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修炼经历:风雨兼程 助师正法

【明慧网2005年8月16日】我是中国黑龙江省的大法小弟子,出生于1992年5月13日。听妈妈讲我是个早产儿,提前一个半月赶到这一天出生的。下面就讲一下我的修炼历程。

一、得法学法 修正自己

我四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修炼。那时候在炼功点上数我的岁数最小,但无论是炼功还是出去洪法一样也少不了我。那时候我自己看不了书,只是听大人们读或是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有的时候听一听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

在炼功点上,有很多的爷爷、奶奶盘腿的时候怕疼,盘一会儿就拿下来了,我无论怎么疼也不拿下来,爸爸小声对我说:“疼你就拿下来吧!”我也不吱声,只是眼泪不断的往下流,心里想着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很多奶奶惭愧的说:“我们都不如一个四岁的孩子。”

我的身体素质很好,自从炼功以后更是很少有头疼感冒的,但是只要我一做了错事,保证就会有报应。五岁那年,有一次一只吃了老鼠药的老鼠趴在院子里,奶奶看见了就用石头打它,我也学奶奶的样子拿石头打它,把它的眼睛都打出来了。第二天的早上5点多钟,爸爸妈妈在屋里炼功,我炼了一会就自己在院子里玩,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很细的铁丝,直奔我的眼睛扎过来,当时就出血了。爸爸和妈妈听到我的哭喊声赶快从屋里出来,血水伴着泪水从我的手指缝里流了出来。妈妈当时吓坏了,不断的跟爸爸说;“快上医院吧?”我一边哭一边说:“炼功人不上医院。”一个星期以后我的眼睛好了,但至今我的眼睛的白眼球上还有扎过的痕迹。事后爸爸问我为什么铁丝会扎我的眼睛,我就把头一天把老鼠的眼睛打出来的事情和爸爸说了。爸爸告诉我炼功人是不能杀生的道理。

还有一次我和二叔家的小妹妹把邻居家还没成熟的杏摘下来,跑回家拿给妈妈看,妈妈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问我:“这样做对吗?大法弟子讲真善忍,你这是什么行为呀?”我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知道我错了。后来我跟小妹妹出去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小石头一下子跳过来就把我的大腿上划了一个口子。类似这样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

二、风雨兼程 助师正法

99年4.25父母去北京证实法,我和奶奶在家,我很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三天后父母回来了,但我家的学法小组从此就解散了。紧接着就是7.20父母从省政府回来后成了被监控的对象:家里的电话被监听,派出所经常到家里来骚扰,父亲有时候被跟踪,原来非常熟悉的爷爷、奶奶在街上见面都不敢说话,总之到处是红色恐怖。

为了能让同修们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11岁那年,我主动的承担了部份传递工作。因为有时候父母不方便,我是个小孩子没人注意我。有很多同修有怕心不敢接材料,看到我给他们送就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小孩子,就从不敢接到敢接。这几年来,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我从没耽误过同修们看材料,都能及时的送到他们手中。

我还和父母去撒材料,每次都是我背一书包的真象资料,我和妈妈一组,爸爸和另外一个同修一组,几个小时我们就把几千份资料撒完了。

有一次我们几个到离我们很近的农村去撒材料,我和妈妈一组在道南,爸爸和同修在道北。妈妈贴我就撒,当走到一家院子里的时候,这家的大门没上锁,我直接就進到他们家屋里把真象材料放在窗台上,出来时才看见有一只大黑狗,当时我也吓了一跳,但马上心里告诉黑狗:你不许咬我,我是来救人的哟。大黑狗果然没出声。

还有一次我和爸爸一起拿笔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光注意写了,并没注意身后有人,那人问:“你们在干什么?”因为是黑天,看不清那人的脸,听声音是个男的。爸爸说:“你看看就知道了。”那人果然贴近了去看,爸爸领着我就走了。至今我和爸爸写的“法轮大法好”还留在墙上。我和奶奶出去贴不干胶,奶奶有怕心,贴得不整齐,我就再过去把她贴的不干胶好好的弄平整了,路上的人看见了都对我笑。

2002年5月份,有20多人突然闯入我家,把父母和奶奶都戴上了手铐要带走,那天正赶上我中午放学回家,看到这情景我并没有害怕。我顺手捡起来一个瓶子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我质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抓我的爸爸、妈妈?”有一个20多岁的男的直奔我来,举手刚要打,爸爸说:“你还是不是人,连一个小孩子你也要打吗?”后来他回去了。他们把我家里翻得乱七八糟,看看家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就要把家里的录音机拿走,我过去拿过来说:“那是我的东西,你们不许动。”看着警察把父母和奶奶都带走了,我并没有哭,而是找了一个公用电话给我知道的一个奶奶打电话,告诉她父母被抓一事,这样她们知道了做好了一切安排,下午我还正常上学。

自从父母被抓以后,我就暂时住到了姑姑家,姑姑是常人,于是我失去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在学校里我很少说话,回到家里我也默不作声,写完作业我就站在门口眺望远方,多么希望妈妈能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因为我想妈妈。在内心深处声声呼喊:师父啊!您能帮帮我让妈妈回来吗?有的时候我偷偷的抹眼泪,怕姑姑看见了为我担心。

有一次,一个不认识的奶奶到学校里找我说:“我也是同修,我和你父母都认识,孩子如果你有困难就找我,我家就住在×××。有一个奶奶要见你,你放学后到我家来一趟行吗?”我当时并没有相信她,我怕是坏人,因为我在炼功点从来都没见过她,就说:“那你把那个奶奶叫你家我看到她再说吧!”放学后我到了那个奶奶家,一入屋就看到我认识的奶奶,奶奶也看见了我,我“哇”的一声抱住奶奶大哭起来,好象一下子见到了久别亲人,奶奶和屋里所有的人都哭了。奶奶告诉我:爸爸妈妈不在,我们大法弟子是一家人,有困难就说。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妈妈和奶奶在看守所里呆了70天后正念闯出来,爸爸被判了三年劳教,被劫往当地劳教所。妈妈回来后全身长满了疥疮,当时表现的是心脏病特别的严重。我和妈妈住在自家的土房里,由于年久失修,房子漏雨,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满屋子都是大大小小的盆和碗,妈妈躺在床上行动很费力,后来同修们来看妈妈,留下了米和面以及我上学的钱。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和妈妈度过了最难的时候。

2003年初,妈妈承担了当地的协调工作,又做大法的工作,又得打工养家,妈妈非常忙,很少有时间照顾我,我从不怨妈妈,因为我知道她在做最好、最正的事,我要协助妈妈做好大法中的工作。

由于升入初中后课程多、时间紧,我就不能象以前那样大面积的撒真象材料了,并且学法也相对的少了,但我还是能时刻按师父的法的要求来约束自己。有一次我拿真象材料面对面的给一个人:“阿姨给一个好东西,你看看。”“什么呀?”阿姨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我说:“看看吧,对你有好处。”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阿姨看了没有,那个阿姨看了一眼,一看是法轮功的就扔在地上,我无奈的摇摇头,回去又把传单捡起来。回到家与妈妈切磋。妈妈说:“向内找一找,为什么她不接受?”我说:“她就象师父说的那种不能救度的人。”妈妈说:“我让你向内找,你却向外求,你怎么就知道她是不可救度的,问问你自己,你当时有没有怕心,是一颗纯净的只想救人的心吗?”我不吱声了,向内找一找:最近学法少了,发正念也少了,常人心也比以前多了,在这种情况下做事是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的。

三、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跟上正法進程

现在我和同修利用暑假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我最喜欢背颂师父《洪吟(二)》里的那首《坚定》了:“觉悟者出世为尊 精修者心笃圆满 巨难之中要坚定 精進之意不可转”。我觉得我進步很快,我现在又能双盘了,我会用法来衡量一切了。

2004年9月,爸爸在同修整体的营救下堂堂正正的回来了,但是被邪恶打了一种不明药物,现在不能行走,记忆力丧失,全身几乎瘫痪,躺在床上,有时候他不理解妈妈为什么这么忙,我从中就会调节一下,告诉爸爸,妈妈是在做最伟大的事、最神圣的事,你怎么能用人情去看问题呢?你是不是太自私了。这时候爸爸就不吱声了。妈妈很忙,没有时间照顾爸爸,我就和奶奶在家照顾爸爸,跟他学法、炼功,并且把他扶出去晒晒太阳。我们这一家人也算整体配合吧!

现在我虽然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但我会继续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修好自己,发正念、讲真象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