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严寒,迎来明朗的夏天(六)


【明慧网2005年8月15日】在每天的街头讲真象中,有时候行人提出的一些问题和他们所讲的话,常会回旋在我的脑海,久久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淡出……

1. 三年前的一个梦

他是一个颇为健硕的黑人小伙子,当路过我们的反酷刑展点时,他的脚步停了下来。我告诉他,目前在中国所发生的一切:一大批无辜善良的好人正在被虐杀,因为他们不肯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他一边听着,一边在呼吁制止迫害的请愿书上签了名。

当他看到那些揭露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遭受的迫害的像片时,似乎有所触动。他若有所思的对我说,“大约在几年前,我曾做过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出现的都是东方人受折磨的情形。他们苍白的脸以及痛苦的表情让我一直无法遗忘……”现在,他一看到我们的反酷刑展,这个梦马上就闪现在他的脑海。我问他这个梦发生在什么时候?他认真的回忆了一下说,“大约是在三年前。”三年前,即2001-2002年间,正是邪恶疯狂镇压大法弟子的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我知道这个梦不只是单纯的梦,因为大法弟子所遭受的种种的酷刑几乎在他的梦中都依稀出现过。这难道会是巧合吗? “没想到这个梦告诉我的竟全是事实。”他感慨不已的说。临走时,他特意叮咛我,不要让坐在老虎凳上的和关在木笼子里的学员表演时间太长,应该让她们多休息休息。我可以想象到,他梦中出现的真实的那一幕,使他切身感受到这些酷刑的残忍与痛苦。

2. 你们的钱从哪儿来?

这是一位很有气质和灵气的女子,看上去象是亚欧混血儿。她和她的印度裔丈夫路过我们的反酷刑展时,就停了下来。他们非常赞同我们这种和平非暴力的反迫害行为。当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已经传播到全世界近八十个国家了,也包括印度。我们学员由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文化背景的族群的人组成。她很惊讶,从而又感到钦佩。她又提出一个问题,“你们这个庞大的组织的经费从何而来?”因为她曾组织过多个非盈利的民间机构,但是,都是因为经费的问题无法运作下去,所以她对大法洪传之迅速而广泛感到好奇而又存有疑虑。

我告诉她说,我们法轮大法与众不同的是:第一,我们没有组织,每一个学员都是自愿来修炼,来去自由。很多人都不知道彼此的姓名。第二,我们从没有接受过任何政府和任何大企业财团的经济援助。那么,我们钱是从哪里来的呢?除了老年的法轮大法弟子以外,我们大多数的学员都拥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很多学员把他们的收入用在了洪法、反迫害的需要上。因为大法赋予了我们全新的一切,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和我们一样拥有自由修炼的权利。

我并没有告诉她下列这些我耳闻目睹的事实:新西兰的学员曾无意中告诉我,她把自己的工资的大部份用来做反迫害的事了,结果她妹妹结婚时,她却无法送出一份礼物;她说如果不是法轮功,她不可能拥有如此健康快乐的人生。台湾学员说她的八万台币的薪水,只留出一万元作为家庭的开支,其余的都用在制作大法真象材料的需要上。她说她的女儿因为学法轮大法而成绩优秀,拿到大学全额奖学金,她自豪的说,“因为有大法,我根本不必为我女儿操心,”美国的老年学员,把自己辛苦当保姆的钱,凑一份作为当地开法会场地的租金,她说,“要不是炼法轮功,我都75岁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身体去当保姆呢?”

我只是告诉这位女子,我们法轮大法的修炼人,都是用自己的一颗心在做事,而这份心却又是用真、善、忍而凝聚起来的,它所拥有的能量是超自然的。

3. 因鸽子而得救

这只鸽子不知为何无法站立,恰巧又被发现在我们的反酷刑展前面的花坛下。发现它的是两个刚好路过此地的白领阶层的女士,她们很怜悯的看着它却无计可施。她们的议论声把我吸引过去了。修炼人的慈悲心,使我自然而然走过去,把挣扎着想逃脱的这只鸽子捧在我的手心中。我发现它羽毛肮脏,其中的一条腿耷拉着,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伤口。我把它很小心的放入纸箱内,嘱咐两个台湾的小弟子照看好它。出乎我意外的是这两位女士,自己径直走到我们的签名桌前,一边写下她们的名字,一边说,“因为你帮助了它,所以,我们也应该帮助你们。”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只鸽子竟然在无意中帮这两位女士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当然,对我们修炼人来讲,任何事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

而这只鸽子最终又可以自由的翱翔在空中了。

* * * * * *

我的暑假马上就要结束了,每天总有许许多多的感触想要与大家分享。时间飞逝,如过隙之驹,我无法把每天所发生的故事都写下来,还有更多感人的故事也同样发生在其他的学员身边。曼哈顿的形势,和去年相比是如此的不同。众生已在觉醒,有的正在步入大法修炼之门。我们已经走过了瑟瑟的寒冬,迎来了阳光明媚的夏天,那么,硕果累累的秋天不就在眼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