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骨病小患者的不幸和幸运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

1、先知预测 家人得法

我是脆骨病患者(国外俗名统称“玻璃娃娃”),从小就遭到病痛的折磨。父母寻医无路,母亲就带着我走上了气功之路。以前我很讨厌气功,一直都不相信这些,是因为我曾看见过有人练了假气功疯疯颠颠的,我以为气功都是假的。

96年,外婆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我看见外婆正在炼功,调皮的我也忍不住想练着玩玩。可是,外婆说;“你是练别的功的。”就这样我被赶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不信鬼神的我,晚上睡觉前,满脑子都是外婆炼功的动作。

一年过去了,舅舅也進入了修炼的行列。舅舅对母亲说:“姐,你记得外公(修道人)说过我们会遇到一位姓李的法王传法吗?”母亲说:“记得,他还说我们会跟姓李的法王修炼。”从那以后,我和母亲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因为那时,我好玩,总是偷懒,母亲只要不在家,我就在家看电视。一回来,我马上拿着大法书装样子。除了我骨折时,会乖乖的看书,其他时候我根本不碰。所以,99年非法镇压开始我就不炼了。

2、重修大法 心灯复明

初二下半学期,父亲之去世对我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此后,每晚,我都睡不着。折腾了半年多的时间,身体终究撑不下去了。

得了一场重感冒,到小门诊去打针,又因药物过敏,只能去大医院去看。治了很久,仍不见好。回到家,母亲说:“你父亲已经不在了,你那么重,没有人能背得了你。你现在打针、吃药都不好使。你要不修大法,我就不理你了。”我说:“不修,你不理就不理。”我是一个叛逆心很强的人,别人越逼我,就越不干。此后,每天我都闹别扭,和母亲开战。

舅舅经常到我家,因为他也想让我重修大法。不断的和我讲,他上访时遭到了恶警的毒打。可是我就是不信。直到在外地打工的姐姐回家时,她说:“听我哥说,炼法轮功在马来西亚和香港那边到处都是。‘自焚’都是中共编出来的。”母亲不再逼着我了,而是将书放在床头边。晚上,我睡不着时,我终于将母亲视如珍宝的书翻开了。看了1-2个小时,我才睡下。第二天,我精神抖擞的起来,发现身上的红疹不痒了。这简直是个奇迹!

中考的来临,让我体会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可当我抱着大法书,仔细的看着,知道我有多么的幸福!一切的压力也烟消云散了。对于一直都因病没怎么上课的我,居然还考上了高中,我知道这是大法赐予了我智慧。连我的班主任都说:“欣灵,我知道你尽力了,可我没想到你考得还挺好的。以前我怕你考不上,就叫你的父母给你买了一台电脑,现在你考上了,我也不为你将来犯愁了。”是啊,在我家人看来这也是天大喜讯。

重修了大法,让我心灯复明,也点燃了我幸福的希望。

3、心灵震撼 踏上正法修炼之路

03年的春节刚过,同修就来送经文和真象资料到我家。我看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让我知道了,我应该出来证实大法了。可是我什么也不懂怎么办呢?只是从母亲那学会了发正念而已。

过了半年,姐姐也想学法,可家中只有一本书三人轮着看实在太麻烦了。姐姐说:“不如买台打印机,我们俩轮着打。”就这样,母亲出钱、姐姐出力,而我就负责打字。可是,我是个急性子,经常打漏字,就和姐姐轮着打。打完后,让另一个人检查是否漏字。可是打了很久,连第一讲都没打完。

过了一段时间,同修又往我家送经文了。当我得知,做资料的同修被抓,遭到迫害时,让我感到震惊,怎么能这样呢?我看到了中共的真面目,于是我知道了揭露迫害和救度众生刻不容缓。

到了晚上,我读完法后,看着师父的法像,我对着师父说:“我要做资料,因为我要救人。”说完后,我立即上网,可是找了半天还没找到。我想是不是自己太心急了,我又看了一下法,将师父的法像放在电脑旁,心中求着师父,不一会,我找到了。那时已经很晚了,母亲叫我去睡觉。在慌忙之中,没有正常关机,电脑系统乱了。只好叫人去修。

修好电脑之后,我对母亲说:“我要做资料,我已经找到了明慧网。”母亲说:“你要做资料,你不怕挨抓吗?你得做好心里准备,我倒没什么,只是你还小,难道你没看到你舅上访时,所面对的压力吗?”我说:“怕,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看着别人遭受迫害不管,而且师父也说过正念正行,没人敢动我的。”我每次劝母亲出来做证实大法的事之前,我总会好好的学法。没过多久,母亲终于同意了。

于是,我们买了刻录机和过塑机。母亲出钱,而我只是负责购买和技术。别人看到我,就觉得奇怪。都对我说:“你不是腿脚不便吗?现在却健步如飞。”我当时因为手拿东西也没说什么。连公车司机都觉得奇怪,看着我手拿过塑机,对我是否是肢残之人表示怀疑,只看到我的乘车证上的照片和我一样而已。

4、去掉怕心 救度世人

我一直害怕我将真象一说,同学和老师会不会远离我。可是我不说的话,谁来救他们呢?最后我还是决定和他们讲清真象。

一天放学了,我和我同学同坐一辆车。在车上,我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她当时吃了一惊,她说:“在小学时,你不是说你不炼了吗?怎么你现在又炼起来了。”我本来还是心里很慌的,这一说出来心也不那么难受了。我说:“你知道你妈单位里的莫奶奶吗?她是被警察活活的折磨致死的。”她说:“别人都说她是去北京闹事,被人抓了后放回来,炼法轮功炼死的。”我说:“你知道吗?当时和她去北京的还有一个人,就是我舅舅,他们在牢里遭到警察的毒打,还听到那些警察利用不是炼法轮功的人在记者面前大哭大闹。谎称是炼法轮功炼的。”她说:“是真的?”我说:“是真的,没有事实根据,我不会相信任何人,何况是说呢?”最后到站了,我也安然无事的下车了。在车上,我讲真象时将声音放大,好多人都听见了。我觉得我不仅救了一个人,而是一车的人。

在政治课上,有对大法的诬蔑,开始我也害怕,怕自己说出来会被人笑。于是,我发正念清除他们所受的毒害,当政治老师说法轮功怎么怎么不好,我说:“老师,不是这样的,法轮功已经传扬了世界,有60多个国家,电视报道的是假的。”她说:“我们先不讲这个,讲别的,等我上完课,我再和你说。”等上完课了,老师还剩一点时间,我就和她说真象,最后老师说不出理由而走出教室。我的同学开始时,笑了一下,最后说:“我很佩服你,在课堂上敢和老师谈论法轮功。”我知道是师父借同学之口鼓励我呢。

下课后,同学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我从小就患有先天性脆骨症,每年都至少会骨折一次,多的有三次。你还记得上次我从楼上摔下来,把你们都吓得尖叫起来吗?可我却没事。以前,我还没摔呢,就骨折了。和我一起长大的都知道。”

星期天,我会和母亲到公园里炼功。其余时间,我做护身符和母亲在买菜的时候发。

5、万物有灵 善恶有报

我母亲和她的朋友讲真象后,他们也想了解大法,我就连夜将《转法轮》打完,当我一心急时,打印机打出的字就会歪歪扭扭。而母亲就负责装订,有时她不小心还会将手弄破。一装订完就送给她的朋友。

母亲的朋友平时总是咳嗽,只有看了书,才能安然入睡。她说:“我的母亲原来全身是病,眼睛也看不见了,保姆又被她气走了。自从学了大法后,我的母亲的病渐渐的好了,保姆回来了,我相信了大法。”

去年,我堂哥在我家住,天天上网。当我们向他讲清真象时,他不信,后来电脑就不许他上网。过了几天,我们告诉他默念“法轮大法好”就可以上网了。他试了试,真的能上了。不由得让他相信大法的神奇。

去年,舅舅结婚,舅母不久就怀孕了。舅舅告诉她大法的好,还让她看书。她看了,也觉得挺好的。当她快生时,我母亲就给了她一张护身符。当晚就要生了,对于她这样的高龄产妇应该是很危险的,可她生产非常顺利。生下的小宝宝也很聪明,当宝宝一看到《转法轮》时就兴奋不已,还对大法书说话呢!可爱极了!

6、万丈情丝难阻路 海枯石烂心不变

由于同修经常来我家,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对我和母亲進行了严密的监视。并四处造谣说我们“走火入魔”。被欺骗的亲人对我们修炼進行阻拦。

外婆也反对了起来。因为她怕我们被抓,怕我有性命之忧,怕我的前程因此被毁。我说:“要是没有大法,我老早就像曹西(我小学同学)死了,或者像我还没修大法之前,天天躺在床上不能行走。”母亲说:“妈,当时我生下她时,医生就已经给她判了死刑了。说她养不过12岁必会死。”我说:“正因为我们修了大法,所以才会有神通将他们的设备都炸了。”母亲说:“妈,你难道希望她永远躺在床上,让人照料,你就高兴了?”外婆说:“谁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身体健康。”母亲说:“是啊!我顾得了她,就顾不了你,我顾得了你,就顾不了她。所以为了她,也为了更多的人得救,你不要阻止。”

为了否定他们的谣言,我们对亲戚朋友写了信。有的人就打听看有没有像我们所说的事。有的人打听到有,可却因个人的名利放不下而说我们“走火入魔”。我的阿姨打电话试图阻拦我们修炼之路。我就给阿姨发了一封短信,是一首诗。将那些谎言通通都揭露出来。还告诉她“万丈情丝难阻路,海枯石烂心不变”。没过多久,她来了,看到我们神志清楚。和我们说了些话,她也知道无法改变我们。这一切的谣言也这样平息了。

7、坚信师父 正念正行

我们从资料点的建立一直到现在,幸好有师父的点化,才能将资料做下去。

在资料点被暴露时,师父就在梦中相告,说我们的资料点被别人发现了。后来,那些厚颜无耻的警察又企图想通过利用犹大来進行抓捕,这都是师父在梦中点化。

我们知道,警察跟踪后,就不再和同修联系,也告诉他们别给我们打电话。警察趁我们不在家,就進家放窃听器和监视器。我们并不知道,当我们发正念时,只听到砰的一声,接着听到他们说:“他们的设备短路了。”我们就在家中对他们说;“这是大法的能量场所起的作用。”他们知道后,又找了许多据说有特异功能的人来破坏这个场。可是,那些人总是乐呵呵的来,灰溜溜的走。后来又知道不行,就开始放迷烟、在我们的菜里放迷药。幸好我们是修炼人,有抵抗力。在这期间我们一直在跟他们讲真象。有的悔悟了,不干了。有的厌倦了,也无心做下去了。可还有一部份人无论怎么说,仍干着。对于这些人我们有时见了面也会和他们打打招呼。装着什么事都没有。我想在给他们一段时间,他们会明白的。

自从他们跟踪以来,我们一直都没有做好我们资料点应该做的事。我和母亲商量,在“五一”期间,我们必须将经文送给同修。在去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就开始发正念清除阻拦我们送经文的邪恶因素。在5月7日凌晨5点20分,我和母亲就开始步行去同修家,去同修家里有一段路程,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躲过了他们的巡逻,而且我们站在他的面前也没看到。在去的时候,有人看到了我,叫我。我心中并没有害怕。那人也以为自己眼花了,不相信我会走得那么快。终于在30分钟后,到达同修家。到那后,我们正赶上全球发正念的时间。在那发完正念后,我们必须迅速离开。就这样我差不多回到家后,那些警察才发现我们出去了。趁我们还未回到家之前,在我家又放了许多的窃听的东西,还在我母亲的手机中放了东西。

放暑假了,正好是我利用的大好时机。我和母亲还有怀孕的姐姐在布条上缝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退党自保”。在张贴之前,我们早已提前三天发了正念并求师父帮帮我们。在7月22日凌晨3点,我和母亲出去张贴。为了不吵醒姐姐和不让那些盯我们的人知道,我们轻手轻脚的出去了,没人看到。可当我们走在马路上时,有人看到了,我们也不怕就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发正念清除阻拦我们证实法的邪恶因素。我们还朝那人面前走过,他怕自己的摩托车被我们的功能炸,不敢骑了。只好坐别人的车。我们步行走了很远很远,也贴了许多。到凌晨4点50分左右,我们才坐车回家。回到家正好5点,可是由于走得太久,两只脚都僵硬了。我们回来时,只看见姐姐发正念在等我们。

回来之后,我告诉母亲和姐姐,我说:“妈妈,你知道吗?我那天做梦,我梦见有两个仙女手拉着手,穿着白衣服从我们今天去的地方飞过。所以,我就觉得怎么和我们今天去的地方一样呢。”,母亲说:“那两个仙女不就是我和你吗?今天我们穿着一身白。还走的很快呢!不像飞一样吗?”我笑了笑说:“好象是。”姐姐说:“你们出去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会没事,我就起来帮你们发正念。发正念时,我的身体发痒、发热,还看到从我的手中飞出一朵朵的莲花。”我说:“其实,我在想我们出去证实法的路,师父早已经安排好了的。就是看我们能不能走下去,能不能用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母亲说:“是啊!我们说5点要回到家,真的回来了。每次做证实法的事时,师父看的清清楚楚。也幸好有师父的呵护才能平安回家。”

8、救度世人 恶者警言

本来我很不想将自己的故事全部写下来。可是,在中国大陆还有许多人要我们救度,我也想通过我的笔来告诉那些还在行恶的人。当我知道迫害我们的人有的被他们自己所放的迷烟熏出病来,为那些迫害我们的人提供钱,得了不治之症,有的因举报我们而骨折,有的因想通过各种方式在家、在牢里不让我们睡觉时,最后却因做此事而精神疲倦住了院。出院了,也不知悔改。有的人提出主意在我家房顶上打孔,灌迷烟、倒尿时,你们可否想过自己。今天你们的头上也长出像孔一样的东西来,还不知道是恶报的降临,还继续行恶。不仅这些,当你们的设备和车被炸,却以短路的形式出现。你们想过是为什么吗?是因为你们所做的坏事天理不容,也告诉着你们再做下去会断送自己的后路。

你们以为当听到这些时,我会好过吗?我只会为你们的生命感到惋惜。你们爱财你们尽管爱去,我管不着。只希望你们能做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同修啊!在救度世人的这条路上,有的人尽管不理解,可是我们所走之路绝没有错。为什么害怕呢?当你看到天灾人祸降临于世时,人们不害怕吗?当人们在痛苦中呻吟时,人们还怎么能逃呢?这是还能将个人的怕心,当作盾牌死守着,而不去否定这一切,走师父安排的路。可是,也要注意安全。特别是去西山炼功的同修,注意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