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协调人如何看待协调工作

就一些720以前的协调人从新发挥作用时出现的几个问题说一说

【明慧网2005年8月12日】随着正法形势的不断推進,体现在人这里的变化也很大。有很多720以前的负责人和协调人现在都能够从被关押中走出来,从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这可真是好事。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也存在着一些问题,甚至问题很严重,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因此想就这些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仅为个人理解,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一、法会召开的频度和规模

举个别城市的例子,不是都适用,只是为了说明问题:如某省市近半年来法会很多,甚至到了“天天开小会,频频开大会”的地步。有的地区甚至出现互相攀比的现象,无形中把开的法会的多少当作衡量一个地区是否协调的好,是否修得好的标准。还有的硬性规定“特别是资料点的同修要参加”,这也非常严重。

师父是告诉我们要“比学比修”,但是否也应该看到,现在是正法时期,个人修炼已经全面转到正法修炼中来了。大规模的法会必然会牵动很多同修参加,这与过于频繁的小型法会一样,都会给同修造成很大的安全问题。尤其是资料点的同修,影响到的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安全,是整个资料点的安全,是整个地区资料的来源的安全。一旦造成损失,就无法弥补,同修为此付出的也许就是生命。这不能不引起重视。

师父在《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中讲:“由省、市一级总站主办的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不要搞成全国形式的,全国以至世界形式的由总会来办。也不要搞得过频,每年搞一次比较好,(特殊情况除外)。不要流于形式或攀比,要办成一个真正能促進修炼的庄严法会。”

二、法会的目地

关于当前法会的目地,我提出几点想法,仅供参考:使大家更加认清什么是旧势力与其迫害的邪恶,结合如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使同修们在法理上和具体方法上认识更为清晰;交流怎样在讲真象中更好的去救度众生;怎样通过“九评”救度更多的众生;帮助对“九评”还不理解的同修真正在法上认识;帮助一直都走不出来的同修在法上认识法,使他们能够走出来。我想,一个法会如果能够达到这些目地,一定是个成功的法会。绝不能把法会与对某个地区、甚至某个人的崇拜联系起来,这种趋势在某些地区已经有所抬头。

三、遍地开花与一盘散沙是不同的

一些过去的负责人出来之后,看到大家现在不象过去那样彼此联系很密切了,可能心里很着急,就又把同修网络式的、交叉式的联系在一起,说是“从新组成了粒子团”,把过去的单线联系说成是“一盘散沙”。

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我们得看到,现在是正法时期,与720以前的形势是不同的,不能乐观。同修如果还象过去那样交叉式的广泛联系,一旦其中一个或者一些环节出了问题,很可能造成象“火烧连营”那样不可收拾的局面。有的地区已经为数不少的同修因此被邪恶抓去,为什么还不能引起重视呢?

其实,“绝对单线联系”几乎是每个稳步从正法时期走到今天的同修的共识,是血的经验和教训,遍地开花更不等于是一盘散沙。大法弟子“聚之成形,化之为粒”,“大道无形”,在不同的形势下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尤其在当前广大学员遭到迫害、众生等待救度的情况下,更应该采取对证实法和救度众生最有利的形式。

四、严格以法为师,不搞任何形式的崇拜

《与牡丹江同修交流:走正我们的路》一文中写到:“2004年秋,又有多个资料点被破坏。其中一名同修每天忙于大量做资料却不能静心学法修心,做什么事总是看哈尔滨几个同修的态度,跟着学,如制作散发《冰山难靠》这类常人文章;规定某月某日烛光守夜(这本是国外同修讲真象的一种形式);为“全球审江大联盟”征集签名,在大法弟子中造成波动。……有人在学员中搞签名,理由是哈尔滨就这样做的。不管别人怎样做的,为什么不看师父评注和明慧编辑部不许搞签名的通知呢?”就牡丹江发生的事而言,我们不能总是遇到损失了,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时,此文中提到的哈尔滨几位同修现在是否也认识到了这些问题?是不是能够停止这样做了?不是无地放矢,实际情况不只影响了一个地区。为了安全,就不指明了。

有的同修在协调人没出来之前就对其有崇拜情绪,说某某怎么没出来呢,他要出来把我们组织起来多好,我就服某某等。从而在协调人真的出来后,立刻形成对其的依赖心理和崇拜情绪。在不能以法为师的同时也变得不理智了。一个人这么想还不要紧,有的地区很多同修都这样想,使得焦点都集中该协调人那里,协调人的磨难也开始变得多起来,而后整个地区证实法的形势也受到严重干扰。

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讲:“这就造成了她起了心了,这不就来了吗?你们促使她要另来一套了。所以我讲啊,要多学法,以法为准。哪个人哪一方面修得好,是因为她在法中修得好,并不是她比法还好,所以你不学法你学人,人没修成之前总是有漏的嘛,哪方面好并不等于全面都好啊,这下好,把学员弄出执著来了。这些事注意吧。”

五、放下名利情,正确对待赞扬与批评

再举一个例子。某地办法会,大都是首先某某协调人先讲几分钟,再请一些外地同修来交流经验,这本来没有什么。但随着交流次数增多,逐渐演变成证实自我及证实某一个地区了。使一些同修去崇拜某一个人及某一个地区,形成一个圈子。最后这圈子里的人都说不得、碰不得。圈子里有的同修明知道做的不在法上,也不敢去说。有同修实在看不下去,就把存在的问题向明慧网投稿。可是,有关同修不但不向内找反而群起攻之,批评向明慧网投稿的同修。弄得投稿的同修甚至不敢说稿子是他写的。

有的同修看到问题,因怕得罪协调人,不去指出来,反而还在恭维,顺情说好话。这是修炼吗?这是真的为同修好吗?好话听多了,连一句不顺耳的话都变得受不了了,已经是害了他了。再出现问题都不好解决了,问题严重到威胁同修的安全,其中也包括那顺情说好话的同修。同修啊,得修口啊,修口更是修心哪。

师父在《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中讲:“做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

六、证实法、讲真象的项目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停

某地的两份真象资料突然停了3个多月,究其原因无非是个人因素和一些协调上的问题。现在是正法时期,和过去个人修炼的时期是不同的。真象资料是用于救度众生的,不是象常人的刊物,真象资料是不能耽误的。现在救度众生是分秒必争,必须抓紧时间。更不能因为个人的原因,甚至是觉得个人的权威受到损害而停止了救度众生的刊物。耽误了众生的救度可是大事。

七、理智的对待注意安全与怕心的问题

在安全与怕心的问题上,还有的协调人把不顾安全措施当作是“全盘否定旧势力”,这连新学员都能知道不对劲。在个别地区表现仍很突出。甚至到了不能谈安全,只要一谈安全,就说是有怕心的地步。到后来就不只是说某人有怕心了,而是说某个地区有怕心,你们那个地区都没修好、没做好等等,最后没有人敢提安全问题。

例如:开法会不应该带手机,至少把手机电池取下、或关掉放到另外房间里,而一些是协调人就非要带,说这是连旧势力的本身也不承认。一协调人被跟踪,同修提醒他应注意安全。事后该协调人去开法会,到会后说:“有人说我被跟踪了,我不承认它,否定这件事,我没管后面是否有人跟踪。直接就来开法会了。”

其实,安全措施是否也是法在人这一层次的体现呢?如果没有重视安全措施,在这一点上,是否能说是无漏了呢?漏了任何一点也不算“全盘”哪。重要的是心,而不是形式,做必要的安全措施不能代表有怕心,我理解反而是无漏的正念的体现,是真正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表现。

必须指出的是,虽然因形势变好等原因得到释放,但是对协调人,邪恶是不会轻易放过监视和利用来“放长线钓大鱼”的机会的。因此对于这些协调人而言,安全问题更是要认真重视起来。

八、充分认识到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的不同

720以前的协调人,很多都有很好的组织能力。本来应该能够把同修组织得更好,但是在长期关押中,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以致出来后,对正法、正法修炼一时理解不深,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以上提到的几个问题,究其根本原因,很多都与之有关。

相比之下,一直在外面的同修,虽然在组织能力上未必比刚出来的协调人更好,但是他们在这几年中,积累了大量的正法时期如何做好三件事的经验和体会,有固定成型的模式,对正法与正法修炼的理解是比较深的,他们的意见其实是最值得参考的。因此我想,这些刚出来不久的前协调人,是否能虚心多向他们请教,请他们多出谋划策?这样能够使自己很快的弥补自己长期没有参与正法活动的不足,能够更好做好同修的组织协调工作。

最后引用师父的两段讲法:

师父在《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讲:“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哪,其实只是一个协调人、联系人、一个传达人,……”师父又讲:“其实我早就告诉各地区的负责人要松散管理,除了你们集体做事时须要大家互相协调之外,不要束缚大法弟子个人走证实法的路。除了对大法起了不良作用的要制止外,每个大法弟子都要充分的发挥自己的作用,主动的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证实法中你们想到的、看到的、接触到的、能够认识到的,你就去做,那才是在走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啊,是这样一个道理吧?(鼓掌)”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每个人都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每个人都在法中熔炼着,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做。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在实践中师父不在的情况下已经证实大法的坚不可摧。就按照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去做,什么都能给它化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