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甘肃省庆阳市郭慧芳等人的情况通报

【明慧网2005年8月10日】郭慧芳,女,现年52岁,甘肃省庆阳市人。2003年11月郭因发放真象资料(郭自己说的)被送往甘肃省平安台女子劳教所劳教,在里面写了“三书”并让家人花钱买通关系,以“保外就医”名义被送回家。

从2004年3月份开始,郭慧芳一边让人帮着写“严正声明”,一边偷偷的在学员中传一本“第十讲”的册子,声称这是“特殊讲法”,是99年“7•20”前师父从国外回北京给个别弟子讲的法。郭自称是2000年去北京时从北京总站拿回来的,前几年之所以不传出来是因为本地学员层次不够,现在机缘到了,可以传了。郭慧芳还自称她是师父专门在全国培养的少数精英之一,师父法身叫其如何如何做的等等。郭慧芳在暗中传所谓的“第十讲”的同时,利用本市的辅导员、协调人及老学员几乎全部都被邪恶非法劳教、判刑,整体无人协调,而在外面的大部份学员又都是刚得法没有多长时间迫害就开始了,学法不深,不能真正在法上认识法这一空子,频繁找学员组织召开交流会。交流会上郭慧芳大讲自己如何在劳教所受迫害,如何“正念”冲出牢笼,如何了不起,隐瞒真实情况,欺骗学员,宣扬自己。许多学法不实,人心不去的学员受其表面迷惑,认为郭了不起,开始崇拜她。这样,郭慧芳每组织一次交流会就认识很多的学员,暗地里用各种方式勾学员的执著心,给这些学员传看所谓的“第十讲”。仅2004年一年之内,市区及各县大部份学员被郭所诱骗都看过这本所谓的“第十讲”邪书。由于学员的纵容和滋养,郭本来就很强的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更加被邪魔所利用和放大:开交流会时,郭总是高高在上,指着说这个学员层次高,那个学员层次低;说这个学员身上黑乎乎的,那个学员师父把功都给折断了。郭在交流会上带着大家发正念,她自己编出一套发正念口诀写满了一张纸,自己大声念一遍叫大家静听,让大家都按着她编出的这套东西发,念什么“天人合一”的口诀,加想什么“师父不承认,当然我们更不承认”的狂妄鬼话;她把发正念的时间提前,要求大家在12点前把正念发完,说什么师父把时间推快了,走的是另外空间,可以提前等等;郭慧芳还说炼功、发正念都要有方向,子时要面向北边,要随着银河系转,要大家统一方向;说什么打坐两个小时长一个层次,交流会上发一次言长一个层次;郭慧芳还自称已修成了菩萨,满身都是法轮等等。哪个学员要不听她的,郭慧芳就纠集几个被她迷惑最深的人对学员進行恶意攻击,说这个学员妒嫉心强,妒嫉她;说那个学员怕心重,不能做资料;说那个学员死了丈夫是报应,是反对她传“第十讲”造成的。郭慧芳平时满口假话,胡言乱语,背地里到处骂学员,言行神神叨叨。有些学员当时看了“第十讲”后觉得有问题找郭去说,郭慧芳说这是“特殊讲法”,你层次不够。学员就此事专门两次写信给明慧网,明慧网两次回信明确表示这不是师父发表的东西,所谓的“第十讲”是假的,并让转告郭慧芳等人好好学法,让学员们都好好学一学明慧编辑部2003年6月6日发表的《关于所谓“第十讲”》的文章。郭慧芳在看了回信之后,不但不听,反而将信烧掉,继续传邪书害人。

2004年5月,郭慧芳给某地资料点上的学员传看了邪书后,又到当地学员家中去,她刚走十几分钟后恶警就来抓走了学员,然后一批一批把牵扯到做资料的14名学员全部抓去,有的劳教,有的判刑,有的至今游离失所,给当地造成重大损失。7月郭慧芳在某县晚上把腰摔坏,在床上躺了四十几天不能下床,摔了这么大一个跟头,本来就应该静下心来好好学法,向内找一找,认清自己传邪书乱法害人的严重性,赶快警醒过来,莫做乱法鬼,挽回损失。可郭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一方面借机宣扬自己,称自己是为营救被抓捕的学员晚上从山崖上摔下去的,是师父如何把她救了上来,自己如何特殊;另一方面,趁躺卧床上学员都看望她的机会,私下传邪书给学员看,让来看她的学员给她捶腰、按摩,还让一男学员专门伺候她,每天给她做饭、揉背,共居一室达二十几天。在此期间郭拒绝其他女学员来照顾她,造成该男学员家庭矛盾很大。该男学员在和郭呆了近一个月后,看清了郭的本来面目,揭露了郭慧芳的很多肮脏行为,说其言谈举止根本不是一个修炼人,总是在背地里骂学员等等。郭慧芳在腰伤未痊愈的情况下,在执著显示自己的心理驱使下,由人搀扶着又组织召开交流会,会上还是宣讲自己如何苦,如何为法付出,如何比别人高,还就“第十讲”真伪问题与别的学员大吵大闹,嚎啕大哭,弄得乌烟瘴气,不了了之。后来市内大部份学员都从法上认识到了所谓“第十讲”的严重性,很多学员多次找到郭劝她不要再传了,郭与几个人执意不听,说这是什么“口传大法”,有缘份的人才能看到,她们绝不放弃。当有学员劝她把那书烧掉时,郭慧芳大骂学员,并说要烧的话就把她的命先要了。学员们一次次劝阻无效,除了几个一直跟在她身边的人,谁也不再相信她,不再理她,郭慧芳再叫人开交流会也没人去了。

市内学员都从法上提高上来,不再给她市场。郭慧芳在这种情况下仍不思悔悟,在黑手、烂鬼操控下又耍起了新花招:一方面,她开始在各个县乱跑,钻当地学员不了解其底细、学法不深的空子,在市辖4个县组织所谓的学法炼功点,拉拢、诱惑当地学员跟着她跑,给他们散播邪悟传看邪书。另一方面,对市区内学员她伪称自己认识到了“第十讲”是假的,保证说她以后绝不再传,以后谁要想再看比登天还难。说归说,可就是不销毁。在学员的一致追问与指责下,郭极不情愿的把邪书拿出来,跑到这个学员跟前说要当面烧掉,又跑到那个学员那儿说要当面烧掉,可就是不烧。还跟学员谎称她已当着某某学员的面将书烧了,可后来一问,那个学员根本就不知道此事。直到后来她看到如果不烧的话,市内无人理会她,于是在2005年农历新年期间给学员交出了一本邪书让学员烧掉了。其实她烧邪书并不是真正内心认识到了,而是迫于形势而采取的一种表面迷惑学员的手段,事实上她还留有邪书的手抄本与复印件,直到近期仍在私下里偷学、传看。她表面上烧给其他学员看,内心仍死抱着那些东西不放,被黑手、邪灵利用其强大执著更加牢固的操控了。

从2005年开始,郭慧芳看到在市内已无市场,开始在各县乱跑,利用学员认为她已烧了书,认识到了,毕竟是同修,想要帮她的善意,也做起了讲清真象的事。7个县她跑了5个县,带着一些刚得法不久的学员到处发资料,据说忙得衣服破了都没有时间换,很是辛苦,也很能吃苦,以此来利用学员的同情心与善心来更進一步迷惑学员。她们印制出的资料开始时缺字少字,雾蒙蒙根本看不清,学员拿去一发几乎都遇到危险问题。有的学员看到那上面黑乎乎的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非但不能起救度众生的作用,反而起了一种破坏作用。她们刻出的师父讲法光碟,把师父形象都扭曲了,根本没法看。她们让人背着一包包印好的资料到处找学员给,到处钻学员的空子,迷惑欺骗学员。有学员认为她们也在为大法付出,也不容易,就给她们提供各种方便帮她们,没有站在正法修炼、维护法的基点上来认识这件事的严肃性和严重性,被钻了空子,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她们近期内在市区又有了活动市场。有学员认为反正是真象资料,正好缺少,就要了,为解一时困难而降低了正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走偏了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与破坏。郭慧芳及其几个追随者一面印刷、发放资料,迷惑学员,从内部破坏;一面四处乱窜,到处干扰学员。2005年4月,郭一伙三个人背了一包她们印的东西到一个学员家要给学员,学员不要,她们就说这个学员是历史上×××转世,说郭是什么什么转世,谁谁谁又是×××转世,乱说了一通,还说要给学员面对面开光等等。有学员亲眼看见郭与几个人面对而坐,打了几个手印动作然后对坐不动,说是在开光。

2005年以来,郭慧芳先后在几个县跑,她跑到哪里就把邪书邪悟传到那里,向学员散发着黑色的物质与灌输毒素,受害者都是一些刚得法不久的学员。市内学员意识到了她这是在害己毁人,她跑到那里,学员们知道了就追到那里,找到她接触过的学员给他们讲明真象,破除他们思想中接受的那些邪念,清除这些邪恶的东西。但郭慧芳到处跑的很快,而且往往找到那些受其迷惑毒害的学员时,恶果已经造成,再挽回要费很大的劲。学员们都悟到要发正念清除掉郭慧芳等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操控她们乱法害人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不许她们再在各县乱跑到处祸乱。正念使得郭慧芳几个人在各县呆不住了,近期又返回了市内。在市内又把黑手伸向了上网点、资料点,她们找到学员,想要把由郭慧芳口述,别人整理的叫《正念正行》的文章发表到明慧网,文中全讲的是自己如何“正念正行”,如何“正念闯出魔窟”(其实是写了“三书”,花了钱才保外就医的),如何“正念显神威”(其实是传邪书、邪悟害人乱法摔坏了腰躺了四十几天才起来的),如何“全身心投入到证实大法中来”(其实是显示心、欢喜心太强被邪魔操控得没有了自己,全身心的在证实自己,干扰学员,破坏大法),如何给公检法机关发“九评”(其实是在六年多的迫害中,本市学员不断在向公检法机关讲真象,并将几个恶警曝光上了“恶人榜”,在当地影响较大,环境也被开创出来了,整体也比较宽松;而郭到公安局发过一次“九评”后,公安的人马上知道是她发的,已在到处抓捕她,并加紧了暗中对市内学员的监视、监听)。文中郭慧芳绝口不提自己传邪书破坏法的事,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满篇鬼话,隐瞒事实,欺骗学员,还准备把黑手伸向明慧网,欺骗全世界的人。据悉,以前郭慧芳就叫人整理了好几次自己的假材料,取名叫《一位非凡的大法弟子》,交学员发给明慧网,学员看到满篇都是显示自己就没给她发。最近郭慧芳又联系了一个什么“海外学员”,让本地学员把一些真象照片资料传给此人,后来这些被传给了明慧网。郭慧芳最后又让学员把她的《正念正行》发给这个“海外学员”,而不要发给明慧网,说她和这个“海外学员”是另一条渠道,与明慧网不是一回事等等,还提出要给学员找对象云云,想迷惑拉拢学员为她所利用,而她自己现在走到这一步,很可能已被国安特务所利用了。

纵观郭慧芳等人一年半来所言所行,所作所为,绝不是真修弟子在大法中应该有的,更谈不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完全是旧势力安排的从内部干扰学员、害己毁人、破坏大法的行为。由于自己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长期不去,执著于自我,老认为自己比别人特殊,自己修的高,老想标新立异,结果被旧势力安排行恶的黑手、烂鬼所利用、操控,被干扰得理智不清,自心生魔,被利用着对本地区的学员進行迫害。她们打着大法弟子的名义,混迹于大法弟子中,不但起不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反而被操控着采取各种方式欺骗、迷惑、干扰真正的大法弟子,针对学员各种心引诱学员往邪路上走,最终目地是想将学员拖向地狱。她们在学员中传播邪恶“6•10”炮制的所谓“第十讲”,改动师父对炼功的要求,改动师父对发正念的要求,从内部严重破坏法,在强烈的显示心与执著自我的心态下妄想利用大法和大法弟子来抬高自己、显示自己,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其实已经犯下了大罪,干了邪恶想干却干不了的事情,起着乱法鬼的作用,而且至今仍不警醒,被操控着在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这些人她们的生命在哪里?她们的未来又在哪里?难道还不危险至极吗?

我们今天在这里汇总整理郭慧芳等人几年来的所作所为,不是要给她们下定义,也不是要把她们人几个怎么样。郭慧芳等人已经直接和间接影响了本地区每一个学员,影响着每个学员要做好的三件事,这种从内部干扰破坏法的影响负面作用极大,至今仍未消除,已成为整个这一地区学员整体提高、整体协调做好的三件事的一个最大障碍。同时由于很多学员长期不能从法上来认识法,受其迷惑,不断的在纵容与滋养她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使其变得很大也很复杂。为了彻底解体我们正法路上的障碍,有必要把她们的所做所为来个大曝光,让学员们能够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理智、清醒的认清她们,看看她们到底干了些什么,出发点在哪里,要达到什么目地,起了什么作用,为什么能起这样的作用,又为什么至今仍在起这样的作用?我们建议本地区每个学员都就此事好好的找一找自己的原因,不要再被表面假象所迷惑、所干扰,不要再让邪恶的魔钻我们的空子,不要再从一思一念一行中再滋养邪魔,真正的从法上提高上来。师父说:“我李洪志每走一步都是为后代大法流传所定的不变不破的形式,这样大的法不是一时热就完事了,万世永远都不能出一点偏差。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法定》)

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讲:“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我们曝光郭慧芳,不是要惩治和判决她,恰恰是在救她、救更多的人。如果她能因此而醒悟,静下心来认真学法,在师父威严的劝诫和洪大的慈悲前痛改前非,发自内心的改过,表明态度,摆脱邪恶黑手烂鬼的操控,从新真正走入正法修炼中来,抓紧一切时间与机会弥补所造成的损失(虽然很多损失是永远无法弥补和偿还的),那她可能就还有希望,还有救。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要害多少人、毁多少人,不知道还要给自己增加多大的罪业,那是根本就无法挽回和挽救的。同时,至今还有一些人受邪书毒害死心塌地的跟着她跑,帮着她干了那么多坏事,起着助恶为凶的作用。不能看着这些人就这样毁下去,不承认这种旧势力安排的破坏与迫害,那么当她们了解了郭慧芳的真实情况后,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可能就会清醒,就会醒悟,就会有一个正确的选择,就会被救回到正路上来。写此文的目地,也是想救这些人,一定要救这些人,这是本地区所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心愿,也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我们的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