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要守信义

【明慧网2005年4月27日】近日,我让一同修给我带资料,结果我去晚了,她要带孩子还要做饭,只好把资料带回家去。同修严肃的批评了我。静下来后,我意识到这个问题要远比我感觉到的更严重。

回头审视自己,我吃惊的发现,我曾一次又一次轻易的不遵守诺言,且事情过后,也并没有发自内心的歉意和不安:我曾答应给一个同修送东西,让她在上班的路上等我,结果我因与另一同修谈事而未去成;我曾跟一同修约好在某时某地见面,同修还告诉我“风雨不误”,结果没有风雨,只因家里来了客人,我便没有赴约;我在一商场跟一店员说好第二天去买羽绒服,结果第二天去的时候我在路上又看中了另一件,而未去已说好的那个店;回家看母亲,我满口答应帮她买药,然后忘得一干二净;回老家跟堂兄嫂讲真象,答应堂嫂再去时给她带一本书看看,结果我又去了两次,也没给她带书,甚至连到她家都没去。

我简直难以接受这些事实,可这些事确确实实都是我办的。

我竟然会不守诺言?!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守信用的人,同事想考研,嘱我不要声张,我便一直保密到它不再是秘密;我去北京上访被单位带回来,被追问是谁通知我去的,直到同修自己承认了此事,我也没说出是她……我怎么会是不守信用的人?

我终于清楚了,我做过很守信用的事,但我并不是时时事事都守信用,换句话说,在我的空间场中,有“不守信”这种败坏的物质因素存在。但是有了那些很正面的事情装点门面,竟使我长时间看不见自己不守信的一面,于是一边感觉良好,一边放任自己的变异行为。

我用大法衡量自己:说了不做便不是真,说白了就等于欺骗了别人,更无善可言。追查根源:为私。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或多考虑自己,少考虑别人,没做到为别人着想。假如我能想到同修在约定地等我一个小时不见人影的焦急,假如我能以母亲的心态,体谅她盼药的心情,假如我想到同修带着孩子和资料,在街上等我的不便以及再次把资料带回家时可能的麻烦,我就不可能是那样的做法。师父谆谆告诫“做什么事都要替别人着想”,我是不是当成了耳旁风?!

晚上做个梦,一堆黄豆粒,带着粘糊糊的黑汤,我用清水冲洗,冲净了一堆儿,没冲的还有很多。于是我再查看我自己,我自己觉得很低调,但显示心时常的冒起,我觉得我很心平气和,但某一次跟孩子说话时象个凶神恶煞;我能把家产在分家时给我的妯娌,但我买水果时却等着那小贩慢吞吞的找我一毛钱,而没有舍去这一毛钱的执著去给他讲真象,我明白他当时是极希望我不要这一毛钱的;某一天,孩子说他爸爸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我随口问“你很想你爸吧?我不在家时你好像不怎么念叨。”当孩子做否定回答后,我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有点不平衡──妒忌心就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嘴角滑出,稍不注意便从眼皮底下溜掉。……

发现这些时,我已不再吃惊,看清了自己,看全了自己,又归于平静。冷静的告诫自己:归正,从现在开始,从不再失约做起。

修炼中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