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点


【明慧网2005年7月7日】师父在《理性》中说:“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

我感觉现在在正法修炼阶段,任何事情都要以正法進程的基点来看待,而且做事情的基点要摆正是法对我们的要求。基点不正就容易出问题。比如我过去虽然努力做着很多大法的事,但基点是不正的,没有以师父及大法要求的救度众生为基点,而是做着做着就变成做一件常人式的个人项目了,个人的名、利、情都牵扯其中,因此干扰很大。因为那时虽然好象在证实法,其实是证实自己,连正神都不愿帮忙的,邪恶更会捣乱。在痛苦中,我不得不一再调整自己做事的基点,现在明白基点正其实是法对我们的要求,而决不是为了避免迫害而做的。

最近感觉修炼状态有很大進步,但身体的状况却很糟糕。有一阵很迷惑,为什么我过去那么长时间,无法从根本的“私”字中突破出来,但一向都基本是思想业的干扰而已,虽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但都可以忽略不计,而最近却变得不如从前了呢?但后来明白了,其实看问题不能看表面,更不能用常人的逻辑去看待正法中的事情。因为邪恶迫害我们都是以干扰正法为根本目地的,也就不是无缘无故的、为了干扰而干扰,而是有序、有企图的迫害。我过去的状态,邪恶主要是从思想中下手迫害,加大我的思想业,让我根本无心去做正法的事,这样它们的目地就达到了,不用干扰我的身体。而现在师父替我清理了那些思想业后,它们又换做干扰我的身体,但目地却没变。最近有几次我在参与大法的活动,或做着什么事情时,都遭受很痛苦的身体状态,令我在正念不强时,真的很担心自己的身体问题。

我觉得不论在什么难中,有个清晰的认识是很重要的。为什么我目前状况会这样?我现在的认识是,第一,这是邪恶以干扰我身体达到干扰我参与证实法为目地的,第二,我仍没有达到大法对正法弟子当前的要求,否则决不会这样。

前一段,我还是尽量忽略不计我的身体状态,因为本来也好一阵,坏一阵,我也还可以坚持做很多事情。但现在认识到这也是常人思想的认识,因为我针对我自己身体发正念只在特别痛苦中才会做,一般还是每天例行的发正念,没有特别针对身体干扰,也没有长时间发,有时候还隐约觉得这是不执著于身体状态的表现。现在却发现这其实是邪恶在抑制我的思想,尽量以各种借口不让我多发正念,其实也是没有坚信正念的作用,所以宁可多花时间做一些看得见的事情。现在很多时候,我发现自己发自内心想发正念,针对任何事情,也针对我的身体,因为那里有邪恶在,就需要大法弟子的正念去清除它们。

虽然我还没有从身体的这种被强加的迫害中完全突破出来,但却基本不再为此而痛苦了。其它世间的得失也基本不再象过去那样牵动我的心了。过去我遇到任何不顺都会心动,会很着急、很痛苦。现在则很多时候比较稳,有时有种也许是“塞翁失马”的感觉,有时觉得也许表面看是坏事,其实是好事,结果就真的有很多事从“坏事”变成“好事”。我想师父已经教给了我们做好三件事,这是一切一切的根本保障。真能在此过程中完全放下私心,同化于法中,以纯正的救度众生为基点,一切磨难都不会存在。但清除磨难仍不是目地,目地只有救度众生及同化大法。

还一点感受是,在难中时同修的交流对我十分重要。有时别人一句两句不经意的个人修炼体会,却对我有莫大帮助,也许同修自己都不知道呢。但我真的心生感谢!另外空间的邪恶对我们虎视眈眈,有漏就钻,但同时师父和正神一直在看护着我们,利用同修的话来帮我们补漏。那天一位同修和我说她有时学法学進去了,觉得高兴莫名,一切人间的烦恼都忘记了,觉得什么都可以不要了。她说“师父教我们的是神的理,人间的事就随它去吧。”这话真对我启发很大,说出来好象是很简单的、修炼人都知道的理,但她说时带出来的那种修炼境界却令我受益很多。

以上为个人近期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