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丈夫的变化感悟退党的重要性


【明慧网2005年8月19日】丈夫的家是在毛执政杀人如麻的年代度过来的,“地主成份”、“父亲有历史问题”等等饱经风霜的生活,使他们养成了胆小怕事的习惯,处事小心谨慎,生怕一有闪失,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我于97喜得大法,修炼几年来身心的巨变使家人有目共睹。但99年7.20以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制造的红色恐怖笼罩了我的小家。我曾五次被绑架至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三次被绑架至洗脑班,四次被非法抄家,被巨额罚款。这无休止的迫害,使我的小家难以承受。

丈夫把这些迫害都归罪于我,在家中把我视为异己分子。每当听到我与人闲聊时谈及法轮功修炼等问题时,他就会恼羞成怒:“一家人没让你折腾死还算命大,几年来陪着你在刀尖上过日子,你成心是不让我们活了。”如听到我与他人谈及西方自由体制国家的文明富裕、信仰及人权自由时,他就说:“你崇洋媚外,有本事出国当卖国贼。”听到我与他人谈及社会上的不良现象时,他立即制止说:“这些事让别人去说,你不要说。”他并限制我看明慧资料,不让我与同修来往。丈夫这种表现,给我证实大法带来了障碍,一时间使我一筹莫展。

今年农历新年后,我读了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后,体会到《九评》就像一付精密窥视器,让我们清晰的窥视到邪灵恶党文化的毒素渗透在每个中国人的细胞骨髓血管内,使国人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理智不清,黑白颠倒,正义不存。

找到了症结之后,我就一方面对丈夫发正念清除其党毒素,一方面给他讲《九评》的内容,揭露恶党不光彩的假恶暴的历史。之后,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随之而来的三退大潮开始。我就找机会抓时机劝说丈夫退党,通过两次相劝,他就决定了退党。

在网上声明退出之后,丈夫像换了个人似的,一改常态。夏天在门前乘凉他敢在众人面前揭露恶党不光彩的假恶暴历史,现实恶党欺骗民众粉饰太平的种种恶性,件件事例。他并对我表示:明慧资料该看就看。

从丈夫的这些变化中,我体会到:只有把“恶党衣扒光”(《洪吟(二)》),认清恶党本质,声明脱离恶党,才能摆脱恶党的控制,消除恶党毒素,解体邪灵附体,达到“世人能醒正念出”(《洪吟(二)》)的效果。

如今在我们地区仍有儿子反对母亲修炼,将宝书烧毁;丈夫反对妻子修炼,当妻子盘腿打坐时,丈夫将一盆冷水(冬天)从头泼下。在此,我写出感悟,意在与同修切磋,以期那些仍在承受家庭暴力困扰的同修早日摆脱困境,给自己营造一个宽松的修炼与正法环境,做好师尊交待的三件事,早日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个人点滴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