以后,一夜之间,铺天盖地的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很多学员因此放弃了修炼,可是我就想师父的大恩我永不忘,我要去北京说句真话。7月底我就去北京上访,在经验不够的情况下,正念也不足,刚走到文登就被恶人发现,抓送到荣成看守所,关了一天。逼着我写“保证书”,我也不配合,他们就把他们写好的“保证书”强迫我盖手印,就放我回家。

他们常来我家,干扰我的生活,监控我的一举一动。在2000年春,我再次想去北京上访说句真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我二次去北京非常顺利的到了,到了信访局,就被抓了。可是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向他们讲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为什么不让学,难道国家怕好人多吗?。关在信访局几天后,就被荣成恶警领回来了,在看守所里整天上刑,又是打,又是骂,老虎凳,电棍电,鞭子抽,吊起来,罚站,样样用尽。但是我正念很足,他们谁也别想动了我,我有师父管。他们逼我写“悔过书”,我也不配合,他们没有办法。他们自己写的“悔过书”强迫我盖手印,我也不承认那个“悔过书”。他们去逼我的家人拿5000元钱放人,我都不承认。15天后他们把我放出来了,以后派出所的恶警天天监控我,经常来抄我的家。

2000年秋,他们像疯子一样来非法抄家,把我家抄的乱七八糟。我正在家蒸馒头,他们什么理由也没有,把我抓走了,关在看守所。给我上刑,逼我放弃修炼,我坚决不配合他们;给我老虎凳坐,坐不好就大打出手,好几个恶人一齐拥进来,打的我死去活来;再用电棍电我,那些恶警连个兽都不如,电得我都变形了,哪越痛的受不了他们专往那电。上完刑问你学不学,要说学再上刑,鞭子抽够再上吊,吊的高高的,一松,啪一下摔到地上,摔到地上那难受的滋味真没法形容,头碰破了,血直流,他们还高兴。这哪是看守所,简直是个毫无人性的黑窝。

吊的我手脖子肿了、碎了,他们逼我写“悔过书”,我不写,他们把我打跪下,在水泥上倒上水,又在地上来回拖拉我,把我双膝盖全部拖得出血,有一寸大小的地方连骨头都露出来了。他们一点人性都没有,我一点也动不了了,他们还用皮鞭抽,打得全身都肿起来了,我被打的死过去好几次,他们用水浇,活过来还打。我多次请师父加持才脱险,每次难受时请师父加持,就有些好受。我绝食,他们灌食,最后我一点也动不了,双腿膝盖天天流血,骨头露在外面也不长皮了,我昏迷着也感到师父的帮助。他们怕我有生命危险,把我送进医院,我还是不配合他们,这才找我家人拿500元钱放我回家,也是他们把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强迫我盖手印,这些东西我全不承认,我心中只有师父。回家后,在师父的帮助加持下,被邪恶折磨的伤痛不几天就全好了,我从心里知道只有大法能救我,只有师父能救我,我永远跟师父走到底。

我的文化有限,一位法轮功学员给代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