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象中修去私心


【明慧网2005年8月12日】我一直在利用各种机会和世人讲真象,但效果时好时坏。前一段我们同学聚会庆祝毕业10周年,我明白这次聚会的实质是为我讲真象安排的。聚会之前一段时间发正念时我就开始清理影响他们得知真象的邪恶因素,除了准备面对面讲真象外,我为每人制作了一份突破网络封锁软件的光盘。聚会时尽管大多数人的注意点还是买房买车这些现实利益上的事,但他们基本也能听的進去真象,对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更是很高兴的接受。但有一个人受恶党毒害很深,竟然还高声为其各种丑行辩护。也许因为他是既得利益者,不想也不愿意听到真象吧。最后我只好说,反正该说的都说了,听不听由你了。另一个同学在旁边半开玩笑地说:“对,该说的都说了,在法律上你已经免责了,以后他出了问题你已经没有责任了。”

听了这话我一愣,忽然明白了我在讲真象时一直存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讲真象时,有时内心深处并非完全基于救度众生的慈悲心,而是认为我身边的亲朋好友如果因为我没有告诉他真象而被淘汰,那我是负有责任的。这种怕担责任的心理其实还是一颗为私的心,所以就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会感动人、熔化人。也就更加深刻的理解了为什么讲真象的过程也是修炼的涵义了。不但在讲真象的过程中会磨练我们的善心、耐心,而且会暴露出一些隐藏很深的平时很难意识到的心。以前每当讲真象效果不好时,我往往把原因归结为自己的争斗心、好胜心、急于求成、自以为是等这些轻描淡写的执著心,而没有想到自己还隐藏着一颗将来可以推卸责任的私心。因为这个私心被“我在讲真象救度众生”这一表面高尚的行为给掩盖住了。其实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在讲话时如果真的是完全为了对方好,而没有一丝自己个人的因素在里面,对方会被感动的落泪(不是原话)。为什么有时讲真象效果不好,就是由于自己各种不够纯正的念头造成的。

当然这并不是说只要我们念正,所有人都能一次说通,毕竟中国人这么多年来受恶党蒙蔽太深了,已经很难用正常人的思维思考问题,我们还不能太急于求成。我有一个亲戚在外地,但每隔一段时间会来看我们一下。大法真象早已给他讲过,但三退的事每次他都用各种借口拒绝。在和他谈了四、五次仍没有结果后我开始不耐烦了,不想再和他说什么了。一次和一同修说到此事,她说:“你还记得[出埃及记]中,上帝给了那个法老10次机会吗?那么坏的人都给了他10次机会,何况现在我们面对的都不是一般人呢?师父一直用最大的慈悲心对待众生,并一次次给我们这些弟子改正做好的机会,我们也应该更耐心一些吧?”我听后深有感触,是呵,对于那些特别固执的人,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慈悲给他讲至少10次真象呢?

最后以师父《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话和大家共勉:“那么多的高层生命敢于冒着这么大的险恶到三界中来,为了什么?他们是神哪,我们能不救他们吗?他们不是为来得法的吗?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象,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