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俄罗斯家庭的修炼故事(图)


【明慧网2005年7月30日】那年春天,玛丽娜想要改变自己。她有过很多不好的想法,做了一些不好的事,那些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胸前,她为此哭泣、喝酒,她想要移开胸口那块巨石……

* * * * * * *

早就听到别人讲起玛丽娜•瓦松(MARINA VASSONG)的故事,令人吃惊的是,他们夫妇俩通晓英语、俄语、波兰语、乌克兰语、义第绪语、阿塞拜疆语、土耳其语、和希伯来语等八种语言。我就问他们平常怎么交谈。两人回答说他们上班讲英语,见到同乡讲俄语和阿塞拜疆语,见犹太人用义第绪语和希伯来语,回家夫妻间用俄语交谈。

高精度图片
玛丽娜在炼第二套功法
高精度图片
玛丽娜和托尼夫妇在他们的客厅里

* 曲折人生的步步足迹

玛丽娜生于俄国中部一个叫高尔基的城市,离西边的莫斯科有六小时的车程。中学毕业后,玛琳娜进了专业音乐学校当过音乐老师,教孩子们唱歌跳舞。在大学时学的是机械工程和电脑,但后来在俄罗斯的工作却只是与人打交道。

玛丽娜非常能干,当上了铁路工人工会的主席,管理三千多名工人。美中不足的是,她身为犹太人却不能去犹太教堂,因为教堂都被毁掉了,而且也没有犹太教的经典留下来。

玛丽娜的丈夫托尼也是犹太人,曾经是巴库歌舞剧院的小提琴手。

一九八八年,阿塞拜疆共和国开始迫害少数民族的亚美尼亚人和俄国人,托尼就离开了阿塞拜疆,辗转到以色列,后来又来到美国。

八十年代末,多达一百二十万犹太人离开了前苏联,其中有大量的医生、科学家、工程师、和音乐家等等。这么多专门人才一下子涌到以色列后,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那时,托尼是袜子厂的一名工人。

从小提琴家到制袜工人,从A弦上灵巧的手指到为脚趾头服务,也算曲折人生的写照。现在,托尼是费城南部一家电子零件厂的技师。

* 祖母——玛丽娜的天使

祖母是玛丽娜的天使,也是她道德的启蒙师。玛丽娜六岁的时候,是个可爱而又强悍的俄罗斯小女孩,常常打架。

一天,她被男孩子打得身上发青,回来向祖母哭着抱怨:“你看他把我打成这样,我怎样才能打回去呢?”祖母说:“他把你打成这样你高兴吗?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恨他,疼死我啦。”“那你为什么要对他做同样的事呢?你要他也这么恨你,要他也这么疼吗?”小玛丽娜突然就静了下来。

十岁的时候,玛丽娜想要辆儿童自行车。祖母告诉她,你要通过劳动才能取得,要她一针针的织羊毛披肩。随后的一个月中,小玛丽娜织呀织呀,累得想放下的时候,就想着自行车。

最后她终于完成了,披肩卖了六十卢布,买了她的自行车。从那以后,玛丽娜觉得如果她努力工作,就可以把事情做成。祖母去世后,每当玛丽娜遇到重大的决定,祖母就出现在梦中,托梦给她。

* 移开胸口那块巨石

玛丽娜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一家化学公司工作,是项目协调人,她的上司是一个中国人。玛丽娜和中国的渊源不止于此,她和丈夫、女儿和女婿、还有表弟阿勒克斯和姨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在修炼着一种来自中国的功法──法轮功

我好奇的问,法轮功富有浓厚的中国文化色彩,以他们俄裔和犹太人的背景,是怎样接受来自东方、带有几分神秘色彩的修炼功法的呢?

玛丽娜说,开始时她有点那样的感觉,有那么一点点。她在费城市中心自由钟前炼功时还把一些中国人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意识到,法轮功中的佛家法理是没有国籍的,是为着世界上所有人的。后来她在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上,与澳大利亚、意大利、法国、俄国的西方学员交流,大家也都有同感。

她是怎么跟中国的气功走到一起来的呢?1997年的春天,她和邻居一起跑步,两人边跑边聊着天,玛丽娜告诉邻居,她要改变自己。她有过很多不好的想法,做了一些不好的事,她感觉到那些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胸前,摆脱不了。她曾为此哭泣、喝酒,喝醉了会忘掉一、两个小时,然后感觉又回来了。她想要去掉那块巨大的石头。

邻居听后说,“噢,我知道我们公司里的一个人,在学习一种自我改善的系统。要不要请她给你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打回来了,也是一个来自俄国的犹太裔女士,她把一本从网路上打印的法轮功著作送了过来。

刚开始阅读的时候,玛丽娜就觉得这些东西她以前知道过,但后来忘掉了。自己怎么会忘掉了呢?她为此哭了很久很久。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她知道,这就是她所寻找的。

* 心悦诚服的安静

修炼前,玛丽娜血压不正常,又高又低,忽高忽低,不知道是应该吃降压药还是升压药。炼功六个月后,血压问题就没有了。此后,在公司里她从来没有请过病假。

公司有人生病了,开会时别人怕传染,就都说“去和玛丽娜坐在一起”,因为大家都知道玛丽娜不生病。还有,那块压在玛丽娜胸前的大石头,一年之后也没了。

更有意思的是,丈夫托尼刚开始不相信,也不炼功。玛丽娜炼功的时候,他就在一旁扮鬼脸。一天,玛丽娜梦见师父李洪志老师用俄语跟她说,必须和大家一起炼。她就开始去费城市中心的RITTENHOUSE广场炼功。因为托尼不放心她开车,就亲自开车接送。

有一天,等待的托尼百般无聊,就跟着一起炼了两个小时,把法轮功五套功法都做了一遍。回家的路上,托尼一反常态,变得出奇的安静。玛丽娜问他,你怎么了?托尼认真的回答,他觉得他的身体从里到外都被净化了,现在的感觉是全身一身轻。

就这样,玛丽娜和托尼,在经历了人生种种曲折后,一起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