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证实大法 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最近在明慧网上注意到了两个现象,一个好现象、一个“坏消息”:好现象是近两个月来,发表严正声明的学员人数迅速增加至每天两千多人,在这其中我也看到了多名曾经很熟悉后来却邪悟甚至行恶的学员;“坏消息”就是这段时间明慧上也报道了“7.20以来最大的全国性大搜捕”,国内许多地区的同修被抓捕、迫害。针对这些最后的表现,我个人体会到我们有必要结合个人修炼和整体正法来全面思考。

当然我们都知道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严正声明的学员多了说明更多的学员清醒过来、开始归正自己;“7.20以来最大的全国性大搜捕”,很多同修都容易认为是邪党惧怕九评传播和退党大潮而最后反扑、垂死挣扎。可是为什么邪恶能够在残余无几、即将被彻底清除的最后阶段还能发动起这种对学员大面积的迫害呢?在学法中、在几年的实修中我们也都知道了邪恶是钻学员自身的执著漏洞来迫害我们、干扰正法。我们也都知道要否定邪恶迫害、旧势力安排,可是这种大面积迫害毕竟发生了,并且在严正声明的学员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发生着。

从个人向内找的角度,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些学员没有真正放下自我。在报道中容易看到这次被迫害多半都是以前做讲真象工作不多和曾经走过弯路的学员。在接触中,我发现的确这样的学员容易产生一种急于多做大法工作、或者急于弥补自己的心态。这里面很可能就有一个动机不纯、基点不正的关键问题。多做大法工作、走了弯路弥补自己绝对都是应该的;可是这种思想的基点源自于什么呢?当然我们也都知道是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要救度世人,但是我们不能拿法当做借口、挡住自己向内修呀;那么我们再往自己思想深处挖一下,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目地呢?我们这种要救度世人的、自认为比较正的想法中(包括发严正声明等),到底有没有掺杂着想为自己获取什么的念头呢?从法理上讲,我们做好该做的事,自然能得到该得到的、“在证实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但是如果我们为了得到这一切,而去做三件事、去弥补,如果我们思想中存在这种念头、甚至很强的念头,那就是执著,就是为私为我的私心;哪怕思想中只有一点点这个念头,都是动机不纯、基点不够正。特别是从新回归修炼、参与正法的同修,往往会面临这个关键问题。我个人体会,这种私心的去除并不简简单单的想一想“我思想中知道不该有、知道不能为自己、要为了救度众生”,就能够真正放下自我的。我个人悟到,我们只有通过加强学法、同时在发正念清除这种不纯的物质和平时实修中无漏的消除这种私心念头、灭尽这种旧宇宙的为私为我的因素,才能真正放下自我、同化大法。总之,我个人认为,我们大陆同修,特别是现在清醒和惊醒过来的同修,在勇猛参与正法的同时,一定要加强学法、真正静下心学法,一定不能放松心性修炼,一定要无漏的向内查找自己的心;绝对不能带着任何一丝私心去做大法工作。

同时我们也都知道,现在的确还有少数学员由于怕心、求安逸心而长时间的没有或者很少做讲真象的大法工作。那么这些学员看到这种“7.20以来最大的全国性大搜捕”,看到“许多”做大法工作的学员被抓被迫害,会有什么想法和反应呢,会不会被触动呢?是产生“因为危险就更难以讲真象、或者不敢讲真象”这种念头,还是继续麻木的认为“与自己无关,只是其他学员心性有问题才被迫害”;还是正视自己的怕心执著,意识到可能自己这种怕心、安逸心、麻木的心理也是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其他同修的借口,从而真正去掉执著,从新参与到正法洪势之中来。

其实无论国内海外,无论相关或者看起来无关的学员,无论是面临眼前的这种迫害或是未来可能的各种形势,我们作为大法弟子,首先应该想到的就是向内修,找一找自己还有什么心。

从我们整体的角度看,可能我们有很多学员看到“7.20以来最大的全国性大搜捕”这种消息时,第一念头就是“这是邪党惧怕九评、退党的疯狂反扑,是邪恶垂死挣扎的最后表现”。那么往往我们许多学员的思想到这儿就停住了,就没有更進一步悟一下自己该如何正念对待这种情形、这里有没有自己需要修心的因素呢;当然可能也就意识不到自己这种思想的本身是否完全符合大法法理、这种念头到底源自于那里。

其实我们只要对照师父的讲法就很清楚了:“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个人悟到,正法進行到最后时刻时,不是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迫害加剧了(因为随着正法的推進、邪恶及其表现是越来越弱越来越少的),而是大法对弟子的要求更高更严肃了、我们的思想念头必须更纯更正。当邪恶魔难出现时,如果我们还仅仅是停留在认为“这是邪恶对九评出现的反扑、是垂死挣扎,应该正念清除它”时,虽然我们也意识到要正念铲除,但是此时我们的认识其实已经默认了邪恶“垂死挣扎的表现”;那么这种思想的源头就没有完全同化大法,因为师父告诉过我们“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我们又怎能默认邪恶的“最后反扑、垂死挣扎”呢、这不就成了“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吗?

当然法理是圆容的,我们不承认“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放松警惕、放松大法工作中的要求;只是我们在认识上应该归正自己、完全同化大法,不让邪恶有任何可钻之漏洞,整体上达到圆容无漏之境界,因为师父在《道法》中讲过“注意:我不是叫你们人为的做什么,只是叫你们明白法理,这方面的认识要清楚”。实际上,我们也都知道,越表面的邪恶、往往可能会表现的更邪恶一些(当然我悟到,我们就连“越表面的邪恶、表现越恶”都不能承认;一切邪恶的表现、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们都不予承认);那么我们在实际讲真象中就要更加加强正念、注意安全等等,就象师父告诉我们的一样“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以上为个人所悟,不正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