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否定旧势力的理解


【明慧网2005年8月2日】师尊在《2004年芝加哥讲法》中告诉我们:“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怎样按照师尊的要求,坚决、彻底的否定旧势力,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修好自己呢?

首先应该认清什么是旧势力。我从法中悟到,所谓旧势力,实际上就是主宰旧宇宙的层层天体中的一部份佛、道、神。因为它们是按照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在行事,“在帮我的同时它们都隐藏了保护它们自己的私心,都想要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谁都不想动自己,甚至于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在北美巡回讲法》)如果没有正法这件事,没有师尊的洪大慈悲,他们在“成、住、坏、灭”的过程中已经不存在了。这就是我们否定它们的安排,乃至否定它们本身的根据。它们要想获救,就必须同化大法。

重要的是大法弟子在助师世间行中,在做好三件事中,需要按照新宇宙无私无我,圆容不破的理修好自己、提高自己。如果大法弟子只想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甚至也想“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那不是和旧势力一样了么?符合了旧势力的理又怎么能否定得了旧势力呢?

要坚决、彻底的否定旧势力,就必须“从内心认识法”,坚定不移的相信师尊,一思一念都用“真、善、忍”来衡量,看自己哪里做的不足,尽快改正。这就是真正的否定了旧势力。这虽然很难,但大法弟子必须做到,也一定能做到。师尊一再告诉我们:学法,学法,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最值得我们思考和注意的是为什么旧势力能干扰、迫害得了大法弟子。

我想,如果我们对师尊不够相信,对大法不够坚定,或带着执著心去追求什么,而不考虑其后果对洪法是否有利,对众生了解真象是否有益,那么就可能被邪恶钻空子干扰、迫害,就有可能给正法带来损失甚至无意之中起了破坏法的作用。这是很痛心的!这是我们每个同修都应十分注意的。

我们只有深入学法,不断精进,不断加深从内心认识法,不断使自己的本质向佛性一面转化,才能避免邪恶的干扰、迫害。我在讲真象过程中曾有一段时间忽视学法,只追求表面的讲真象工作,忽视向内修自己,只注重向外求,找外边的原因,因而遇到很大阻力。越是起了干事的心,越静不下心来学法,就越不理智,好象心中没有了“真、善、忍”,只有追求要做的事,甚至思想深处产生了动摇、怀疑的念头。这就是旧势力的因素和其它坏东西在起作用了。再走下去,可能接踵而来的就是邪恶的迫害……。 就在我徘徊、苦恼、不理智、面临严重危险之时,极偶然的读了一篇短文。

“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地下室里,英国圣公会主教的墓碑上写着这样的文字:当我年轻自由的时候我的想象力没有任何局限,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逐渐成熟理智的时候,我发现这个世界是不可改变的。于是我把眼光放得短浅了一些,那就只改变我的国家吧。但是我的国家似乎也是无法改变的。

当我迟暮之年的时候,抱着最后一丝努力的希望,我决定只改变我的家庭、我亲近的人——但是,唉!他们根本不接受改变。

现在,当我临终之时,我才突然意识到,如果起初我只改变自己,我就可以依次改变我的家人。然后,通过他们的激发和鼓励,我也许就能改变我的国家。再接下来,谁又知道呢?也许我连整个世界都可以改造。”

以前这类文章我是不屑看的。师尊告诉我们,历史上的一切文化及宗教都是为正法奠定文化的,我才用来借鉴。

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通过常人中的例子点化我向内找。我好象一下子领悟了大法的玄妙深奥,进一步懂得了向内找、修自己的巨大意义——首先改变自己,使自己符合“真、善、忍”的要求,只有自己是个真正的修大法之人,学法时才能真正理解法(不用常人心去理解法),发正念时才会有威力,讲真象时才会取得好的效果。

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提高了心性,讲真象的环境好了起来,人们的态度也变了。

师尊在2005年《芝加哥市讲法》中告诉我们“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我从法中悟到公审×××不是大法弟子追求的目标,“九评”也不是大法弟子要推翻××党,那都是常人之事,大法弟子不应执著和追求。大法弟子只是真心的为了救度众生,为了使众生了解××党的邪恶本质,认清其真实面目,从而使众生能认清真象,能够获救而已。

我们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是助师世间行,救度那些还能救度的众生,根本不管人间事的。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守心性、去执著、坚定正念,使自己变得更纯净。面对艰难险阻,重重困苦,无怨无恨;面对世人的误解、讥讽、打击、甚至生命危险,毫不动摇,一无所求。发自救人的真心为众生讲真象,不执著于非得让其接受;听不听由他,信不信由他,我无遗憾。“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境界》)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够做到放弃常人之心,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不执著于公审××× ,不执著于解体××党,不执著于个人圆满……,完全是为了救度众生,别无他求,旧势力的因素还能起作用么?那些所剩无几的邪恶生命还能干扰迫害得了我们么?

目前在高层旧势力已经被销毁了的情况下,间隔中最表面空间所剩无几的邪恶之所以还能干扰、迫害得了我们,那不就是我们大法弟子没有从本质上改变所造成的么?虽然我们在不断的发正念中否定旧势力,可是旧势力的残余就溶在我们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之中,如果我们不能用“真、善、忍”来归正我们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反而还认为那是我们自己(实际上那不是真的自己,而是“假我”),那么它就在一思一念中左右“假我”,使“假我”按照旧势力的安排走下去,那就可能因为偏离大法而被干扰被迫害。其实就是因为我们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自己,没有走正,邪恶才能够钻空子干扰、迫害。这是值得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认真思考的。

师尊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解法部份告诫我们“如果在中国大陆这场迫害开始的时候,大法弟子都能够象现在这样做的比较正,这场迫害它发动不起来,那些邪恶瞬间就会销毁掉,人间不是它们逞恶的地方。”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亡羊补牢犹未晚。

目前的时间是师尊慈悲,留给大法弟子走好特殊的修炼道路用的。我们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自己,使自己完全符合新宇宙的标准,那么一切邪恶因素会瞬间解体。

个人所悟,请同修斧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