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子吴春龙被佳木斯劳教所逼死的经过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我的儿子吴春龙,1976年12月11日生,原来从事美发行业。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两次被非法劳教。 第一次,1999年11月3日,吴春龙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佳木斯劳教所受尽折磨。有一次在寒冷的冬天,气温零下20多度,干警将他拉到室外,扒光衣服并往身上浇凉水冷冻,长达两个多小时。在劳教所的最后一年他被用手铐铐了一年。三年劳教期满,不法人员没有马上释放,又给他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松江派出所姓王的管我要了595元钱,才把吴春龙放回来。

2003年11月8日,吴春龙在佳纺开了一个理发店。11月11日中午,吴春龙正在给顾客理发,英俊派出所民警安全志,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吴春龙给带到派出所,当日晚上,又以吴春龙态度不好不配合为理由将其送往看守所。后来,又把吴春龙劫持往佳木斯劳教所劳教三年。

两个月后,劳教所干警郭刚给我打电话,说吴春龙病重需要治疗,要我带钱去劳教所。第二天我到了劳教所,找到了郭刚,交给了他200元钱,郭刚说:“你回去吧,等电话!”

我回来后一直没有消息。

2005年4月28日,劳教所托人捎信让我去找劳教所的刁玉坤,刁玉坤告诉我:“吴春龙病重,我们跟领导商量好了,你回去准备一些钱,给他上医院检查一下 。”下午,郭刚和刁玉坤到我家说:“春龙需要体检,正常是2000元,你家庭困难,拿500元吧!”,我说:“家里没有钱,300──200元都得去借。”为了孩子,我四处去借钱,借了300元,他们拿走了。

30日晚上,刁玉坤来我家说:“春龙可以回家治病,但是你得写担保书。”我是想儿子心切,就在刁玉坤的指导下,按照刁玉坤的意图写了担保书,否则,我见不到儿子。然后,刁玉坤用手机打了个电话,他就出去了。不一会儿,由杨春龙和一个年轻的干警把吴春龙给架回了家,放下吴春龙就急忙的走了。

这时,我见吴春龙脸上浮肿、骨瘦如柴、神志不清、目光呆滞,和他说话他没有反应。

经过家人精心照料,亲友帮助,他逐渐可以进食,身体渐渐有所好转,意识常有短期恢复,经常回忆起在劳教所被打、被折磨的经历。当时他告诉我:

2005年3月17日早9点左右,我们在一车间挑小豆,教导员杨春龙把我叫到办公室,杨说:“靠墙站着,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这时大队长刘宏光领着其他干警都进了办公室,让吴春龙把衣服脱掉搜身,恶警用拳头打吴春龙的脸,然后他们好几个干警对吴春龙一顿暴打,电棍电击,吴春龙被打得耳朵什么也听不见了。其后,他们将吴春龙单独关在小号里,由坐班人员看守。吴春龙在被关押小号期间,曾被迫害得大小便不能自理,将被褥裤子都弄脏了。

由于干警迫害他非常严重,打得他受不了,他就绝食了。干警给他灌食,灌完后就呕吐,发现呕吐物里有没化的药片。吴春龙持续绝食20多天,在绝食期间,他要求见驻所的检察院人员、劳教所管理科人员进行申诉,干警却迟迟不予理睬。其间,干警还指使看管吴春龙的刑事犯王福折磨吴春龙。王福经常坐在吴春龙的身上打他、折磨他,吴春龙几经昏迷。一天,吴春龙突然在疼痛中惊醒,见犯人王福用手使劲抠他左侧锁骨头。

还有一次,恶徒王福用毛巾沾稀屎塞入他的嘴里,昏昏迷迷中,吴春龙经常被口里毛巾憋醒。吴春龙在昏迷中醒来时,见他们把他拖倒水房用凉水冲洗,然后又拖了回来。有人看见后(很多人看见吴春龙被打)告诉干警说:“王福在折磨吴春龙。”干警却狡辩说:“王福是在让吴春龙吃饭。”

以上的经历是吴春龙回忆起的一点点。吴春龙常说:“在里面都死了好几回了。”

5月19日,佳木斯劳教所来了一人到松林派出所,叫松林派出所副所长阴晓东(阴小东)监控吴春龙。20日一早,阴晓东就到我家,让吴春龙到派出所去一趟做笔录,还要每月汇报一次,并且扬言,等吴春龙身体好了以后还得送回劳教所,还逼迫吴春龙办理暂住证,照相等等。

由于阴晓东经常来家骚扰,吴春龙被迫离家出走,他的精神受到极大刺激,顿时处于惊恐的痛苦回忆中,精神几近崩溃。他的饮食渐渐减少,身体越来越瘦,高烧不退,呼吸急促,时常精神恍惚,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不认识,处于邪恶的恐怖之中。

7月2日,我将越来越重的孩子接回来。

7月20日,阴晓东再一次到我家紧逼,当时我没在家,让我第二天到派出所,也不知道对吴春龙说了什么,吴春龙再一次受到严重打击,精神完全崩溃,不能吃饭,大小便不能自理。第二天一早,我到了派出所,阴晓东让我拿印泥做一个吴春龙的手掌印,由于孩子手脚浮肿严重,没有做成。

吴春龙身体一天比一天严重,我也没有钱医治,8月20日早上2点含冤去世。

请求有关部门为我做主,严惩逼死我儿子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