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学员:我通向法轮大法的神奇之路


【明慧网2005年7月5日】2004年10月,我已经修炼法轮功5个月了,我们的新总统姆贝基(Thabo Mbeki)表彰我母亲对文学和人权事业的杰出贡献,在我代表母亲去接受褒奖的时候,我带了一本杂志《善》(Magazine Compassion),一张真象光盘“法轮功的真实故事”以及一些传单,亲自交给了总统。下面是我以前的一些不幸经历,以及在不幸中幸运的走向法轮大法的神奇之路。

我叫西蒙妮( Simone),今年47岁,住在南非的开普敦市(Cape Town)。我的母亲是一名诗人,有着不幸的童年。母亲在写诗方面很有才气,但因她的父亲曾任旧南非政府国民党(National Party )成员并且为种族隔离审查委员会( Apartheid Censorship Board)工作,母亲因此失去了很多。32岁那年,她投海自尽,当时我不过是一个年仅7岁的小姑娘。从那时起,我的生活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感到孤苦迷茫。

16岁那年我开始吸毒,辍学,并离家出走,17岁时我被送入一家精神病院,度过了2年时光。随后,我和一个吸毒者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孩子,但是我没有能力抚养他。我离了婚,然后又结婚,但我依然不幸福,于是我再次离婚。后来我碰到一个人,他帮助我安顿下来。我们学习了许多宗教,其中还包括黑色巫术(Black Magick)。尽管我们俩都吸毒,但我们尽量不去惹事,并很好的把两个孩子养大。

我的男友总是喜欢读圣经,但是我却更喜欢中国哲学并阅读与之有关的任何书籍,这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和实际需要,令我很容易理清自己的思绪。1994年,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从监狱里获释,在他的就职典礼上,他赞扬我的母亲因格蒂•琼克(Ingrid Jonker)并且读了她的一首诗,讲述的是一个黑人孩子和他的母亲在1963年夏普威尔(Sharpeville)暴动中被警察开枪打倒的故事。

一天,我在看一部电影时被一幕景象所吸引。那是一群中国人在一座废弃的破旧建筑物里。他们在地上一个很大的法轮上做着什么。因为时间太短,我记不得细节,但我记得我当时很惊奇。2年后,即2004年,我依然阅读有关中国哲学的任何书籍并且自学了太极。

有一天,我的男友在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了《法轮功》并给了我。一打开书,我就认出了法轮,于是我就读书并开始炼动作。我兴趣盎然,渴望汲取更多的知识。我上网查询,一个完整的世界在我面前打开了。我开始看到真正的自我。朦胧中,我意识到或许我应该放弃吸毒和与之有关的事情,我决定遵从法轮功,只要他要求我做的事情,我都去做。那时我正处于吸毒成瘾的边缘,但是师父保护我并慈悲的引导着我。我成功戒了毒,并遇到一位开普敦的学员,然后下载了《转法轮》。一天,我的男友回到家带给我一本1998年版的《转法轮》,他是在一个破房子里发现的这本书。

2004年10月,我已经修炼法轮功5个月了,我们的新总统塔博•姆贝基(Thabo Mbeki)第二次表彰我的母亲,授予她官方荣誉(Order of Ikhamange in Silver)以表彰她对文学和人权事业的杰出贡献,我代表母亲去接受褒奖。我带了一本杂志《善》(Magazine Compassion),一张真象光盘“法轮功的真实故事”以及一些传单,亲自交给了总统。

后来,我遇到一些海外的学员并和他们在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共处了一个星期,这其中包括双脚在南非被击穿的梁大卫。虽然脚负重伤,但是他没有服用任何药物,而是通过修炼法轮功达到了完全的康复。

当我刚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我有过一段奇特的经历。我曾经在脑子里想象我在海边沙滩上炼功,这使我感到非常安静。但是,有一天晚上,我在电视上看到江××。接着,当我再象原来那样在脑子里想象在海边炼功时,就会有一种强大的邪恶力量向我压过来,于是我就做不下去了。我问它为什么?它说因为你执著吸毒。

我向内心深处反思,把吸毒戒掉了。我努力在生活的每一方面纠正自己。从前,我不能控制自己,几乎失去了对生活的控制,法轮大法帮助我极大程度的提高了处理日常生活和磨难的能力。法轮大法正带领着我返本归真。

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能够向别人敞开心扉,使自己沐浴在爱和尊重之中。我现在生活稳定,我不再向外寻求答案而是能够向内找,生活中充满了奇迹。宇宙中律动着“真、善、忍”,我敬爱师尊,我为找到了师父和法轮大法而感到幸运。

(2005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