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

一.灾难

八十年代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突然降临到我们这个温馨幸福的四口之家。29岁的我身强体健,却突然不会说话了,谁问什么也不吱声;狗進屋把肉叼走了,我也没有任何反映;苍蝇、蚊子落在脸上无知觉;看上去傻呆呆的,整天闭着眼睛昏昏欲睡,除家人管吃饭外,我总是躺着和植物人一样。这一病就是三年零三个月,没喝过一口水。家人也曾带我到处求医问药,钱也没少花,也没查明病因,更谈不上治好了。可突然有一天又莫名其妙的好了。

这病来得也怪,好得也怪,更奇怪的是这怪疾是间歇性的,好三年犯三年,三次共折磨了我九年零九个月。祸不单行,在我第二次哑巴病没等好时,又得了很重的胃病,疼得我来回翻滚,直叫唤。邻居帮家人把我送到医院,医生又确诊不了,只好住院观察。第5天给我做手术,肚子拉开了没查出病因,又缝上了,病痛折磨得我死去活来的。医院先后按胃穿孔和十二指肠漏又给我做了两次手术,在此期间我昏过去两次,家里把我的后事都准备了。

就这样8天的时间,我的肚子割了3个半尺多长的大口子。医生不让我用嘴吃东西,全靠输液来维持生命。刀口老也不封口,医生只好象锯缸一样把刀口锯上了。半个多月后,刀口还是长不上。医生又把锯子取出来。取出后是一个很深的眼子,顺着眼子可以看到肠子。整个肚皮都是血红色的,腐烂的刀口裂开着流脓淌血,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将厚厚的卫生纸铺在肚子上,再用带子绑上,以免脓血淌下来,一天得换十五、六次。自入院三个来月我没喝过一口水、没吃过一粒饭,自己感觉嘴都变形了,舌头象木头板子一样,当当硬,回不过来弯儿。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自理,翻身都得靠人帮忙,臀部烂个洞。130多斤的我瘦得皮包骨只有60多斤了,去看望我的人都认不出我了。

医生为了让我快点恢复身体,就在十二指肠上拉了一个口子,把点滴管插進去,用牛奶加鸡蛋煮熟搅在一起,用瓶子装上输進十二指肠里。病情仍不见明显好转。转眼已是春天了,照顾我的兄弟们都回家种地去了。住院四个来月,借来的6000多元钱也花光了,刀口虽然没有完全长好,但也治不起了,只好出院了。

回到家心里更难受,没有钱,又没有粮,怎么生活呀!妻子把家里多年积攒的破烂、废铁卖了,换了几个钱来补养我,我不能吃硬东西,就得吃细粮。那年头吃定量,每月才8斤细粮,2两豆油,有工作的和中学生每人每月给32斤粮,没有工作的只给28斤粮,小孩更少。这一下可苦了妻子她们娘三个,有时家里断粮,她们就靠吃土豆来充饥,有时妻子饿着肚子还得出去打工、卖菜。一双儿女长这么大没买过一根冰棍,她们学习都很好,在学校里都是好学生。有一天儿子领全校的学生跑步,后来他跑不动了,老师问他:是不是没吃饭?孩子说:吃的是土豆,没吃饱。老师了解了情况后心里非常难过,回办公室向全校的老师讲了我家的情况,全校师生都非常同情我们的遭遇。那时都不富裕,但全校师生都慷慨相助,你一角、他一元,你一捧高粱米、他一捧苞米大碴子,就这样凑了200多元钱和一马车粮食,送到我家,帮我们度过了难关。我们全家衷心的感谢学校全体师生,你们对我家的帮助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当时我的心情无法言表:一方面心里感激口又不能说话;一方面怨恨自己得这病不能干活,把家造这样,又给全校师生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大家还得抠牙缝来救济我们,我于心不忍哪!家里、外头这一切不都是因我造成的吗?我活着就是个累赘,真想了却残生,大家都解脱了。

二. 复活

正在我走投无路痛苦的绝望中,我有幸得到了这万载难逢的宇宙大法。那是1998年9月的一天,妻子给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刚开始看不清字,后来我认真看,说也奇怪,越看越爱看、越看越清楚,字还扩大,觉得心里非常舒服。第二天接着看《转法轮》,三天看完一遍,又接着看两遍后,就像变了个人,浑身一身轻,精神状态也好了,也不想躺着睡觉了,也能下地走了,刀口愈合了,胃也好多了,身上也有劲了。妻子出去打工,家里活我都能做,还不觉得累。紧接着我把所有的大法书都看一遍,自己的变化也非常大,可以随着录音机炼功了。

一天妻子给我读师父的经文《环境》,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所以新学员或自学的弟子一定要到炼功点上炼功。”我想:我虽然不能说话,但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就要听师父的话,到炼功点上去炼功。于是,我就随妻子到炼功点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炼功场笼罩着一派祥和的气氛,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舒坦和开心。

学法了,大家你一段,我一段轮着念,轮到我了,同修们都鼓励我念,我非常激动,我多么想大声的念师父的法呀!这时我感到有一股热流从头顶充灌全身,喉咙好象有什么东西往外涌,我咳嗽了三声,竟然念出声来了!这真是佛法无边――铁树开花,哑巴说话。

顿时,我热泪纵横,边哭边念,心里不断的呼喊着“师父!”在场的三、四十位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伟大、殊胜、神奇和师父的慈悲苦度,大家都哭了,我们沐浴在师尊无量慈悲的佛光里,幸福极了。

学完法,开始炼功,我一下就双盘了80分钟,第二天就能盘一个半小时。这都是大法的威力和神奇在我身上的真实体现。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使我们这个破碎的家,重新充满了生机,受益无穷。

99年7.20江××利用手中窃取的权利,对真心向善的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广大群众开始了疯狂的打压和残酷迫害。面对这一切,我没有动摇。大法如何我最有发言权,因为我是亲身实践者和受益者,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伟大、殊胜和神奇。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能允许随意践踏和迫害呢?!

三. 护法

我一个被大法拯救的生命,怎能坐视不管,我要澄清事实,为大法讨回公道。于是2000年8月我冲破种种阻力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几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公开发行大法书、无条件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到了天安门警察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和平请愿,用我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好。警察不由分说将我塞到车里,遣返原地,非法关押了25天。在看守所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普犯讲真象,使他们都知道大法好。犯人说:等我们出去也学大法、做好人。

四. 讲真象

随着正法進程的突飞猛進,在反迫害,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同时,我也渐渐的明白了自己的神圣使命。为什么冒着天胆来到人间?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来了。我决不能忘记自己的使命。虽然我不善言谈,但我要做好,用我的实际行动和亲身经历去证实大法。“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我现在的工作是给客户送货,接触的人多,我就利用这个有利条件讲真象、证实大法。有一次用脚蹬三轮车往农村送货,往返150多里路也不觉得累,一起干活的人都说:炼法轮功的人,人好身体好。

一次我往6楼扛沙子,不到半小时8袋一百多斤重的沙袋都扛上去了。客户很吃惊:这么瘦,怎么能扛动呢?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跟他讲了我以前的情况,并掀开衣服叫他看我的刀口,房子都卖了也没治好病。炼功不到一个月病全好了,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一听就说:这法轮功太神奇了。我又向他讲真象,告诉他记住大法好。他高兴的接受了。

一次我给检察院的一个官员家干活,干完后他非常满意,当得知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说:以后我有活就专用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社会中的好人。

有一次我送货碰巧5楼房主不慎将钥匙锁在了屋里,主人焦急万分。这事为什么叫我碰到了,我想起师父的教导:“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处处考虑别人。”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帮他。我对他说:别着急,我能帮你。就这样我将绳子系在腰上,从7楼坠到5楼的阳台上,从窗户進到屋里将钥匙拿出来了。房主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了,那么多在场的人都说“可得好好谢谢人家,现在社会上这样的好人很难找。”我说:不用谢,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在场的人心中都升起了对大法的敬仰。

在单位里我不跟别人争斗,脏活累活抢着干,送货时客户给多少钱,我从不计较,经常白干。我牢记师父的教导:在哪里都是个好人。我是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要展现大法弟子的形象和风范,都要把大法的福音带到哪里。我也有不精進和摔跟头的时候,我要抓紧时间多学法、学好法,不断修正自己,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去证实大法,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做好师父赋予的三件事,这是我们的天职。正念正行中解体一切阻碍正法的邪恶因素,走好走正师父给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