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徐向东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徐向东、崔晓娟夫妇是大庆大法弟子。因为坚持要为法轮功说公平话,坚持修炼,崔晓娟早在99年12月底就被迫害致死;徐向东于2001年12月29日被非法判12年徒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现将徐向东一家遭受迫害的情况简介如下。

大法弟子徐向东,曾任大庆市开发区亿达公司的副经理。妻子崔晓娟是高级教师,在大庆石油管理局警校任职。97年夫妻二人相继走上修炼之路并义务担任辅导工作。

99年7月22日晚因省里无故抓人,夫妻二人与同修们去省政府,要求释放哈市被绑架的同修,结果被非法截至哈尔滨体育场。

之后他们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居住期间崔晓娟外出买水被绑架,关押在北京昌平拘留所一个月之久。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因不报姓名,遭恶警打骂并被罚在太阳下晒。徐向东单位的人去北京昌平认出崔晓娟并通知崔的单位。她的单位派人将其带回送至大庆拘留所。

半个月后,警校将她直接劫持到单位,逼其写保证,被拒绝。单位竟将她送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又将她劫至单位非法看管。12月30日单位目无宪法将她上报劳教,未获省里批准,又非法办理所谓的信访拘留3个月。单位派两人到崔晓娟家所在地派出所办理手续,同时将她也带了过来。当时去警校看望妈妈的孩子与妈妈一同回家取钱。孩子和妈妈在小屋里,妈妈让孩子数钱时她不堪忍受单位的不法折磨,坠楼而亡。当时警校派遣的两个人一个在她家楼道,一个在屋里。

徐向东在北京一直探寻妻子的下落,于10月8日返回本单位,结果被开发区送至萨尔图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又将他劫至友谊宾馆非法看管。因联合签名请愿一事,徐向东又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在此期间妻子被迫害致死。当他去看妻子遗体时,恶警只准他穿拖鞋,两个警察站在他的左右两侧再将他的左右手分别与两边的警察铐在一起,另一个警察还紧随其后。他在太平间只匆匆看了一眼便被带走。

徐向东父母千里迢迢来到大庆要求让儿子回家照顾孩子。一个月后他被释放。

2000年4月8日,大法弟子王斌因签名一事被拘留150多天后放回,在报社附近一饺子馆吃饭,几位同修请王斌夫妇吃饭后去报社歇息,被恶人举报。萨尔图分局以所谓的串联、聚会为名,将徐向东等9位大法弟子绑架。当晚7点徐向东被送至大庆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又在萨尔图区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半月才将其释放。

徐向东在家不得安宁,每天都遭派出所、单位电话骚扰、暗中跟踪监视。迫于此,徐向东流离失所去了北京。为去除民众头脑中对法轮功的误解,他由网上下载、印发真象资料,2001年1月22日他在北京房山地区被北京市公安局绑架。他因不报姓名遭毒打。后恶警们经查询从通缉令上认出他,便与当地分局和单位联系,由大庆开发区公安与单位领导将其带回当地。

3月1日徐向东被送至大庆看守所。由大庆市开发区公安局办案、萨尔图区检察院起诉、萨尔图区法院宣判,12月29日,徐向东被非法判重刑12年。徐向东坚决抵制迫害,自己写申诉材料反迫害。2002年3月徐向东被非法押送到哈尔滨监狱继续迫害。

2002年12月家人前往哈监探视,等候一天才匆匆见上一面。此时徐向东身体非常瘦弱。

徐向东的老母亲面对儿子一家家破人亡,又因长期思念儿子,忧郁成疾,于2003年9月8日含冤而逝。

2004年7月,哈尔滨监狱公然打死大法弟子王大源,为逃脱罪责,也怕其邪恶被曝光,哈尔滨监狱将大法弟子分成3部份,分别转押到大庆红卫星监狱、泰来监狱、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徐向东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

2004年9月,徐向东的老父亲去牡丹江监狱看望儿子,与儿子在狱中食堂吃饭,狱方派2个警察严密监管,远处还有4个警察时刻紧盯。父子交谈中稍有不慎老父亲便有被绑架的危险。

如今,徐向东年迈的父亲与徐向东年幼的儿子徐晚舟,一老一小艰难度日。当年仅13岁的晚舟目睹妈妈的惨死,而今爸爸又遭遇非法关押,失去双亲的关爱的他性格抑郁,伴随他的唯有苦恼和寂寞。每天苦苦盼望早日与爸爸团聚。

徐向东的父亲徐超对地方法院草率处理儿子的案例并对徐向东给予重判非常气愤,他认为,国家从来没有给法轮功定性,将邪教的罪名扣在法轮功的头上没有履行法律程序。而徐向东所印发传单内容按法律解释又与邪教性质内容完全不符。因此:大庆萨尔图区法院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判处徐向东12年徒刑,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不法单位北京市公安局、大庆市开发区公安局、萨尔图区检察院、萨尔图区法院、哈尔滨监狱、牡丹江监狱构成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拘禁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等罪。徐超要求上级执法单位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刑法》、《国际公约》、《世界人权宣言》的条例,秉公执法、惩恶扬善、无罪释放徐向东,并于2005年8月24日正式提出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