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寻觅觅几多年 终得返本归真路(图)

西方学员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是什么样的因缘,使得一位优异的美国人,对于中国智慧如此推崇备至?是什么原因,使他屡次在家乡举办有关中国的研讨会,并且肯定在台湾这块土地,蕴涵最精深的中国文化?

顾孟升是一个身形高达一百八十六公分,祖籍欧洲的美国人,谈话间谦和慎思的模样,颇有几分汉儒的影子。顾孟升本名Matt Kutoloski,生于1972年,美国纽约州的洛契斯特城。父母皆为大学教授,家里世代都是基督徒,教育上很注重深思反省的功夫。

在这样的良好的熏陶之下,顾孟升不但在学业上名列前茅,活跃于学校与社区的慈善活动,在运动上的表现也光芒四射,大学时代表美国为棒球国手,到北京参加比赛,各项表现皆令人惊叹不已。

* 惊见中国文化之美

顾孟升是一个好学的人,虽然阅读许多书籍、深具宗教博爱信仰,对于生命总有疑惑。“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的问题,常在脑海挥之不去。直到他进入佛蒙特州的圣米契(St. Michael College)大学,选修亚洲哲学而接触到佛、道、儒思想,惊见这些知识如此博大精深,不禁有着相见恨晚的兴奋。他废寝忘食的研读相关书籍,凭着优异的成绩,大二时申请转入位于宾州费城,在美国文理学院评鉴中名列第一的斯沃斯摩尔学院(Swarthmore College),继续大学学业。

斯沃斯摩尔学院具有优良的学术环境,研究东方哲学的顾孟升如鱼得水,生活惬意舒心。岂知就在他入学不久以后,身体却出了状况,一场严重的疾病正悄悄蔓延……。

* 无名的奇症怪病

大二那年,一向体能强健,可谓超级运动员的顾孟升,突然之间被无名的病击倒了。他无端消瘦、对多种食物过敏、呕吐、腹泻,消化系统日益衰弱。寻访各地名医都查不出原因下,顾孟升在短短时间里瘦得不成人形,只有回家静养,暂时中断学业。

在病情最沉重的时候,顾孟升开始思考“生”与“死”的问题。他自问生命核心的意义为何?此时“慈悲”一词闪现心中。他立誓倘若病愈,必然要成为一位更具善心、更具同理心、更能帮助这个世界的人。

回家养病的顾孟升,每个月花上五百美金,跟着费城一位著名的中国气功师父学练气功,每天苦练好几小时,又远赴多伦多寻访一位中医,定期接受针灸、服药等治疗,并且随身携带药罐。在传统中医的治疗之下,渐渐有了起色,终于在一年半后恢复了斯沃斯摩尔学院的学业,也因此结下更为深入了解气功的机缘。

* 对于气功的重大疑惑

大三起,求知若渴的顾孟升开始学习中文、文言文以及儒家思想,在领会中每每拍案赞赏不已。顾孟升跟随的那位气功大师,在众多徒弟里独对他的颖悟青睐有加,甚至想将家继绝学倾囊相授。彼时的顾孟升却发现当代气功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只练功法,不讲心性”。

依照他在古籍中的体会,气功的内涵非常丰富;如玄关、元婴、静坐等,无不显示“内在修养”是修炼气功的关键。然而当代的气功师却谁也不谈这些东西,只讲究“祛病健身”,言行与常人无异,遑论教导提升心性的功夫。而在佛、道家的古书却恰恰相反,长篇累牍的论述心性,却丢了实际演炼的功法。这两者之间的互缺又互补,直让顾孟升百思不得其解。

自以为对气功知之甚详的顾孟升,甚至想容合两者互缺的部份,自创一个法门。然而老天却似识破他的遗憾,在大四时,他得遇一个完整圆融的高深大法……

* 巧机缘幸闻大法

1999年二月,宾州大学里举办的“中国节庆园游会”令他永生难忘。那不仅是顾孟升与妻子梅曼丽(Emily)的第一次约会,在表演与民俗摆饰的摊位间,还设有“法轮功”的资料展示处。自以为对气功了若指掌的他,立刻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

摊位上的解说员是宾州大学的教授与博士研究员。一番深谈之下,顾孟升的惊讶无以复加。他们对于气功的认识远远超出他的体会,一个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修炼体系,赫然展现面前。兴奋的他一离开展示摊位,便拖着女友的手,奔到书店买了《转法轮》这本书,且在阅毕之后参加了费城的“法轮功九天学法炼功班”。一向随着顾孟升学习气功的一伙同学朋友们,也就因此入了大法之门。


顾孟升夫妻的共同兴趣:炼功-打坐

* 身心彻底的改变

第一天的学法炼功班里,重病的征兆又出现:腹泻、呕吐……但整个人却很有活力,胃口也好得出奇。他知道这是消业与拔除病灶的反应。九天里他胖回十磅,对食物过敏的问题完全痊愈。

在第五天学静功“神通加持法”的时候,在以前的法门怎么也盘不上腿的他,竟然可以双盘一个小时。然而身体上的改变远远不及心里的震撼来得大,顾孟升为自己终于寻获一个十全十美、圆满无缺的修炼法门,感到莫大的喜悦。

家人也见证他奇妙的变化。除了分毫不花、抛掉药罐药瓶外,个性的提升更是惊人。原本紧张、忧虑、没有耐心、竞争心过强、经常发生冲突的问题消失了。

修炼前的他常因自己的个性痛苦不已。彼时中国俗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他身上丝毫不爽。然而修炼之后,顾孟升发现改过迁善并不困难,简直就是“本性易改”。

顾孟升在学业上的进步也一日千里。不但以第一名、接近满分的成绩毕业,荣获著名的大学学会荣誉会员(Phi Beta Kappa)资格。同时他与父母、朋友的关系更加和谐。如此奇妙的转变,让他原为清教徒的女友与父母都步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门。

炼功学法以后,顾孟升身心巨大的获益,增强了他对于中国文化的兴趣。大学毕业之后,以优秀的成绩获选到北京清华大学学习一年的奖学金,以此做为返美后博士研究的基础。不料怀抱热爱中土而来的他,却出乎意料的亲身见证到历史上痛心骇人的一幕……

* 清大所见所闻

清华大学里的外籍生可谓精英荟萃:来自哈佛、耶鲁等名校的学生齐聚一堂,致力研究。徜徉在美丽宁静的校园当中,顾孟升一点也没有做客异地的孤寂,反而有如回到故乡般的自在。

1999年7月20日之前,清华大学的校园中,每天清晨和傍晚都有几百名教职员工与学生,沐浴着晨光与晚霞,伴随悠扬的音乐,缓、慢、圆的炼习法轮功功法。顾孟升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1999年7月19日的半夜,中国大陆全面拘捕北京法轮功炼功点的负责人。由于埋首准备期中考试,顾孟升对此一无所知。然而一向无梦到天亮的他,那天晚上却噩梦连连。他梦见戒备森严的警察破门而入、四处林立、搜捕施暴,伤害善良的人。这样的梦醒了又睡,同样的景象不断出现。

后来他才听闻,19日晚上的炼功点负责人被拘捕以后,7月20日当天,许多学员自动前往中南海上访,要向中央说明自己在法轮功中受益的事实。然而这些数以万计的善良的百姓却被无理殴打、拘捕、践踏基本人权,遭酷刑强迫放弃修炼。

* 恐怖的校园

两天之后的清早,顾孟升来到炼功点,发现以往安详晨炼的人群与横幅不复存在,空荡的地上竖立一个牌子,公告“禁止聚众、禁止交谈”等字样。街上的广播、住处的收音机与电视,不停播放诽谤与抹黑法轮功的欺世谎言。错愕中他打电话给美国的家人与朋友描述这里发生的事。他们也诧异不解的问:“修炼法轮功有百益而无一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被禁止?”

此时清华校院内的气氛也非常的紧张,支持法轮功的学生或教授都被勒令休学停职,回家进行“转化”。顾孟升认为此生仅见最善良、心性最好的两位朋友,也因为不愿放弃修炼,在迫害里失去联系。这些事竟会发生在最爱好和平,讲求真、善、忍的人身上,简直令人匪夷所思。起先顾孟升还尝试以电子邮件与电话向外界联络,一位所长偷偷劝诫他:“警察已经盯上你了,监视监听你的网路与电话”。沮丧之下,顾孟升再也无法在北京继续学业,只有整装返美。

* 发自外国的救援行动

回到美国以后,那些好人的遭遇在顾孟升的心头念念不忘。他开始思考他在北京所见,乃至广大的中国人所遭受的这场灾难。顾孟升在家乡教堂里举办多次关于中国的讲座,邀请相关人士现身说法。观众对于传统气功、中医,以及对于其对宇宙、人体的精妙认识,尽皆惊叹入迷。而当他们听到江泽民竟然残酷迫害中国珍贵的修炼人,也都感同身受般愤愤难平,踊跃签名,支持终止迫害。

顾孟升的父母也写信给布什总统,请他关切中国所遇到的人权问题。法轮功在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洪传,受到当地政府与群众极高的欢迎与评价。只要是了解真象的人,都会由衷谴责此种侵害信仰自由的行动。

* 珍惜台湾的文化与自由

为了继续学业,顾孟升选择来到台湾,在台湾大学的博士班里,继续他未完的研究申请计划。他肯定的说:“最完整、最精华的中国传统文化,保存在台湾而不是中国大陆。”

为什么这么说呢?台湾地小人稠,但是环境民主自由,各族群文化和睦相处,欣欣共荣,高度的保留了传统文化的精华,信仰自由,如有广大的三十万的修炼法轮功人民。而大陆在文化大革命以后,固有文物与传统思想历经中共的摧残与破坏之大,实在是外人无法想像,更甚者是近几年的践踏人权,禁锢心灵信仰活动。

顾孟升在访谈中谈及,在台湾生活的他感到备受尊重,非常安全。他可以在课堂中述说自己所相信的事物,也可以自由提出讨论的议题。如今妻子梅曼丽也选择与他一起来到台湾,进行修习博士学位的计划。

由于修炼法轮功,使顾孟升获得了健康的身心与圆容的人生。更由于心仪中国文化,使他以研究汉学为职志,选择来到台湾。从他的眼中所看到的台湾之美是如此可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