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学电脑讲真象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4日】我修炼已有11年多了,一路上不断的摔跟头悟道而走到了今天。从对师父的感恩戴德到从法理上认识法,从单纯的个人修炼圆满到体悟到修炼是为了救度庞大的生命群体,这思想境界的升华,无不是在师父的慈悲、法理的教导和佛恩浩荡下成长起来的。

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让我更明白了,“宇宙的法在这里传,谁来听法?听法的生命将做哪些事情?”不管我们是过去和师父有约也好,或者是从非常遥远非常庞大的其它天体大穹来和师父结缘的也好,师父告诉我们:“他们是遥远的天体大穹里非常庞大的生命群的代表,到这里来与师父结缘,在正法中,在整个宇宙的重组中不至于落下,目地是为了那里的众生能得救度。”(《北美巡回讲法》)这是历史和师父赋予我们伟大的历史使命,也是我们的荣耀。师父《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要求我们,“要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啊。那是宇宙中再也不会有的,开天辟地也就这么一次,宇宙的开天辟地就这么一次。”师父的话强烈的震撼着我的心,我扪心自问我做到了吗?我珍惜这开天辟地仅有的机缘了吗?我羞愧,我做的不好。但我决心今后要做好,一定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还讲到,“全世界和我结过缘的众生,或者是最有可能得法的那些人和当大法洪传时出来起负面作用的人,统统转回到中国了。”由于邪恶江××政治流氓集团的造谣宣传,毒害了全中国的人民和有缘的人。救度他们一个人等于救度了一个庞大宇宙中的生命群,这意义何等的重大,我决心投入讲清真象、证实大法之中,比如写信,寄光盘,打电话,面对大陆来台湾的游客讲真象等等。

后来我感到利用电脑网路讲真象,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而且主动权在我们的手中。尤其我们在韩国世界杯足球赛期间向大陆客讲真象中,我更体会到网路讲真象的优越性。当时去韩国助赛的大陆人民特别多,面对他们,你却讲不上几句话,而且也不能把一件事情讲透。有的根本不愿意听,甚至还恶言相激。我望着他们被谎言蒙蔽的面容,我心好痛啊。我在想,他们可能是哪个天体大穹中的主和王啊,他们轮回转生了多少年,历经久久的等待,只为今天宇宙大法的洪传,可是他们却在人世间迷失了,忘记了那久远的期盼,在邪恶江××造谣的毒害中,头脑被蒙上了法轮大法不好的这一念,如果不能明白真象,将来被淘汰,多少年的等待毁于一日,不可怜吗?面对他们,我更感到我们责任的重大。在相比之下,我也更感到网路讲真象的独到之处。从韩国回来之后,我更积极的投入网路讲真象。

我为什么会选择参加网路讲真象?因在网路上讲真象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可以不花一分钱去周游全中国大陆的大小城市,愿到哪就到哪。有的聊天室人很多,可以有200-300人,我们讲的都是他们不知道的,我们贴的文章他们都会看。为什么说他们都会看,而且很愿意看,从他们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会悄悄的向我问好,会悄悄的叫我快点说,有的晚進聊天室的,他们会让我从新贴,而且有时从滚屏上会看到他们会彼此传达消息。有一个网友对另一个网友聊天,他看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他非常气愤的说:“江泽民他怎么不快点死。”但也有极少数的人在骂,在200-300个人中也只有3-5个人骂,从他们的口气和态度分析,这些可能都是网路警察,但他们也是在救度的范围之内。遇见这样的人,我先善意的和他说,你虽然骂我,但我并不生你的气,反而很同情你,因为你受造谣媒体毒害太深,经过讲道理后,多数不骂了。但对那些不可救要的恶警,我会义正词严的给他指出,我说:“你没有了中华儿女的最起码的善念,江××给了你多少钱雇佣你,使你不顾你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甘愿做他的殉葬品,善恶终有报。”少数的恶人经这样一讲,大多也就不说什么了。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当我讲邪恶之首江泽民祸国殃民,出卖国土,残害善良百姓的丑恶本质时,他们特别愿意看。本来我想北京是邪恶集中的地方,我更要向他们讲真象,可是意外的几乎没有骂声。这件事让我体悟到,江××所呆的地方,它的丑恶的本质,人民了解的更清楚,只是人民不敢说而已。这件事使我体会到,我们做任何事情不能用人的观念去分析,不带任何观念的向全部大陆人民讲清真象就对了。

回想我在参加网路组的前前后后,在我的思想中也发生着人与神的较量。开始全是用人的一面思考问题,我都七十几岁了,记忆力一定很差,能行吗?我从来没有摸过电脑,什么滑鼠啊,什么叫浏览器呀!什么word, outlook……太多太多的名词,太陌生了,我怀疑我学不会,更尤其我不会打字,更不会打正体字,我没学过台湾的注音ㄅㄆㄇ,我也没学过英文拼音,我的国语也不标准,没法拼。在这重重的困难面前,我犹豫了。通过学法我猛然醒悟,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的面前没有“难”这个字,我上面所想的全是人的观念,只要心到位了再加上我的努力,就会出奇迹。这正念出来了,在同修的帮助下,就能运用这个好的工具了。在几种打字的方法中我选择了无虾米打字法,背拆字码,背拆字对应的英文字母,克服这些后,我终于学会打字了。我现在可以同时和几个人聊天,当然比起打字快的人还差的很远。我学会在论坛上贴文章,我会在网内和网友聊天,在QQ里聊天。

在讲真象中不管哪一种方法,都会暴露出各种人心,回想我一路走来,暴露了我好多常人心,我在问自己,在讲真象中我做到“真、善、忍”了吗?我在向同修学习的时候,我做到了为他人着想了吗?我动摇过吗?等等等等,使我体会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就在其中。尽管我已决心用网路的工具讲清真象清除邪恶,但在遇到过心性关的时候,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这时为私为我的劣根性就暴露出来了。记得,在QQ聊天时我向一个人讲真象,这个人打字实在太快,我跟不上他,虽然他没有那么多骂人脏话,但他重复邪党灌输的谎言,我没能讲真象到位,我的心被带动的好难受,那一晚我没睡好觉。

在网路讲真象中,时不时的人的东西还会往出冒,也存在着坚定不坚定的考验。在初期,有一次我给一位网路小组的功友打电话,向他了解一个有关电脑的问题,当天在小组学法的时候,这位同修在内找自己考验耐心时举了我给他打电话的例子。他听到电话是我,他就命令自己,一定要耐心,可是当我这个电脑问题折腾了他近两个小时,发现问题出在我这边,他把电话都摔了。当我听了他的发言后,我难过流泪了,但我当时的那颗心不是在向内找,是一个情使我流泪,我当时想,我怎么能使同修这么反感,接我的电话必须得忍着心接,我真的选择错了吗?我开始动摇了,我想打电话,写信讲真象我会得心应手,在网路组内我遇到太多太多的难题,都是属于电脑中最基础的东西。我当时就决定退出网路组。回家后,我静下心来仔细的想这个问题,师父教导我们,在修炼者面前发生的任何问题都不是偶然的,都与提高我们的心性有关,我找到了我自己的问题,在学电脑中我存在着很大的依赖性,有些电脑基础上的问题,我自己弄要费1-2天的时间也弄不出来,问一下懂电脑的功友,他几句话就给我解决了,久而久之让我养成了一种依赖思想,在大家都很忙的情况下我没有为功友着想,我更没有做到努力,我不做了谁高兴,魔高兴。想到了这些我好羞愧。知道错了改了就是了。

做到现在,我逐渐的成熟起来了,时不时的还能帮助技术熟练的同修教点新入门的同修。总之我体会到只要把师父的法装在心里,走师父为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紧随师父正法的有序的安排,学好法,讲清真象,正念除恶,迎接新宇宙的到来。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在大法弟子面前没有“难”这个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