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清明节奇异梦境的警示


【明慧网2005年8月26日】1999年清明节的清晨,在朦胧之中,我感到自己跟很多朋友、同学一起从地面上突然出现的一个洞往下走,不知有谁说这是往地狱去的洞口。我感到往下走的路全是螺旋的,而且黑黑的令人恐怖。好不容易到了底了,看到一扇很大的铁棂子的黑门,里面传来阵阵哀号,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孩子,加上点点闪烁的鬼火,我感觉头皮发炸,催促同伴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个大殿上,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阎王殿吧。我们还见到了阎王。因为整个梦境都弥漫在一种恐怖的昏暗中,所以看不清阎王长什么样,只是觉得阎王很威严,很公道,无论是谁,到了他那儿就得接受他最公正的判决。于是我的同学、朋友一个接一个的听阎王宣判。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做的每一件好事和坏事在阎王那一本厚厚的册子里都有记载,哪怕是自己做的不可能让别人知道的事情阎王都知道。阎王就这样一件不落的品评,直说得这些人频频点头、心服口服,那就连平时最擅长伪装的人此时也无话可说。其中有一位是我的大学时代的班长,他是一个很油滑的人,在上学期间以耍小聪明出名。这人很善于伪装自己,当面一套,背后又一套,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可是当阎王给他一一列举他所犯的大大小小的罪行,并以此给他量刑时,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一个劲的点头,表示心悦诚服的接受判决。

等到审判完了,也没轮到我,我有点着急,就问阎王为什么不给我品评一下过失?阎王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你现在是修炼的人,归李洪志管,我暂时还管不了你。等你不修炼法轮大法了,我再管你。”此时,我从睡梦中惊醒,浑身大汗淋漓!

我自从1996年开始修炼以来,天目看不到任何东西,跟修炼有关的梦几乎没有,甚至连师尊的点化也比较少,当时,我就是凭着一个对大法的信在修。自从做过这个梦之后,我觉得修炼实在是太严肃了,如果修不成,那就是和那些浑浑噩噩的人一样生死轮回,业大了就是毁灭。只有坚定不移的修炼大法,才是我永恒的出路。后来,4.25万名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7.20恶首江××开动全部国家机器疯狂镇压法轮功等等,不断升级的迫害接踵而来,我才知道这是严肃的考验!

由于放不下常人中的名利情,我曾经走过弯路,在被非法关押中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众生、也对不起自己的坏事。当我被所谓的“转化”之后,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好象一下苍老了十岁,开始出现白发,后腰总感觉凉飕飕的。最痛苦的是当我被强迫干活时,时时刻刻感觉到背上好象趴了只大蜈蚣,又凉又痛,而且蜈蚣的每一个小爪都死死的嵌進肉里去。虽然我表面上“转化”了,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些发生在我身上的实实在在的变化──我招来了不好的东西吸取我的精华。而且中医讲,腰为肾府,是命门所在,主先天之本。我的命门都坏了,恐怕不知折了多少阳寿啊。

从劳教所释放后,通过同修的倾力帮助和自己的不断努力,我又从新回到了大法修炼的正路上来了,我的身体也在迅速的复原。现在,当我出去办事时,我从劳教所刚回来时办的身份证经常被人认为不是我本人,而且我经常被人误认为刚大学毕业的姑娘。

回想这几年的经历,我真的体会到师尊真的是从地狱里把我们捞起来的。如果我们没有做好我们该做的,辜负了这千万年的等待,不知会有多少的众生被毁灭,我们的下场也因为错过了这亘古未有的洪大慈悲而不知何等的悲惨!

那个在我梦中被阎王宣判的班长,通过拉关系、走后门,毕业以后留校任教。7.20以后,曾主动策划并实施了对他所辖班级的多个学生修炼者的迫害。他曾逼迫一名学生在上学和修炼之间做出选择,并逼迫不放弃修炼的学生自己写退学申请,他还将一位女学生从宿舍的二层床上拽下来送到洗脑班去迫害,他还强迫学生家长领走孩子而扣押了学生的学籍档案和户口,致使这些学生痛失学业,在中国这个连大学毕业生都难找工作的现实社会里,生存得更加艰难。但他曾经的风光很快就遭到博士妻子背弃的厄运而取代,几年过去了,依旧孑然一身,身心衰惫。

本来这个梦的经历我没有想写,我觉得这与那些修得好的同修看到的另外空间的殊胜美妙真是没法比。但我是想上進的,所以我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不断给自己以警示鞭策,也希望对同修有所借鉴。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