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证科学对我修炼的干扰


【明慧网2005年8月15日】近日学习师父评注《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我联系到近40天来的经历,内心颇有感触。遂决定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以供有类似经历的同修们借鉴。

我是1998年得法的弟子,修炼的路上经历了风风雨雨、摔摔打打,走过了7个年头。最近经历了一次最为严峻的生死考验,也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血的教训”。讲出来与老年弟子及从事实证科学的弟子们交流,希望能有一点启示。

今年6月末,我突然阴道流血,当时没能在法上认识,而是觉得自己50多岁了,早已超过了闭经的年龄,虽然是比正常例假提前了十多天,但是以这个年纪而言例假不规律是正常的。几天后依然流血不止也没能引起我足够的重视,心想就这点血,对我的体格而言什么也不是,流就流吧。直至17、8天以后,流血还是不止,我又想: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既然到现在还流血不止,那就说明原来带的节育环就应该取了,以自己从医30多年的经验分析,如果把自己带了30年的环取下来,促进子宫收缩,血就会止住。其实这个时候,我的一只脚就已经踩在悬崖的边上了,被黑手以伪善的科学钻了空子,完全站在了常人的基点上,满以为取环后血就会止住的。

谁知取环后的第二天,突然大量流血,这时我又以为取环后来例假了。(因为以往来例假都是大量的流血,两至三天就完了)当持续7天后仍然不止,这时才我知道事情严重了。打入我脑中一念:照这样流下去,邪恶显然是要取我的命。于是我每天不停的发正念,铲除邪恶烂鬼和另外空间的灵体对我的迫害。

可是几天下来效果并不明显。我开始寻找原因,发现每次发正念时,《转法轮》的内容不停的往我脑中打入,一句接一句背成一大段,使我不能静心专注于除恶。以至几乎整个的发正念时间都用来背诵《转法轮》了。我跪在师尊的像前,目中含泪,诚心祈求,希望师尊能帮我度过难关。但由于自己主意识不强,在流血继续增加的情况下,甚至动了上医院刮宫的念头。我的脑中时有两个念头在纠缠不清,一个说:都流了怎么长时间的血了,流的可不是自来水啊!人体总血量不过6、7斤,我这一天就要流失近1/10,这怎么能行!不如到医院刮刮宫,子宫内膜一清除血就会止住。(因我在妇产科工作已20多年,大流血的病人我见过太多太多,刮宫、止血、必要时输血,整个一套治疗方案明明白白不时打入我脑中)另一个念头却说:不行,我是一个修炼人,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只走师父给我的道路,我要发正念铲除邪恶。

在身体不适的这段时间内,我一直都坚持做到三件事不落,虽然状态在反复,但坚信大法,坚信师尊安排的道路的信念不变。可是由于对自身执著认识不清,挖根不深,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已经对我向世人讲清真象产生了严重的干扰。我的身体象被邪恶戳出了一个缺口,经血之气在不断的外泄,我的生命也似乎随之不断的流逝。在持续失血40天后,我身体出现了此生最接近死亡的恐惧感:浑身无力,全身轻度水肿,轻微活动即呼吸困难,心肌缺血性疼痛。

我看着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悲从中来:天下众生熙熙而来,攘攘而去,有多少人还被邪恶的恶党所迷惑,有多少人还不知道他们生存的真正意义,有多少人即将面临着被销毁的命运,更有多少人在等待我去解救。难道我就这样离去了吗?在失血最严重的瞬间我打出一念:我现在背水一战!坚决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死也不改变!一天在炼动功时,从我的心底发出一个声音:师父,救救我呀!我不想死,我想正法结束,跟师父回家!

这坚定的一念,使我从死亡的边缘回来了,我亲身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严。

此时,我意识到了我在此问题上的根本问题就是,没有百分之百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以上是自己的教训,写出来,一是揭露旧势力的迫害,更重要的是让有与我有类似经历的同修引以为戒,认清实证科学对修炼的干扰。不当之处,敬请同修帮助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