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容量 多分担一些工作


【明慧网2005年7月9日】在修炼的过程中有发生很多跌跌撞撞的事,我必须从我开始学网路说起。我在修炼大法中才学会电脑的,刚开始跟对方说“很好”,两个字我打了30分钟。在学网路过程中遇到非常多的问题,都是自己慢慢摸索起来的,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我在网路组的工作也在加多。以前我学网路讲真象,视为这是很难的,觉得工作非常多了,无法再做任何一项大法工作了。在读法中我悟到,师父《在二○○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有一段是“大家记得,我经常跟你们讲一句话,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是首先考虑别人。每当发生一件事情的时候、出现一种情况的时候,哪怕一件小事,我的第一念首先想到别人,因为已经形成自然的了,我就是先去想别人。”

读这段法我想到的就是技术员很辛苦,如果我会的、能做的我一定去做,大法弟子不分工作谁做。可是常有不好的想法出来了,这谁做最好,我是不行的。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大家想一想,遥远天体来的生命,来这里来干什么呢?是宇宙要正法,他们是遥远的天体大穹里非常庞大的生命群的代表,到这里来与师父结缘,在正法中,在整个宇宙的重组中不至于落下,目地是为了那里的众生能得救度。那里有庞大的不可计量的生命群。那么能够和我签约而来的这些人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也来自很大的天体,如果层次很高的话,大家想一想,那不是也代表着相当庞大的天体吗?还有一些是这次传法進来的学员,多数层次也是很高的。”

我就想我如果是跟师父签约来的,那签下的约有多少,不会只有这一些吧!我向内找,找到了一个私字,真的很自私,没找都没发现,一找就发现了,原来只要有任何大法的事情一出现,我脑中就会出现,这是该谁做的不是该我做的。难道我不是大法弟子吗?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师父没说这一定是谁做,师父是要大法弟子做,我怎么可以去分谁做哪!这不就开始有点不正的观念了,只是自己一直抱着这是对的观念,其实是错的观念。

我一直做了很多网路组的事,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新的项目增多了,我加入一个小组里每次都在教新的课程,使得我们压力越来越大,大到不想做了,一些人都想打退堂鼓,可是每个人又都知道讲清真象的重要性,不做又不行,身边都还有很多大法工作要做。我开始有时都要熬夜到一、两点才睡,其实那时候的眼睛都是很沉重很想睡,心想如果我不做又有谁来做,明天还有明天的事。修炼真的难,大家都在等我们赶快学起来,才可运作正常,常在想如果每个人都可以替大法项目多分担一些工作该多好,可是我好象都是对空气说话,大法弟子是悟多少做多少,不能勉强的。

之前在交流中听到一位台北同修说自己的一些心得,我内心触动很大,说出来与大家分享。他每天要上班,回到家就是做大法工作,除了本区原有的工作以外,还要帮外地做资料,做到半夜2、3点才睡,早上又去上班,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都没读法和炼功。大法弟子在没炼功、没读法那是什么样的心情,他自己也感到很难过,自己也很想学法炼功可是没有办法,每天要交稿,否则就要开天窗了,现在的量是增加好几倍,每天都在赶12点交稿,没出来就印不出来了,现在大家在发的真象报纸,都是一些同修每天熬夜做出来的。想想我自己现在以为很忙很累,其实跟其他弟子比起来差太远了。

还有很多大法弟子是睡很少的,炼功读法都少,我们都很想帮这些还在做大量工作的同修分担一些工作,可是,不是一个或几个人想就可以办到的。我们现在手中的大法工作很多,我们要帮也是有限的。只要是大法弟子都应该出来救度众生的,如果每个人可以分担一些大法工作那是更好的,这样才能分工有序,整体提高。师父在等我们,不让大法弟子落下任何一个人。悟多少做多少。修炼人就是要听不好听的。

以上都是个人的体悟,如有不对的请指正。最后以师父《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法做结束:“人类社会这一切呢都是为正法开创的,今天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为我大法弟子证实法而存在的。你们记住了,你们才是今天人类社会的风流人物,你们才是众生最瞩目的生命,你们也是决定着人世间每一个人未来的生命!(鼓掌)所以救度众生和修好你们自己,这件事情对于大家来讲,对于大法弟子来讲是至关重要的。不只是为了你自己这个生命的圆满,也是为了众生,更多生命对你们的期望!”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