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事一理明悟玄机(二)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接上文)

8.戒备心不是善心

一次,一位同修问我一些真象制作方面的事情,我出于安全考虑没有告诉他,后来自己感觉不太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再后来,我无意中问另一位同修关于做资料的事情,他很不高兴,表现出一种很强的戒备心理,我当时感觉很不舒服,但是我又觉得人家也没有错,他是在为法负责呀。

近来有一天打坐中,我突然悟到:我们都错了,因为我们的心是戒备对方,有反感的成份,是恶的,不是善的。我问自己:是出于什么我们不告诉别的同修一些资料点的事情呢?一是出于为了资料点负责,也就是为法负责,二是为了同修好,一旦他没有修好口或者是一旦被邪恶胁迫说出资料点,可能他造的业就太大了。

出于这两个原因我们不告诉同修,这是对同修最大的善,我们是按照最安全的方法做,按照安全原则在做,没有对同修另眼看待,由此我知道,原来我感觉的那种不舒服是有“恶”在作怪。

不是戒备,是善念。

9.走出自责

我曾经犯过个人修炼中的我认为很严重的错误,错误过后我怎么也不能从新精進起来,很是苦恼。后来,我想这些都是邪恶控制思想业干的,我只是当时没有战胜它们,我不会再让它们的控制得逞了,我不承认它们,我要做好,我能做好,我一定能战胜它们,由此,我从严重的自责中走了出来。我看到目前有的同修因为以前有的错误一直处于自责之中,很是为他们着急,我们是错了,但是不是没有机会,师父还给我们机会,如果我们放过机会,那就真的入了邪恶的圈套了。

《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我告诉他错了,那么他又陷于一种自责之中去了,又跑到另外一个极端上去执著,而魔趁机又利用他这个不正确的心,在干扰他。”

《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邪恶会利用你的情来加剧迫害你,使你的欲望执著特别的重,以至于你把握不好走入邪路。师父看到了这一点。如果你还能够走好、修好,这个罪就都是那邪恶的;如果你还走不好,罪就是你自己的。”

《北美巡回讲法》:“而表面是被邪恶生命操纵带动着干了一些坏事,是因为有执著心被邪的生命所利用了,所以我会把大法弟子的本质提出去。而安排操纵大法弟子表面干坏事的旧势力与那些被旧势力利用直接迫害大法的邪恶生命都将被削去果位,削去一切能力,打入被其迫害的大法弟子由业力与各种后天形成的观念构成的那部分人身中,这部分人身都是将要在新陈代谢中去掉的,也就是被它们利用的那部分,打入后一起下地狱,因为真正的坏事是旧势力利用邪恶的生命操纵人的业力和观念干的,使我的弟子当初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带回去,同时哪,回去以后,他所代表的庞大的天体全是空的,没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为他没修好,一切都变坏了,都淘汰掉了,只有再造了。”

10.法的威德赐予弟子

刚刚正法修炼的时候,怕心很重,由此也冒出一个念头:“师父讲,正法洪势一过来就会淘汰抵触大法的生命,所以我们就要讲真象救度世人,可是我这样去做就会不安全了,为什么不能凭借大法的智慧和法力救度或者淘汰生命呢?这就不用我们冒着危险讲真象救人了?”在这种思想的带动下,我一直处于观望状态,不能在正法修炼中精進实修,通过大量学法逐渐明白了:法是定的,是不变不破的,我们同化大法,成为法中的一个粒子,就是有这个责任,是法把他的威德给了我们,把法的神圣给了我们,所以我们被称做“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就是为法负责的生命,是宇宙中最高的荣誉。说的再白一点的理解就是,法有这个法力和智慧,但大法把这个法力和智慧给了我们,从而让我们成为其中的一个粒子。

《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给你安排的这条路是宇宙中有这样的因素给了你,让你来走。”“你辜负了这宇宙对你的重托,这不是一件小事。”

11.上下贯穿的标准

在讲真象过程中,经常有常人问我:“说大法好就能被救度,为什么?”,近来,又有许多常人问:“说邪党好就会被淘汰,为什么?”我一时不能用人的道理解释清,因为谈太高又怕人接受不了。

《转法轮》中讲:“……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我悟到这个人能不能分清好坏是可不可度的必要条件,用人的俗话讲就是:知道好赖。试想,如果一个人不知道好坏是非,人们就会说这个人“混帐”,不配做人,因为人是有做人的标准的。

我悟到:真善忍在人世间是最美好的道德标准,在明白了真象后,如果人去否定他,那么这个人就绝对不是一个好人。举例来说,真善忍就像一个房屋的最完美最坚固基石,如果人诋毁他、毁坏他,那么房屋就会倒塌,人就会失去自我生存的空间;相反,共产邪灵是人世间最坏的,它残害了无数生命,剥夺了所有人的精神自由,坑害了所有人的良知,可是有人却认为它是好的,这个人能是一个好人吗?虽然被蒙蔽,可是《九评》的神符给你了,你还不清醒,怎么是一个善良的生命呢?这也像一个恶魔残害生命并毁坏生命赖以生存的房屋,你却称赞这个恶魔,那么你是个什么生命呢?不就是人所说的“不知道好赖”吗?!不就是不配做人了吗?!

说白了,你诋毁最好的,你喜欢最坏的,你就不配做人了,就是法所淘汰的,这个标准可以说是对众生最大的慈悲。

从神的角度说是,对正法的态度就是生命被留与不留的标准,这样说可能人不理解,但是法是贯穿的,在人的这一层,也是能让众生理解的。

《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大法能度人,能造就宇宙的一切,有他不同层次的法理,每一层法理都与整部法是贯穿的,上下贯穿的,内外贯穿,微观与宏观贯穿,互相贯穿的,任何层次都能单独贯通,所以这个法站在哪一个角度讲他都是圆容的,能说得清的,不破的,在法理上能够圆满说清一切的。因为宇宙都是他造就的,当然他能圆满的表现真理的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12.变化与对应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们经常发现身边的一些常人对大法的态度经常变化,为此有的同修很困惑,影响了救度世人的精進之心,这说明我们很多同修存在一种求目地的心,愿意有一个理想中的结果,把常人的变化作为一个目地来求,旧势力就此钻空子捣乱。其实,我们是做我们应该做的,不求什么结果,当然没有能让众生理解法的美好是很遗憾,我们也非常应该向内找自己,有没有自己的原因,進而提高上来,但是,我们不能把“意愿”当成慈悲,得到结果就高兴,否则就扫兴。佛、菩萨遇到这种情况会这样吗?

我这个小题目要说的是,“没有变化”是你的感觉,是人的感觉,你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变化,这是从我们这个人的表面说的;往深层来说,现在的每一常人几乎都对应着无数大穹里的生命,刚刚听你讲过真象的生命很多得救了,可是,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又会有更多的生命要得救度,他们依然不知道大法的真象,依然需要我们不断的去讲真象,所以这就造成了对应无数众生的人的表面态度不断的变化,变化不等于以前的众生未得救度,是需要救度更多的生命。

13.正念的我

有一段时间,证实大法的工作很忙,学法与做事发生了时间上的冲突,我就决定在现有的睡眠中挤时间,晚睡一个多小时或者是早起一个多小时(我原来是晚上零点发完正念后睡觉,早上5点起床)。

做常人时,我有个毛病,只要是过了凌晨1点左右睡觉或早晨4点以前起床,身体肯定会发烧,这一次对我是一个考验,我想我现在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不再是原来的我了,我是不受这个空间的理制约的,我不应该出现以前的状态,如果出现就是邪恶演化的,我坚决不承认。

接下来的几天还是出现了微弱的发烧症状,但是我坚决不承认它,那是邪恶演化的,不是我的状态,很快症状就消失了。虽然睡眠减少了,但是精神状态很好。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是出现了演化的状态呢?后来我悟到:是我的“如果出现就是邪恶演化的,我坚决不承认。”这一念就是对它的承认,等于是给邪恶留出了空间。

平时在我们的每一件事情上,几乎都有类似的问题,需要我们转变过去的观念,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神。我的理解是:你把你自己视为人,你就是人,你把你自己视为神,你就是神,做不好的是表面观念所为,做为我们修炼中的神,要做的是如何分清,哪个是自己,哪个是它们。比如,我有一次感觉:“今天状态不太好”,可我突然意识到这一念不对,我是神,怎么会有不好的状态呢?不好的状态是邪恶干扰演化的,此时的思想立刻清晰起来,状态马上就变了,正念非常强大;还有,我的膝盖很痛,盘不上腿三年。后来,同修提醒我:“把它视为别人,疼的不是你,你是神!”,我坚持盘腿,开始很痛,但我坚持此念,腿真的不疼了。(我建议同修再次看一下第173期<明慧周刊>的文章“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 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安排”)

我们的每一个念头可能都会带来许多方面的变化,而我们有时却茫然不知,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整体是太需要重视了,把自己定好位——你是神!反观上面的几个故事中,也有这个法理的表现在里面。比如,《默认》、《小鸡之死》、 《人的门与神的念》、《间隔》。

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上的一点认识,有的是想从一个侧面有助同修正法修炼,在写作的过程当中,自己也感到对一些法理有了進一步的认识,但有些似乎还是没有完全表达出来,愿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