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时期不能忽视个人修炼


【明慧网2005年7月8日】我是一个年轻弟子,在大学里工作。前两天,有一个朋友找到我,想“帮助”我考硕士研究生。(因为在中国大陆,腐败、不正之风盛行,硕士研究生考试的专业课是由所报考的学校导师出题、导师批卷,这样只要买通其导师,考研就变得轻而易举了)。我当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后来我觉得这事不对劲儿,就去找同修切磋,看这样做符合不符合法。一切磋,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大法修炼者以“真、善、忍”指导修炼,怎么能通过走后门、透题考研呢?我忽然想起读高中的时候,要会考,会考的时候有很多要背的东西,很麻烦,同学们无论学习好坏都要琢磨着考试时怎么抄。有查考号看挨谁坐的,有准备小条的,也有准备直接把资料带進考场的。因为会考只是结业考试,监考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会考成绩是否优秀还是能否保送(免试)上大学的依据,所以才会造成抄袭的盛况。当时我们六七个同修开了个小法会,大家都对背书感到有些苦恼,其中还有学习成绩很差的同修,想通过会考有很大的困难,可是最后大家都坚决的达成一致:我们修炼人不能抄。

想起当时对待法、对待修炼,那么严肃,心态那么纯净,而今这个修炼初期很基本的问题我为什么还要特地来找同修切磋呢?真是惭愧。我知道我一定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才会招来这件事情,于是我向内找。

原因是我在单位的机关搞行政工作,没有如自己当初的愿望从事一线的教学工作,感觉当一个机关的小办事员不如当大学教师那么光彩。尤其在中国大陆的机关,一个小科员必须放低自己,接受领导和一些老同事的指手划脚。再加上单位因为知道我修炼大法,对我很多的待遇都不公,很多人欺负我,让我觉得心里不平衡。我总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应该有更好的工作、更高的地位,而不应该呆在机关这么一个腐朽的环境下。就是这么一颗名利心引起的事情。

正是这颗名利的驱使,这种对个人能力的执著,使我前一段时间想加盟连锁店,自己干点事业。还觉得想干什么是自己的事,与修炼没有直接关系。幸亏及时和同修切磋,认识到了自己的能力体现在证实法中,不应因为自己的执著而耽误了宝贵的正法修炼时间。那时候学法正好学到了“返修与借功”,师父说:“他以为给他这个功,是让他当气功师,发大财的,其实是让他修炼的。名利心一起来,他的心性实际上就掉下来了。”(《转法轮》第三讲)我一下子悟到了现在工作很清闲,时间是让我学法、证实法用的,不是让我在常人中创什么业,展现个人能力用的。

关于考研走后门的问题和另一位同修切磋后,她提出的一些观点让我在这件事情上又产生了摇摆,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我这么年轻,在高校工作,必须有学历,否则是吃不开的。如果我不努力学习,别人会觉得这个年轻人太不上進。同时我父母的社会地位高,本来对我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可是这几年由于中共迫害大法,我也屡遭迫害,父母跟着我操了很多心,吃了不少苦。如果我不在学业上有所成就,觉得对不起父母。而我做着大法的工作,如果花时间去学习的话会浪费大量的时间,不如走后门考上研究生,这样既能有时间证实法,又圆容了常人这一层法。

与讲真象无关的事情,腐败、社会的阴暗面我们可以不管,师父也说了我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炼,但是我们修炼的毕竟不能等同于常人。常人现在做什么我们不管,但是不等于我们可以像常人那样做,那还是修炼的人了吗?师父说人类的道德现在还在急速的向下滑着,如果滑到一定程度就不值得再救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难道我还要推波助澜吗?

我想到了师父在讲杀生的问题时,说:“有的人就想了:不能杀生了,我在家里是做饭的,我要不杀了,我们家人吃什么?这个具体问题我不管,我是给炼功人讲法,不是给常人随随便便讲如何生活的。具体问题怎么去做,那么就用大法去衡量,你觉得怎么做好,你就怎么做。”(《转法轮》第七讲)法正人间的时刻越来越近了,可我现在却还在为一个区区常人的硕士文凭动走后门的念。也许我为了做证实法的事,真的是实在没有时间考研究生,那相比我得到的,和一个修炼人圆满后将成就的果位,我连一个区区硕士文凭都舍不掉吗?难道还非要为此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吗?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才惊醒的意识到自己从本科毕业以后,考研究生已经几年了,好象每年都要把考研这件事提上日程来说一说,有时候花了大量的时间请假不工作在家里学习准备,但是每次都提到了走后门这条路,每次我都把考号交给了别人,以“我还小、拧不过家里”为借口,掩盖着自己想不劳而获的心。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没考上。看来这件事情已经持续干扰我好几年了,是时候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了。

我又联想到,最近有学员借钱想要通过走后门救出狱中的亲人同修。我和同修们切磋之后,坚持认为这样做不符合法,坚持要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做,与借钱的学员分歧很大。真是惭愧啊,为了我这颗私心。在同修生命垂危的时候,我知道行为要严格符合法,不能让旧势力黑手钻空子。可是事情落到我头上,就为了硕士学位,我就想不到要符合法了,还为自己找了那么多的借口。

回想当初刚开始修炼的时候,爱喝学校订的牛奶,每天订三袋,后来认为这是个执著,就不订了,做法虽然有点偏激,但那也体现了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心;那时在寒天冻地里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漫天飞雪,狂风大作,没有炼功音乐,也没把我们冻回去;现在求安逸,在温暖的居室里却常常偷懒不炼功;那时被同学诬告,老师找谈话都不肯为自己辩解一句,现在一个不小心就和家人干起来……师父的话在耳边叮咛着:“是呀,大家在讲清真象,很多事情做得很忙,也有许多事情要做,表现了大法弟子了不起的那一面,可是最基本的东西别忘了修掉啊。”(《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找出自己这么多执著,谢谢师父!谨与同修们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