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在面对警察及讲真象中对众生负责的问题


【明慧网2005年8月21日】我知道邪恶在中国大陆监狱里和社会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疯狂的,我本人因为助师正法也進过监狱,但是我从来不说邪恶二字。我是这样做的:不管是在监狱或者是派出所;不管哪个警察问我问题时,我首先没有争斗心,没有恨,而且用真诚待他,最大限度的符合他们的接受能力,就是跟他讲真象,而且真能做到以理服人,一般的警察都被善化了,而有个别魔性大的,受党文化毒害深的人,只要他能听下去,在道理上他都说不出什么来。

记得有一次,因为发资料被发现后关在看守所里,警察开始审问我,我一言不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他们见我什么也不说,就扬言把谁谁叫来(据说此人是一恶棍,专打法轮功学员,心黑手辣,有学员被打得大小便失禁)。我没有害怕,就觉得自己很神圣,此时我想起济公的故事,心想,你要打我就叫你痛。(当时,师父还没有发表“什么是功能”的经文)这时,有个警察,大概是个局长,他对我说:“以前有的法轮功学员骂我邪恶、是坏人等。”我对他说:“我不骂你。”他说:“你为什么不骂我呢?”我说:“我们师父不让我们骂人,你好你坏我也没见,再说了,你好你坏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干,我骂你做什么?”有个警察打了我一巴掌,那个局长就说:“不要打她。”

我在被抓的过程中,说也奇怪,他们都来问我他们不理解的问题,一个问这些问题走了,另一个又来问,就这样,很多的人進来不止一次,很多次的问。这时我才明白,他们天天抓大法弟子,都是在江氏集团的欺骗煽动下,对大法的抵触心理的作用下,在做着害人害己的事,是很可怜的。我经常这样告诉警察:“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修炼人,我们叫你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是因为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你想想“真”不好吗?“善”不好吗?遇事忍耐不好吗?即使你不修炼,你做不到“真善忍”,我想你也希望别人善待你呀,你能认可“真善忍”宇宙大法,你的身体、生活、事业都会慢慢的走向良性循环,谁不想自己前途光明,工作顺利?我这样讲,不是为你们好吗?”

那个局长说:“照你这么说,这××党不行了?”我说:“历史就是这样,当一种事物变坏了,它自己就走向灭亡。我们去中南海告诉××党的领导人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是去挽救他们,他们听不懂。我们也不能放弃人民呀,我们得救度那些可度之人呀,叫他们明白大法好后,做出明智的选择,选择光明与永生。”我看到那个当官的真的被感动了。有的同修不能用善心去和警察讲道理,用恶的一面和警察对抗,往往触动他们的魔性,使他们行起恶来,自己吃了苦,他也造了业,你不光没救了他,反而推了他一把。我认为,不管我们在哪里,都是为了救度众生。我对他们做到了真诚,我也要求那个局长对我也真诚,他答应放了我。在这过程中,他不敢面对我,就让我的家人为难我,非让我说出资料从哪里来的,我说是我自己做的,与他人无干,最后他们放了我。

我在做大法工作、讲真象、劝三退时,除了个别人都很成功。对方多数都说我口才好,讲得既深刻又明了。有很多同修都让我去跟他们知道的人讲,到工地跟很多人讲,几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到现在跟人讲真象时,不用去想,张口即来,都能和法联上,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我心里想着救度世人,师父就给我智慧。我还善于从对方那里搜集讲真象的素材和对讲真象有利的民间传奇故事,不断的来丰富自己讲真象的素材与经验。我每一次的面对众生后,在法理上都得到了升华与提高。

很多弟子,谈起他讲真象和劝退时,对方不接受,并说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他们就说,这个人邪着哩、甚至说叫他遭报去吧、不可救药了等等。我很难过,这时我都要说出我的看法,我只是把另外空间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烂鬼、坏神、邪恶的旧势力黑手、共产邪灵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及帮凶说成是邪恶,在发正念时清除它们,平时一概不提邪恶二字:(1)我不让它干扰我的正念,(2)我不承认它,我的场中不要它,我就要纯正,因为纯正才能发出正念。(3)大法弟子说出的话是有能量的,不要去加强邪恶的因素和能量。在救度众生时,确实有的众生表现得很邪,应只是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我不让自己心中有他邪恶的念头,因为他们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我认为同修随便说哪一个不听真象的人——邪恶,就是往邪恶那面推他。无意中壮大了邪恶势力,也加大了救度众生的难度。

现在在劝三退这件事情中,每个世人都面临着生死的抉择,特别是党员干部,触动了他们的魔性,它能不表露出来吗?在这紧要关头,他能不动心吗?所以他的表现是正常的。我们同修一遇到点困难就不负责任的说:“这个人邪,那个人恶,那个人不可救了。”其实当前大法弟子的劝退進度不是太快,这种表现也是一种潜在的消极因素。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认为一个弟子不负责任的说,两个弟子说,现在又有多少人不是这样说?这个场还小吗?这还不遂邪恶的心吗?师父在《转法轮》“心一定要正”中讲:“有的人问我说:老师,我炼法轮大法了,我对《周易》或者算命这些东西挺感兴趣的,我还能不能用呀?这么说吧,你如果要是带了一定能量,你讲出的话要起作用的。不是那么回事,也给人家说成那么回事了,那么你可能就做了坏事了。一个常人是非常弱的,他所存在的信息都是不稳定的,很可能发生一些改变。你张嘴给人家说出来了,可能那一难就存在了。”

我们是师父的弟子,应该用法来衡量一切。再说过去常人中的好人就有这样的说法:就是不随便骂自己的孩子赖话,就是怕做长辈的用嘴把孩子封坏了(就象皇上封这封那的意思一样)何况我们大法弟子的话了,我悟到这不是小事。在讲真象、劝三退时,要尽量的把真象讲清,这才是众生接受大法的根本所在,如果自己讲不清或其它原因使对方抵触了,就带着不易察觉的怨恨心理,不负责任的说,实质上就是给对方下定义,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我们要把住一次讲不通,两次讲,只要对方听進去了,就没白讲,再加上发正念,就在解体他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

我们在意念中要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得救。即使有个别人真的不能得度,那也是他自己的原因,至少我们没有往邪恶一方推他,我们问心无愧,我就是这样想的。在我身边的同修,都比较认同我的做法。所以我看到正法到了这个时候了,全国有许多地区出现同修被抓、资料点被破坏。我们整体是不是有漏?出现问题向内找,找到根子上没有?如果这个是恶警,那个是坏人,我们还去救谁。这只是我个人不成熟的认识,提出来与同修切磋,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