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师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劳”不能成为空话

同协调人与资料点同修紧急切磋


【明慧网2005年6月11日】近期我们地区接触到其它一些省、市、地区同修,尤其是一些负责人、协调人同修身上发生了很多被邪恶严重干扰迫害的现象。干扰形式多是以严重的病态、严重创伤(撞伤或摔伤)、严重的思想业力(杂念)及众多亲朋好友间人情(大量婚丧嫁娶事务或亲朋好友产生重病)的干扰形式出现。而导致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也非常令人痛心:有的协调人出现重型脑出血症状,昏迷时被家人送往医院做了开颅手术;有的刚从劳教所监狱出来再次被绑架或劳教;有的在被绑架绝食中被邪恶之徒切开食管灌食迫害,有的协调人2004年6月背着电脑与打印机到外地组建资料点,在中途转车时被邪恶绑架失踪至今;这些事情直接影响到当地同修做好三件事的效果和质量,并造成了很大干扰。

开始我们身边出现这些现象时,我们只粗浅的认为:一是同修有漏,二是邪恶在疯狂迫害挣扎所出现的这种情况。当时只是着重通知大家发正念,帮助和营救同修。后来身边类似问题不断出现,我们几个地区同修把各地出现的这些集中针对“负责人”、“协调人”与资料点同修加重迫害案例汇总了一下,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与紧迫性,强烈地感到有些严重“教训”非常有必要与大陆及海外同修交流沟通,因为有些损失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所造成严重后果与教训,在此写出与同修交流和曝光邪恶伎俩,使大家引以为戒、引起重视,更加清醒理智,走好正法修炼之路。(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学法不静心,流于形式

1.大陆很多经济条件可以的同修大都配上了MP3随身听用来学法炼功,很方便,我们所接触到的各地区的负责人、协调人每人都有,这样就造成一种现象,很多协调人要经常外出、坐车和等人,能坐在家中静心学法的时间保证不了很多或根本无法保证,经常是一连在外奔波忙了一天或几天(提足了精神),一回到家中,精神就一下放松了,求安逸之心、懒惰心等魔性干扰就上来了,不是大睡一觉就是忙着料理家务或洗衣、洗澡等,这样学法又被忽视,在这种情况下,同修们大多以听MP3中录制师父讲法录音或电台经文录音(用电台学员的声音所录制)代替学法。我们体会是这些绝不可完全替代看书学法,这个主次关系不必多交流大家自知其份量轻重,只是不知不觉被黑手干扰、放松了思想,在这里提醒一下。

2.即使看书也是流于形式或处于精神状态很不好的状态下,常常是边打盹边强打精神看,或刚看一会儿就处于极度困乏状态,眼皮像抹了胶水似的睁不开,不能以很强的主意识否定它、排除它,结果看了好长时间也没翻过去那一页,或只在那几段上打转转。又过一会儿脑子中产生一念:这种状态效果不好,先睡会儿吧。这样正瞌睡象来了个枕头,马上批准这个念头睡起来。醒来一看过了发正念了,或早早睡了准备早上早点起来补回来,等半夜醒来时脑子中又想再睡一会儿吧,甚至想炼会儿功吧,等等再看书。

师父让我们做事分清轻重缓急,要清醒、理智,很显然,那些在另外空间虎视眈眈看着我们的黑手与邪灵也很清楚在按轻重缓急干扰我们。此时,我们如果能清楚从最重要的学法入手,真正做到保质保量的学好法时,接下来炼好功、发正念、讲真象等一系列事都会很顺利的按我们主意识的计划完成,反之,学法被严重干扰了,没保证的了,其它几件事也会拆东墙补西墙的感到时间不够或顾此失彼。

二、发正念方面

好多同修特别是老年协调人同修,在发正念时不同程度的被干扰,尤其是晚上12点及早上6点好多真是在昏昏欲睡的状态下完成的,有的同修甚至自己修改了时间开脱自己(说如果晚上12点发了,早晨无法保证早起,于是就自己决定晚12点的正念不发了)。尤其是做生意的同修,中午一般不在家,不是在车上就是在公共场所或饭店,这样又是心慌意乱的情况下走形式的发正念。这样一天下来,我想问真正清醒理智正念很足的发正念的时间你保证了多少?说严重点,有时你发出正念了吗?

在此举两个例子:我接触过几个地区的协调人同修,有几次开法会时大家一起发正念(尤其是晚上12点和早上6点)时,他们立掌发正念时立掌的右手不知不觉变成了平放在盘腿上的姿势,莲花掌不觉间变成了抱拳姿势,有的甚至还在昏昏欲睡中打了几声呼噜。因为有的不是很熟悉或第一次接触,开始只是咳嗽一声或小声提醒一句,后来这种现象时常发生不见好转,而且发现好多地区老年同修及很辛苦的协调人普遍存在这一严重问题,总是当面提醒也提醒不过来。

在此,借明慧着重提醒一下有类似现象的同修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邪恶钻空子,自己的主意识应引起高度重视。如在感到自己状态不好时,发正念前用凉水洗洗脸或睁开眼睛发正念。在此也提醒年轻同修在发晚上12点正念前,提前一会儿起来,不要把时间卡得那么紧,不到11点55分不起来,好象早起一会儿吃了多大亏似的,这不都是人心吗?

三、炼功方面

前几日一省会资料点负责人说:“我们具体做事(资料)的都没炼……。”言谈中有一种正常和无奈。其实大多是我们自己没安排好或受了惰性与求安逸心的干扰,如果有哪位同修说真的是忙的一天24小时连学法、发正念及炼功都没有了,那我想问你忙的事,比师父要求我们的“三件事”还重要的事是什么?记得前一段我们地区几个协调人都很不重视炼功,经常用师父的法开脱安慰自己或想今天不炼了明天补回来,或干脆就感到忙其他大法工作没炼就心安理得了,或有时间时也不炼或不补以前欠下的。有时一个星期下来没炼几次,一回想吓一跳,几个月下来,保证每天动、静功法连续完成的情况没有一次,这下可急了,心中有一念是邪恶在搞鬼,一定要破除它时,直到有一天强烈感到要完整的炼完一遍动、静功法就能突破它,顿时感到信心大增,也清除了身边困扰我不炼功的黑手因素。

在此不想过多交流自己的想法,还是让我们共同学习一下师父在这方面是如何讲的:“你们说你们很忙没有时间,其实,你们怕休息不好。你们想没想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没有人说我炼功炼得太累了,今天啥也干不了了。只能说我炼功炼得浑身轻松,一宿觉都没睡我不觉得困,浑身有力。一天工作下来好象没有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问:现在我们做很多大法的工作,时间都非常的紧。每天两小时的炼功我自己就很难保证,我不知道炼功少了行不行?

师:大法弟子们啊,师父说你们辛苦了,真的辛苦了。我根本就不忍心再具体的叫你们去做什么。我知道很多人在主动分担着很多事情在做,甚至于每天睡很少的觉,还要去工作,真的很难。但是呢,不管怎么难,我想还是要挤时间学法和炼功。我想修炼的人不能不炼功。炼功虽是提高的辅助,但也是法的一部份哪,它还贯穿着你整个身体的变化。当然事情太多太忙了,炼功时间少,或者是几天没炼,过一段时间再补上也可以。如果是你真的很忙炼的时间确实很少,师父也有办法给你做。但是我总觉得你们忙一点,苦一点,那是你们大法弟子的威德,将来回过头来看看那是了不起的!”(《北美巡回讲法》)

四、主意识不强,做事心态不纯净

这种情况表现在自己当不了自己的家或分不清一些不好的念头是邪恶干扰而当成是自己,当然这些念头都是以很伪善的面目出现的,如想学法时,突然产生看真象小册子或看《明慧周刊》的想法,发正念时脑子中时常产生其它的或和三件事有关的项目、计划与想法,想写揭露邪恶文章时又想干这干那,或脑子中产生一些看似与三件事有关实为邪恶设下圈套的伪善念头。总之,想达到让我们主次不分,忙于琐事,造成信心不足、心态不稳、状态不佳、效果大减。

举个例子,有一女大法弟子,在劳教所经受种种谎言诱骗与酷刑迫害都没使她放弃修炼与违心妥协,历经两年多迫害,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强大正信正念闯了过来,这在那个全省出了名邪恶的魔窟劳教所是为数不多的不妥协闯出来的大法弟子之一。但是出来后在她身上却出现了很多不尽人意与意想不到的干扰。04年国庆节期间,各地一些弟子奔赴北京近距离发正念、讲真象,她也去了,在北京住了十天,天天到天安门广场。用她的话讲,经常是立掌進、立掌出,及让别人给自己发正念的姿势照相,恶警与特务都跟没看见她似的。讲到这儿时,她已是喜形于色,对自己的正念正行感到很满意,听她讲的很多同修也为她的正念所为感到高兴与佩服。但她接下来的一段话就让大家感到不正常与震惊了:有一天她照例到天安门广场发正念,走到金水桥时,她看到中间比较宽的那条路被用铁链封锁着不让过,只有两旁的几座小桥可以过,当时她脑子中冒出一念,中间是大道,我要到中间的桥上抱轮,开辟中间大道,并准备立刻付诸行动,用她的话讲,差两秒钟就蹦上去时,旁边游客的一句对话制止了她的冲动(甲游客:几点了?乙游客:还不到点)。她虽然没有实施上述念头,但听到这件事的同修都为她后怕。

听她讲到这儿时我说:“你当时的想法真的让我感到吃惊与无法理解,为你的状态捏把汗。此时大法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说严重点,是邪恶旧势力给你安排的一个圈套与毒计,根本目地是想毁掉你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至少让你身陷囹圄,不能全身心的投入三件事与救度众生。你当时的想法既不理智又不智慧。”……

五.各地协调人和资料点人员的问题

1.各地的协调人一般都担任着资料点技术人员,这样身兼数职的情况下自身修炼就很难保证。但是钻研技术及求新奇心和常人中的领导作风却会不知不觉滋生出来。有些地区的同修真的是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对别的同修说到自己的不足时表面没动气心中也是愤愤不平,尔后还是我行我素。有些老年同修不注重安全防范措施,尤其是反跟踪反窃听等方面,(如通话不注意回避敏感词汇,手机长期不换卡,集体学法和交流时不扣电池)。

2.有的地区资料点同修长期被色心欲望与亲情的干扰严重,不能自拔。

3.有的资料点同修自己在没征求亲朋好友同意的情况下做主为远方亲友发表了声明,到后来感到不妥时又想回家乡当面讲,造成一段时间个人状态与资料点工作受到一定程度干扰。

师父讲法中告诉我们:“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邪恶在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所做的一切,并在我们不正的思想与行为中钻空子下手迫害我们,根本目地是在有限的时间内毁灭与干扰众生得救的希望,而我们的做事心、急功近利心、欢喜心、显示心及浮躁心理最容易在协调人与资料点同修身上不觉中滋生和干扰我们,常常让我们造成因小失大,不可挽回的严重损失。

这时身边一幕幕惨痛的教训浮现在眼前:因为几个同修电话通讯安全意识不强,造成被邪恶监听跟踪数月,十几资料点被破坏,几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劳教、判刑;还有几个地区资料点具体操作设备做资料的大法弟子一高兴放下设备背着真象光盘等资料当街散发,结果被邪恶绑架后牵扯到资料点与其他大法弟子,损失惨重;有些刚刚经历数年劳教所与监狱绑架迫害出来不久的同修,没有首先考虑到要多学法、炼功,从“缺课状态”赶上来,而是急于做事与发资料,很短时间内又被邪恶绑架、劳教、判刑……。

以上事例无一不是邪恶精心策划出的让我们因小失大的阴谋诡计。在农历新年与师父华诞时,看到很多同修的祝福与问候中写道:“我们一定走好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正念正行……让师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劳。”我们相信这句话让很多同修感到震动,因为我们这方面没做好及想做好的想法而产生的震动。

同修们啊,我们的一些言行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我们时刻做到正念正行了吗?很多时候我们的言行做到“让师父多一分欣慰,少一分操劳”了吗?师父讲我们都是形式上的负责人、协调人。我们不仅要修好自己,而且肩负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与重任。师父选择了我们,安排我们转生到世界各地,成为各国家、省市、地区大法弟子的联系人与协调人,这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耀。我们写这篇文章并不是针对某位同修,或指责谁,抱怨谁,而是看到已造成的损失和可怕走向感到非常痛心和着急。把它拿出来和海内外同修交流,以达到师父要求我们的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圆满完成大法赋予的伟大使命和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