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象中的一些感触


【明慧网2005年8月26日】我在讲真象过程中遇到这样几件事,讲出来望大法同修探讨、交流,使我们更加清醒、理智的讲清真象,救度更多的众生。

一、警惕讲真象时受诱骗

为了讲真象,一天下午我走進一家杂货铺,问老板娘有没有串竹块席的线卖,借机与老板娘搭讪,向她讲起真象来。不久老板也進货回来,大家一起听。

一会儿進来一位穿清洁工黄马褂的中年男子要买铁丝,听我在摆共产党怎么怎么时,他边听边点头表示赞同,并且还接过我的话头说:共产党就是这样,它需要什么人时就说什么人好,需要农民时,就说贫苦农民是最革命的阶级;需要工人时,就说工人阶级是革命领导阶级;需要知识分子时,就说知识分子是革命的先锋队。他滔滔不绝的把共产党的劣迹数落了一大堆,讲的都是《九评共产党》的内容,比我讲得还流利。我瞬间失去警惕,心想:在这儿遇上有缘人了。于是我進一步讲到江泽民怎么坏,这下他立刻打断我的话说:“我听你讲话就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你们就在搞政治,不然你怎么知道中央这些情况,肯定是从网上得来的。我要告你,马上就可以抓你,现在到处都有人监督。”事出突然,我当时脑子“轰”了一下,警觉的感到遇上共党安插的特务了,此时我想起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一文中的教导:“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我马上镇静下来,心想:此时再与他理论,便一面与他搭讪,观察他动静,只见他站那儿進行激烈思想斗争,想走又没走;另一方面,我在老板那儿倒开水请他喝,并机智的离开了。

讲真象以来,有师父助我一路顺风。这件事后,引起我的思考: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开展,邪恶烂鬼和共产邪灵虽被清除得所剩无几,成强弩之末,但共产邪党几十年整人的流氓手段更成熟毒辣。如今邪党招收一批批无业人员、打工仔、下岗工做协管员,安插在社会的每个角落,并用卧底引大法弟子上钩。讲真象的大法弟子遇到此种人小心受骗。恶党这样做,一方面暴露其手段阴险,治国无能,另一方面也给我们大法弟子以警示。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众生,不是去坐牢。所以我们得珍惜自己的人身,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资料散发做到有地放矢

这天,我到交通大学湖边去转一圈,碰到一位退休教师,我们闲谈中,我把话题引到法轮功上,就说:“你们校园风景这么好,平时练练功,散散步挺不错的。”他说:“是呀!也有练功的。”我说:“前段时间听说有所大学炼法轮功的老师被抓了。”他说:“我们学校没有被抓的,不过经常都会收到大量的法轮功资料传单什么的,我们收到就交学校统一处理掉。”我又问:“你们没看内容吗?”他答道:“没有,不看。”听到这儿我心凉了半截,不由使我想起我们小区保安曾说他们经常收到住户交来的很多法轮功资料。一位清洁工还说他在垃圾箱中捡到《九评共产党》的书。想到这些我感触颇深。

我们大法弟子费了多大的心血才将真象资料发到众生手中,结果却是这样出人意料。由此可感受到邪恶对众生毒害之深,邪党用粉饰后的歌舞升平的景象将众生死死拴在迷中,并不断制造众生对法轮功的恐惧、仇恨,这对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众生极为不利。我深知师父叫我们做好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事是每个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且大家都尽心尽力在做。不过在做事的同时,我认为还要注意收集反馈的信息,了解做真象的效果,不能把散发资料当作任务完成,见人就丢。目前在邪恶猖獗,资金紧缺,资料点不时遭破坏的情况下,我们的真象资料就更显紧缺。

为此个人有个小小建议:讲真象尽可能多采用面对面讲,听者更易明白。资料散发尽量有地放矢,目标准确,可先试探对方的文化层次,看书的需求,再因人而异发放资料,使每份资料都尽可能发挥其效应。这样既节约资金,又能让真正有缘人得救。

以上点滴感悟仅供同修参考,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