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图)


【明慧网2005年8月22日】正法修炼已经走过六年多了,在这六年多的正法修炼过程中,我和所有同修一样经历了许许多多,其中有一段非常神奇的经历,现在写出来,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与精心呵护,并以此证实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手铐铐不住大法弟子

2002年5月24日,我和两名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被当地警察绑架,把我强行送到看守所。我進行绝食抗议,要求他们无条件释放我,后来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指定医院。在医院他们强行给我注射药物,4个警察(都是20几岁年轻体壮的男警察)和一个医生把我按在床上,我绝不配合,无奈他们人多,最后还是被强行扎上了点滴。然后他们把我没扎点滴的手和两脚都铐在床上就离去了。当时我心中只有一念,我一定要把针拔下,我把铐着的手往下一拽,手铐叭一下就开了,警察在监视器里看到了,急冲冲的来到我的房间,站在门口不敢往里進,面部表情非常紧张,大声的对我说你不要到窗户那去。看来警察已被吓晕了,我的腿还铐在床上怎么能走路呢?后来又来了两个警察,他们小心翼翼的试探着来到我床前,拿起手铐左看右看。借此机会我又一次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大法是超常的,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们静静的听着,然后一句话也没说默默的离开了。从他们的表情中完全可以看出他们相信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二、死人床绑不住大法弟子

第二天,一个小头头说:“手铐铐不住,这回把她绑在法轮功床上”。他所说的法轮功床就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专制的刑具,叫死人床。4、5个警察把我死死的绑在死人床上,并把我的双臂反掰下去铐在床腿上,我的整个身体和床形成了一体,一动也动不了。警察在往床上绑我时,边用绳子使劲勒边说不是大法弟子吗,你师父对你太好了,你不能承受吗,这回我让你好好承受承受。”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嫉妒大法弟子,利用警察的嘴在发泄。不一会我的双臂又疼又麻,我的后背也觉不舒服,腰也有点疼。但当时我没有去感受这种疼痛,也没有想这样绑下去能不能承受的了,只是在想自己能生逢大法洪传时期并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太荣幸了,并能助师正法,这是何等的殊荣!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疼痛的感觉没了,進入了炼静功入定的状态,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存在了,非常舒服非常美妙,在这种美妙的状态中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后来我听一个警察说已经三天了,听说她老公是老外,别死在床上弄不好,我们还得担责任,放下来吧。

  
酷刑示意图

三、摧残不了大法弟子

他们把我从死人床上放下来后,又把我送到北京市公安局医院,那里是迫害大法弟子最残酷的地方。在公安局医院地下室里他们给我施加酷刑,進行更加残酷摧残迫害。

好几个警察把我按在床上,手脚向四个方向使劲的抻,把身体抻的很直,然后用手铐把手腕脚脖铐在4个床脚上。当时我的脚上还戴着几十公斤重的脚镣,脚镣的大铁环卡在脚踝骨上再用手铐铐上,真是疼痛难忍,而且手脖当时就被手铐卡出了血。其中一个警察说:“这哪是对待人,简直象杀猪。”然后他们又从鼻子里给我插上胃管,强行灌食。灌完食后他们故意不把胃管系好,灌到胃里的东西全都返了出来,肩头上脖子上全都是返出来的粘乎乎的脏东西。他们不放我下来上厕所、给我插上排尿管。那些天正赶上我来例假,他们把我下半身衣服扒光,身下铺上塑料布。当时北京的气温在35、36度,地下室里,没有窗户,更没有通风设备,闷热潮湿,腥臭难闻。我满身是汗,身下被潮乎乎的分泌物浸着,肩头和脖子上返出的脏东西散发出难闻的气味。他们就这样绑了我近20天。在这段时间里,每当我感到疼痛难忍时,我就会不知不觉的睡着,睡着后我感到很舒适,没有被铐在床上的感觉,可以翻身,胳膊腿都可以自由活动。有一天我在似睡非睡时,看见一条大蛇张着血盆大口,在空中向我直扑过来,我一点怕的感觉也没有,静静的看着,当这条大蛇接近我时,从我身上突然弹出一把剑,直射血盆大口,那条蛇被直挺挺穿在剑上。我睁眼一看周围一切照旧。我明白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不但有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的保护,而且还有护法器。

我的房间离厕所很近,后面有一个大抽风机,每天24小时不停的转,噪音非常大。一天早上我被噪音吵醒,心脏感到异常难受,身上出满了汗,身下也感到剧烈疼痛,不一会心脏也开始剧烈的疼痛并伴有一阵紧似一阵的剧烈难受,就象一个人被装在坛子里,坛口被封死,马上要窒息的感觉,我体验到了人在崩溃前的那种滋味,我的承受能力到了极限。就在这时我脑子里出现了师父《苦其心志》这首诗,我开始背,背了几遍后我感到心脏有些轻松。我继续背,感到心脏在旋转,继续背,心脏旋转的越来越快,面积也越来越大,后来我感到整个身体都转了起来,刚才那种难受的感觉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非常舒服、非常美妙的感觉。伟大的师尊又给了我一次生命。

事隔三年多了,每当我想起这段经历,我都会泪流满面。伟大慈悲的师尊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为宇宙的众生、为世人承受着我们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一切。正如师父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里讲的:“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师尊的恩我们永远也无法报答,我们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师尊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