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警察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5年8月15日】

一、得法

自记事以来,我就对修炼和气功等感兴趣。小时候,我经常夜晚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月亮心驰神往,梦想着有一天能到月亮上去。在我7、8岁的时候,我听到过邻居的大人们聊天时说,天上有多少层天,地下有多少层地狱。人要是修炼好了就能得道成仙,要是干了不好的事,死后就会下到层层地狱,在地狱里受苦。当我十来岁时,我在一位同学家里如饥似渴地看了很多关于飞碟探索和特异功能的杂志。

由于我平时一直爱锻炼身体,1998年一天早晨我到广场上锻炼时,发现一群人排列整齐地在一起炼功。我立刻好奇地走过去,从他们的资料介绍中得知他们炼的是“真善忍”法轮大法,功法效果很好,很多癌症等危重病人炼功以后,病全部都好了。而且法轮功是义务教功,一分钱都不收。我心想,现在这个社会怎么可能有不收钱的气功呢?这么好的功法,教功竟然一分钱都不收,很可能是骗人的气功。于是我抱着怀疑的态度,跑到远处的栏杆边坐着,看着他们炼功。

不一会儿,炼功人群中走来一个中年男子,他又一次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把一本厚厚的《转法轮》书借给我看。我说,我与你素不相识,你不怕我看完书不还给你吗?他说我相信你。于是我回家后,利用了三天的时间看完了书。刚看完时,我对法轮功还是半信半疑。当看完第二遍时,我彻底被书中介绍的“真善忍”法理吸引住了。世上果真有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好好地学。自小到大我就是一个老实人,从来不喜欢搞些歪门邪道、溜须拍马之事。看到周围有很多人为人处事非常“精明”,我不想学也不愿意去学。我只想做一个老实、善良的本份人。

得法以后,我果断放弃了我以前练习多年的气功,一心一意地学习法轮功。因为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讲了“不但炼功和庙里修佛之间不能够混,修炼方法之间、气功与气功之间、宗教与宗教之间也不能够混。”在我带动下,我家里人很快都开始学习法轮功了,正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中所说的,“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每天晚上,只要有空,我们一家人一齐带着《转法轮》书去集体学法,互相切磋。每天早晨我们都尽量到广场和同修们一起集体炼功。冬天那么冷,我们都不戴手套在室外炼功,一点不感到手冷,反而感到两手热乎乎的。

刚开始时,我碍于情面,不愿意和同修们一道出去抛头露面洪法。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一文中写道,“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一文中写道,“还有很多新学大法的人在家偷偷的炼,怕别人知道不好意思,那么你想一想,这是一种什么心,一般的怕是个执著修炼中要修下去,而你怕别人知道你在学大法?修炼是很严肃的事,自己应该如何对待自己与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法理,很快去掉了怕心和情的干扰,积极地和同修们一道出去洪法,让更多的有缘人得法。

二、在重大考验中落下

99年7月20日后,在恶党江××邪恶的带领和指挥下,报纸、电视等新闻媒体上全部是邪恶的宣传和对大法的诽谤。刚开始时,凭着对法理的认识和坚信,我仍然在家里炼功,不相信邪恶的宣传和诽谤。不久,我们地区的公安机关在调查法轮功中知道了我也是炼功的,便开始了对我的迫害。先是政保科找我谈话,然后是本科室领导找我谈话,接着是局领导找我谈话。当他们找我谈话时,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努力证实大法的正确,而不是象电视、报纸宣传的那样。但是领导们声称,政府不准搞的东西就坚决不能搞,你作为一个警察,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否则就对你進行处理。

那些天,我度日如年,“真善忍”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就不能炼呢?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单位里,在家里,时时刻刻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对单位、对国家都有好处,为什么就不让我炼呢?这时父母都是没有工作的人,靠做一点小生意维持生活,他们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一辈子胆小怕事,他们都先后不炼了,还劝我不要炼,说:“你有一个铁饭碗的工作很不容易,我们都没有工作,你要是把工作搞掉了,我们老了靠谁养活啊。”就这样,在重大考验中我落下。

到了2004年,由于添了小孩,家务事多,我还要参加艰苦的自学考试学习,夫妻俩矛盾越来越多,不是吵嘴就是打架。基本上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最严重的一次,家里的东西摔得一塌糊涂,她手拿菜刀,我手拿木棍准备干仗,结果没干起来。最后结婚证书也撕了,小俩口准备签协议书离婚。后来在双方父母的调解下,婚没离成,但夫妻关系渐渐转为冷战,互相不理睬。我俩的婚姻就这样基本上处于破裂的边缘。

三、从新走上修炼之路

2005年5月份,我在互联网上浏览了一些有关外星人和飞碟探索的资料,从新勾起我对法轮大法的兴趣。我找到了一个老学员,通过她的介绍,我终于明白了那些电视、报纸上的宣传、采访都是虚假的宣传,完全不符合事实。她还给了我一些老师最新的讲法和大法资料。

回到家后,我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老师的一些最新讲法和有关资料。接着我在互联网上找到了突破网络封锁的破网软件,成功進入了介绍大法的“明慧网”。看到那些明慧网资料,我顿时象久别父母的孩子见到父母一样,热泪盈眶。我终于了解了事实真象。长久以来,我深受中共恶党的党文化毒害,总以为其党是正确的,受到电视上大量虚假宣传的蒙蔽。明白真象后,我顿时脱去了恶党套在我身上的一层壳。几年来心中的谜团和疑问全部解开了,心中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首先我找出以前珍藏的法轮功书籍,然后又从明慧网上下载了老师所有最新的讲法和有关资料。老师在讲法中讲了,每个学员都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真象”。而且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一再提醒弟子“多学法”。我想我有好几年没有学法了,我必须把学好法放在第一位,否则发正念和讲真象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甚至于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处理一些事情时就会流于一种常人的那种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了。”可见,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根本。只有学好法,同化法,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才能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殷切希望。

从新走上修炼道路的第一个月,我抽出大量时间来认真学习《转法轮》和老师最新讲法等。以前经常爱上网玩游戏和聊天等娱乐活动,我也全当作一种执著心去掉了。第二个月,我在继续学法的同时,开始按照老师的要求发正念和讲真象直到如今。下面把我近几个月的修炼情况写出,与同修们切磋。

(一)去掉怕心和对情的执著心。

当我一决定重新走上修炼道路时,各种干扰和考验都来了。老师在《精進要旨》“为谁而修”一文中写到,“有人在利用宣传工具一批评气功,学员中就有一部分人动摇不炼了,好像是利用宣传工具的人比佛法还高明了,好像是为别人而炼的。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

在我决定修炼后,我父母和亲戚们先后找我谈心,都一致要求我放弃修炼,不要因此把铁饭碗砸掉了,使得一家老小都跟着受罪。特别是我的母亲(已不修炼了),自小和我关系很亲密,对我是软硬兼施。见对我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要我看在一家老小的份上,要我放弃修炼。还说我不顾老父老母和小孩,是自私的表现,没有做到“善”。我就根据老师的法理和她据理力争。首先,我表明我坚定修炼的态度,我说“我就是死都要炼”。为了修炼大法,我死尚且不怕,还怕失去“警察”这个铁饭碗和这份稳定的工作吗?更不会害怕将来可能会有邪恶势力对我的迫害。母亲说我不顾父母和小孩,我说每个人都有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一个人的一生是上天早已安排好的,除非他走上修炼的道路才能改变他的人生。师父说了,“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如果我以后修炼好了,不修炼的父母和小孩等家人都会跟着受益的。当然我修炼的目地倒不是为了使你们受益,而是返本归真。我清醒地认识到母亲是想用“情”来干扰我。由于我修炼的态度非常坚定,虽然我没能完全说服母亲,但母亲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也只有默许我坚持修炼。通过这次过关,我去了以前存在的“怕”心,同时对情也看得比较淡了。

(二)妻子帮我提高心性,法轮佛法圆容了夫妻关系。

在我决定修炼大法后,妻子刚开始不支持我。她对我说,电视上都说了,炼法轮功会走火入魔,会自焚,会拿刀杀人。你搞不好哪天拿刀把我杀了吧?我耐心地对她讲真象:“那电视上的宣传都是××党骗人的。我们法轮大法从1992年开始传法,一直到1999年,从没听说哪个人因为炼功自焚和杀人的。那都是××党自编自导的骗局。我们法轮功讲‘真善忍’,根本不会自焚自杀,更不会拿刀杀人的。走火入魔是小说中夸张的描写,我们炼法轮功的从来都不会走火入魔的。”

妻子明白真象后,渐渐地不再反对我了。以前我不炼功时,我们俩几乎天天吵架、打架。现在我炼法轮功以后,当妻子发脾气骂我、打我时,我基本上都能做到“忍”,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刚开始她骂我时,我有时忍不住,立即回骂她。但骂过后,我立即省悟,我做错了,没有做到“忍”,我不应该骂她。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的“业力的转化”中谈到,“做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她骂我、打我,其实是她在帮我消业、帮我提高心性呢。我如果能够忍受,就能提高自己的心性,消去自己的业力,长功。当我从法理上清楚地明白后,我就能心平气和地忍受妻子的打和骂了,而且心里还感谢她呢。

当我真能提高自己的心性后,妻子也不再对我打和骂了。我积极地做好家务事,带好小孩,尽量多关心她,体贴她,夫妻俩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和去年的情况真是天壤之别,这都是法轮佛法改变了我的家庭,使我们夫妻俩的关系越来越和睦。妻子看到修炼法轮功改变了我,真切地感受到法轮功的好处,也就不反对我修炼法轮大法了。

(三)认真做好“发正念、讲真象”。

在学好法的同时,我努力做好“发正念、讲真象”。每天四个整点(即每天两个6点、两个12点)全球发正念时,我按照师父对发正念的要求认真发正念15分钟。如果有时间,其它的整点我也会发正念。

由于我的职业是警察,单位里对法轮功管得很严,对此事也很敏感,因此我间接地讲真象。师父在讲法中说过,要理智、智慧地讲真象。所以我在私下里和同事谈心时,常常以当前恶党和政府部门的贪污腐败为话题,揭露其党的假恶斗的本性,揭露其党破坏民族和传统文化,反人类、反宇宙的流氓本性。通过揭露中共恶党的行径,逐渐清除他们身上被恶党散布的毒素。我还告诉他们2002年6月在中国贵州境内发现一块二亿七千万年悠久岁月的“藏字石”,上有清晰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该处已被当地政府开辟为旅游区,但国内媒体只报道了前五个大字,不敢提“亡”字。我又谈到近几年中国境内瘟疫流行,一个接一个,如禽流感、口蹄疫、猪链球菌、炭疽等等。我还谈到佛教中的因果报应,向他们劝善。

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讲真象就比较直接了,我放下怕心,向老同学们介绍了法轮大法全世界洪传的盛况,分析了中共恶党把持的电视、报纸,没有丝毫的民主和自由,完全是一党专制的报导,电视上讲炼法轮功的人自焚、自杀、杀人等全部都是共产恶党的诬蔑和歪曲事实。修炼法轮大法讲究“真善忍”,怎么可能自杀甚至杀人呢。有一部份同学明白了真象后,不久就让我帮他们退党退团了。但也有一部份人受恶党蒙蔽太深,我想也只有以后有机会再和他们继续讲真象了。

还有几次到商店买东西时,我也是放下了怕心,理智、智慧地向店主和顾客讲真象,证实大法。我发觉,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我也是在逐渐修去我仍然存在的一点怕心。

我想我已经落下了几年,今后我在修炼的道路上更要勇猛精進,努力做好“学好法、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

个人层次有限,错漏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