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明慧网2005年7月31日】我现在是大三的学生了,修炼大法已经有10年了,学校和家庭是我主要的生活环境。自从《九评共产党》出来之后,一有机会,我会向同学与亲戚朋友介绍九评,揭露恶党真面目的同时带出大法也是被迫害的真象。

亲戚朋友们中有接受的,签名退出的;有接受但没决定签名的,同时也有不接受的。我爸爸就是不接受的,我们曾经多次探讨过这个问题,但最后都是争吵后结束。我的继母与我父亲不同,她认同我的观点,她认为我说得有道理,但她告诉我,我跟我爸爸很像,都很犟,坚持自己的观点争论不休。我说:我们的观点可不一样啊。我继母说:“对啊,你们的观点相反,但都很犟,得理不饶人,谁叫你们是两父子,骨子里一个脾气。”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继母对我说的这些话,只是觉得我就是对的,他是错的。可是这话听多了,我就觉得不对劲了,继母的话可不是偶然的。

仔细用大法来对照自己,我发现自己的问题可不小,师父常常告诉我们要用一颗善心、慈悲的心,真正为他人好的心去对待一切,不要用人心去处理。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要去除的恰恰是人的这些东西,怎么能被人心带动呢?我是在救度生命,还是在争理满足自己胜利的欲望呢?我总是觉得自己是站在正的一方,但却忘记了现在所有大法弟子所在做的事情是超脱常人的,我们赋予重大的历史使命,跟常人所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每次当我说到恶党痛处的时候,我父亲就动气,骂我小孩什么都不懂,即使我给他看了九评以后,他也不全相信九评的内容;说到迫害大法的真象,他虽不支持恶党的犯罪行为,但却说我们搞政治,还搬出毛的一系列歪论。我曾经心灰意冷过,觉得我爸实在是无药可救,但是如今想起我自己的态度也不像修炼人应有的状态,每次跟他说起这真象的时候,我都是抱着一种“争”理的心态,看谁说服谁。想到这里,我发现了自己的亲情还在作怪,修炼人应有的是慈悲,而不是私情。

面对朋友和同学的时候,我一般都能平静的跟他们说理,因为我知道只要你真是为众生好,说出的话是可以到他们心里去,更何况是大法真象。但是面对我父亲的时候,我总是有畏惧感,总觉得他是父亲,自己还像个小孩一样。这是我之前没发觉的。还有一点就是每当遇到一些不接受真象的常人的时候,我就会很生气,觉得他们实在是差劲,不想再理会他们,觉得他们迟早要后悔的。现在悟到自己常人心实在太重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要时刻铭记“真、善、忍”,要想到他们也是被恶党毒害的人,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说:“大家想一想,在座的有很多学大法之前也都是被恶党欺骗当过党员的,你们真的要去审判那些被邪恶欺骗了的党员吗?你们要知道他们当初也是被中共恶党欺骗过的,那都是你们要救度的众生。这点一定要分清楚。”

这六年来,所有大法学员们,历经千难万苦,在世界各地传播这大法真象与救度众生,相比之下,我还在执著个人感情,在遇到被恶党毒害的众生时,有的不是宽大慈悲的救度,却执著与个人感情的得失。当他们不接受我说的时候,我没有找自己的原因,却一再顾及自己的常人心,觉得自己付出了却招来如此回报。追根溯源竟是一颗巨大的常人心在作怪,这颗心一直潜伏在我修炼的道路上,形成了许多的障碍。希望我的经历能给予我有相同问题的同修有一些帮助,更好的加入到大法洪势之中。“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以上是我个人经历和体会,如有不足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