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底我在北京密云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3日】1999年7月20日清晨,警察以传我到派出所谈话为由,将我强行带到派出所,提出不许到外面炼功,不许到天安门说明真象,并要求写出书面保证。由于我不配合,不写书面保证,因此被非法关押24小时。

2000年10月,我到天安门去证实法,警察向我索要身份证,我说没带,他们上来就抓我。我高声连喊“法轮大法好!”,被不法警察抓上警车,一个警察很快拉上窗帘,另一个警察将我推到后车尾搡倒,一只穿着大皮鞋的脚踩到我头上,并恶狠狠的说:“你再喊我踩死你,”我对他说,“法轮大法就是好!”他瞪了我一眼,反而抬起脚转身走了。我和许多功友被绑架到前门派出所,晚上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在公安分局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12月28日,我再次到天安门证实法,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横幅,被警察一把抢走,趁他不提防,紧接着我又拿出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双手高高举起。后来我又被非法关到前门派出所。我和许多的大法弟子接连不断的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法轮大法清白!”声声惊天动地,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傍晚,我们被非法押到密云公安局,在那里我们受到了邪恶迫害。我被非法押送到刑警大队,关到一个房间,一个警察一边磨勾针,一边对我说:“等我做好这勾针就用它勾你”。另一个恶警逼我说出姓名住址,我不配合,他就把我按到地上猛抽我的嘴巴,抡起胳膊猛打我的胸部,又到处找电棍,没找着就强行扒掉我的上衣和棉皮鞋,把我拉到院子里光着脚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并把我的手铐在摩托车上,冻了1个多小时。

我不配合他们,不法警察们达不到目地气得大骂脏话,言语不堪入耳,还说真想用精神病院的重病人强奸我。我被非法押回到公安局,看到一个个大法弟子都是鼻青脸肿,除了牙齿,眼珠是白的,其余都是黑紫色。有一个东北女弟子告诉我,她受迫害的经过。她说恶警将她的袜子脱掉塞到她嘴里,逼着她光着脚呈半蹲式,双手平行伸向前方。恶警手持铁棍放到她屁服下面,屁股只要碰到棍就狠打,后来警察又用电棍电她,残酷的折磨她。另外一个同修告诉我,有两个年轻的长春女弟子被恶警扒的只剩下裤衩背心,恶警把她们用手铐吊起来,用勾针勾她们的胸部。勾针前端尖上带个小圈,勾针扎进后猛的往出一拉就带出一块肉,而且还对她俩拳打脚踢,疼的她俩满地打滚。

12月31日清晨,我们被分散关押,我被非法押到辽宁省锦州市凌海看守所,遭受的迫害更加严重。我们10名同修被劫持到刑警大队,分别关押逼问姓名和住址,恶警得不到结果就凶相毕露。一个恶警自称是刑警大队的队长,将我双臂反向背后拧成平行状,用绳子从脖颈处连同手臂狠命捆紧,他们又用双手高高的往上抬,顿时我感到肌肉被撕开一样巨痛,眼前发黑,大汗淋漓。他们一次次的往上提,就这样折磨了我好长时间,仍不肯罢休,又扒掉我的鞋袜,逼我直立式跪在地上,然后就用穿大皮鞋的脚轮番交替的在我的脚心脚趾处拼命的捻来捻去,又持续了很长时间。

后来,不法警察又拿来一把椅子,解开捆我的绳子,让我双手放两侧,双腿朝前座下,拿起铁锹把,不停的从双臂打到脚脖子。我疼的都没有喘气的机会,但我想,我绝不能配合,更不能被吓倒,我咬着牙连哼都不哼一声。恶警越打越气,伸手扯开我的头发,弄的乱七八糟,抡圆胳膊就开始抽我的嘴巴;他打累了就端来一盆凉水,用塑料拖鞋沾上水抽我脸;我的脸被打破流出血,他就擦再接着又打。恶警愤愤的说:你还真成了刘胡兰了,看我给你灌辣椒水,说着端来一杯水就强行往我嘴里灌,并对我说:“我给你灌了泻功药,现在你的功没有了,我再让你烧你们师父的像。”

恶警就开始找东西,当时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心想,我不能配合他,他掰不开我的手,我把双手紧紧的攥住,他蹲在地上掰我的手,嘴里还叨咕着说要把师父的像塞到我手上,可他费了半天劲连我一个手指都掰不开。他就到走廊里喊,一下子进来五六个警察,嘴里说我就不相信掰不开他的手。就七手八脚的轮着掰,结果没有一个人能掰开一点,他们只好灰溜溜的出去了。剩下的一个恶警只好自己点着了一个东西,他说是师父像,可我紧闭双眼,什么也没看见。他又对我说,“你们师父的像也烧了,你师父也不承认你是他的弟子了”,然后奸笑着。对于他使的欺人花招,我丝毫没有动心。

过了一会儿,恶警又拿起铁锹把打我,我对他说:“即便我犯了法,也有国法在管,你是警察不应该打人”,他说上级压的厉害,孩子老婆要吃饭,完不成任务饭碗就砸了,我说:“你也看到我们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把我打成这样可是我并不恨你。”他听了我的话,惊呆了说:“你不恨我?”我说:“不”,他又说:“你真的不恨我?”我说:“我知道你是被他们逼的”。他说:“太好了,谢谢你,我错了。”

话刚说完,恶警的魔性又上来了,嘴里骂骂咧咧的,接着又把三杯凉水倒入我的衣领里。我想他把上级对他施压的气愤无奈的撒到我身上来了,他好糊涂啊,当时我对他没有一丝的怨恨,只觉得他很可怜,直到晚上接到局长的电话,迫害才停止下来。

我们一直在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却遭到恶警的强行灌食和输液。

春节前夕,公安局长欺骗大法弟子,让我们打电话与家属联系,并发誓不通过我们的当地派出所和单位,直接由亲属接回家;如欺骗出门就让汽车轧死。结果他窃听了区号,并通知了我们所在地派出所。

我被劫持回当地后,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48小时,又被非法拘留近一个月,出来后仍被单位看管迫害,被强行勒索2000多元,后又被抓入洗脑班。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被假善的谎言钻了空子,却迷失了方向,好长一段时间离开大法。

后来我家盖房子,施工人员拆架子时,架子突然散了,一块又宽又厚的大木板直向弟弟的后腰撞来,我一把将弟弟搂在怀里,只见大铁管,大木板整个散架子直奔头顶压了下来,我来不及躲闪,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其他人也都吓懵了。几分钟过后,大家惊奇的发现我和弟弟,还有攀着架子上的施工人员都没有伤着,弟弟说我们捡了三条命。这时我才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立刻明白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并没有抛弃我,还在时刻看护我,保护我,是恩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