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杨将威被非法劳教一事与辽宁绥中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7月9日】辽宁绥中大法弟子杨将威7月4日被绥中610、公安局和其工作单位(绥中电力安装公司)绑架送進了葫芦岛教养院非法劳教3年。原因是7月1日(星期五)早5点,绥中多处大烟囱上响起了美国《大纪元时报》的社论《九评共产党》的大喇叭,声音非常大,最长的连续播放了一个小时之久,吸引了大量围观群众、引起很大反响。邪恶之徒查不出喇叭是谁挂的,他们就随意抓来杨将威,向上级“交差”。详情请见明慧七月六日《不法警察抓人充数 推卸责任 杨将威再次被非法劳教》一文。

这里与大家对此事交流,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我们还差在哪呢?

杨将威被绑架后,我们当地的同修在第一时间進行了各方面的努力,杨将威却被送進了劳教所,我们还差在哪呢?

1、没有形成有机整体

虽然很多同修都默默進行了各种努力,但整体就此事交流的少,各忙各的、那还不能算形成了有机整体。而且,仍有一小部份同修没有全力以赴,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

所以建议:有条件的片儿,大家進行小范围的切磋,几个人聚到一起谈谈、一起长时间帮杨将威发正念。很多同修体会:只要跟同修们到了一起,心劲就强了,正念也足了,能突破很多障碍,既有利于个人提高,又能促進整体提高。

2、基点是否很正,是否把讲真象、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了

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是我们刻不容缓的责任。但我们还应该清楚: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什么时候讲真象都是第一位的,如果做事的基点仅仅落在了“救同修”上,而忽视了“救众生”,那就不能说站正了基点。

我们应该是利用这个机会,把该讲的真象都讲好、该救度的众生都救度了,那邪恶也就自灭了,自然就能营救出同修来了。这里恭引师尊的一段讲法:

问:“我们是来自加拿大的,我们官司已经打了两年,進展太慢,是否我们做得不好?”

师:做得挺好的。我经常讲,我们不求世间的得失,是吧?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象,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象。最后把其判了刑、塞到监狱去,得看能不能达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恶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恶的后果,从而震慑它。当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错了,那对世人来讲,就证明了我们是对的了。这当然好。达到那样的效果,那更好,师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象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象。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象,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進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认识到了、世人也被救度了,甚至他们知道被利用的后果与利用者的邪恶、他们也愿意承认错,我想那个官司我们不用打都行了,不用非得治他怎么样。他认识错了、给予补偿了,世人也知道了,就可以了。虽然大法弟子是以救度世人为主要目地,但是对于那些非常邪恶的还真不能放过。我是从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二、现在怎么办?

不灰心,坚信杨将威一定能很快闯出来,一天不放人,我们就一直把正念发下去、把真象讲下去。

1、不放弃,金刚不动继续做

我们不能因为邪恶之徒把人送走了就放弃了。为什么他们总是抓了人之后第二天就送走?这是不是也在钻我们做得不足的空子:每次人在看守所的时候,我们能全力以赴讲真象、营救,但人一送走,我们好象就泄气了,觉得人已经送走,再做也没有用了。现在我们认识到,这种想法是不对的:人虽然送走了,但迫害杨将威的邪恶其实是一体的,不管是绥中的还是葫芦岛的,所有的邪恶都障碍着杨将威闯出来,人虽然已经在教养院了,但绥中这边迫害他的邪恶一直都在。我们不停的讲真象、发正念,就是在一点点铲除那些迫害他的邪恶因素。我们都知道:邪恶是有数的,只要我们坚持做下去,肯定会铲除干净。“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恶》)

2、见谁跟谁讲

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利用好这个素材,见谁跟谁讲,一直讲到全县老百姓都知道这件事了,都来谴责邪恶。也就最大限度的利用好了此事救度众生。

现在杨将威被无理绑架,邪恶找不到挂喇叭的人,就随便抓了杨将威去交差,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这个真象讲给世人,会让很多人气愤的,再结合现在混乱的社会治安,让老百姓体会到:对法轮功的镇压纯属警察不干正事儿,反对这场镇压才能让警察的去管他们该管的事、保障老百姓的安全。(详见报道中的“写给绥中父老和所有善良人”一段)

另外,在我们讲真象中,不能说杨将威是“替罪羊”,这个词不对,传播《九评》也不是罪,我们不能否定正义人士的正义行为。

师父说:“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象。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通过这件事情,你们就会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就会大面积的去讲清真象。平时你没有机会,你拽过一个人就跟他去讲真象,还有点不好意思呢,是吧?现在有事干了,那就讲吧。”(《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3、继续写信,每个人都可以写起诉信

邪恶这次抓人,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我们可以起诉他们,这个起诉信每个人都可以写(见关于起诉的后续参考材料),就以一个普通老百姓或大法修炼者的身份写,不在于写的好不好,关键是用心。试想:如果相关单位收到了厚厚的一沓起诉信,那是什么力度?

4、着眼整体,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件事本来就是整体的事。如果我们整体都上来了、在法理上都提高上来了,邪恶不就没有借口考验我们整体、迫害杨将威了吗?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一个是我们每个人自己,怎么样做好、大面积的把真象讲好、把正念发好;另一个就是怎么样能带动周围没认识上来的同修,让大家都提高上来,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三、针对邪恶的无理迫害,修炼者应有的心态是什么?

什么样的心态是符合法、是我们营救同修、救度众生中应有的呢?

如果我们被邪恶的无理迫害气得找不着北、乱了方寸、心态偏离了法,那种局面就是邪恶最愿意看到的。相反的,如果我们能按部就班,继续以此事为契机大面积讲真象,同时揭露邪恶,那才能真正的窒息邪恶,也才能真正起到营救同修的作用。以慈悲心救人、讲真象,这一点不能被任何“气愤”、“沮丧”等人的情绪代替。

《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师父说:“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着善念冷静的去做。无论对人讲真象还是参与什么活动,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万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事情。你在救度众生讲清真象中,你跟人家过激的去讲也起不到正面效果,因为你的不善不能够使被毒害的人思想中的那些邪恶因素解体,所以你就起不到正面的效果。

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象中就起不到作用。特别是偏激做的,我告诉大家,是绝对起不到好作用的,就是因为你修炼的能力体现不出来,你的善体现不出来。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要抱着对着干、跟人斗的想法,这都是不对的,不能偏激,哪怕去领馆。对人还是要慈悲的,对邪恶的生命不一样,我们在发正念中清理那些不属于人类的邪恶、搞迫害的妖魔鬼怪,那些烂鬼、黑手你怎么去对待它都没有问题,但是对人要善。不是救度人吗?救度世人嘛,所以对人不善你能救度人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