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季自述在河北省第四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八月十日】我到北京上访在北京顺义派出所所受的折磨至今无法遗忘。那些警察利用各种手段折磨我,在严冬(12月20日),从中午到次日凌晨2时,他们让我裸体在户外冻了四次,共7个多小时。还往身上浇凉水,水结冰后,让我在冰上坐着。夜间11时,他们用皮鞋踩我的脚,我已经没有知觉了。

接着就是毒打,皮带抽,拳击腹部,电棍击打几个来回,至少150次。几个人把我按住,电击得我嘴上起了泡,喉咙肿大。他们叫嚣:“来我们这里的法轮功没有不被制服的,连六、七十的老太太也不例外。”

后来他们又找来了曾经炼过法轮功的来做工作,想探听我的姓名,住址。但我不准这人说话,他没资格。次日县的公安把我带走,因为他们知道不招供的肯定是刘文季。

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即河北省第四监狱),教育处利用最凶狠的犯人整我们,什么毒招都使。我被抓到接见室小楼,遭受了意想不到的毒打,还把板凳翻过来让我坐在凳腿上,不准睡觉。后来吃饭限量,不准喝水,不准上厕所。他们罚我站桩我不站,就用板凳棱角砸我的阴部,掐肌尖、扭胳膊,用板凳拼命砸我后背,被另一个犯人制止,他说:“这对他没用。”因为皮带抽、板凳砸、拳打脚踢都用尽了,我不理会。他们用皮带把我倒背着吊起来,后来觉得皮带断了队长不给买,不合算,才罢手。后来我体力不支,汗水都出干了,动一下都困难。

天快亮了,恶警之首张中林来了,他让我坐在四脚朝上的凳腿上,头顶装满水的脸盆。拚命用竹板抽我,发疯一样喊叫。连那几个犯人都说:“这队长发疯了,太坏了”。下面这首“顺口溜”是描写我自己的亲身经历的:

四狱小楼接见室真相

何人听说囚中囚? 大法弟子上小楼。
昼夜翻坐板凳尖, 稍一眨眼竹板抽。
坐烂屁股熬昏头, 只为信仰遭毒手。
毒打禁水禁厕所, 要不悔过不罢休。
呼唤正义焉何在? 好人受难鬼神愁。

注:囚中囚,犯人中的犯人。这里的大法弟子都由2至3名杀人犯、抢劫犯看管,形影不离。这些重罪犯成了警察的助手,接受权柄,把好人变成了他们折磨的对象。

河北石家庄第四监狱责任人电话:
政委: 肖锋 0311——7751830(总机)转6205(分机)
主管副狱长: 魏文生 0311——7718069 转6209
教育科科长: 汪国斌 0311——7718069 转教育科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值班电话:0311——8607734
河北省北郊监狱总机电话: 0311——3831936 转各监区或科室
河北省司法厅值班电话: 0310——3034813

通信地址:河北省石家庄131信箱 各监区都有分箱 (邮政编码:05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