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雨后初荷(3)

【明慧网2005年8月3日】(接前文)时穷节乃现,一一垂丹青。

一句真话一条命,一句真话家中空,
一句真话入冤狱,一句真话遭酷刑
一句真话破谎言,一句真话救众生,
一句真话出您口,一念善恶定前程。
         --大法弟子的诗

1999年7.20以后,中国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在突破着重重封锁往北京赶,有坐飞机的,有坐火车的,有坐轮船的,甚至有骑自行车和步行的,他(她)们都要到北京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为宇宙大法击鼓鸣冤,一部伟大的正法史诗正在人间上演,无数的大法弟子悲壮的故事从这时开始书写。

2000年4月,海宽准备去天安门为大法鸣冤。

临行时,在他给单位领导留的信上,海宽是这样写的:“这个世界太缺乏爱了,当佛法被无理的拒之门外的时候,当三万五千人被捕,五千人被劳教,数以万计的百姓为维护佛法而失业、失学的时候,我及所有受益匪浅的修炼者岂能坐视。我们要走出家门,挺身护法,用生命及所承受的苦难化解世俗的偏见,我们求得不多,就是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每个修炼者此时的行为都是为了这部空前的心法鸣冤。大法弟子的行为必将刺穿寰宇,划破长空,证大法之庄严和荣耀,引希望于芸芸众生。历史和时间必记载这一刻,后人必评说功过,执著于生命过程的我终将无怨无悔。”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2000年4月13日下午,海宽出现在郊区的戒台寺。戒台寺号称神州第一坛,当年李老师的《转法轮(卷二)》就是在这里整理出来的。顺着石阶進入寺院,在这千年的古寺里,海宽试图从这里寻找当年人们对神佛的敬仰。千佛阁,选佛场,无不透出佛法的威严。一位卖香的妇女看着海宽背着一个书包,对他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海宽点了点头,她接着说:“自从7月20日以后,许多炼法轮功的到这里来,在这里呆着不走。后来动用了警察,他们才走。现在没有人来了。”海宽默默的听着她说。“法轮功的创始人在这里写了一本书,就在那边的小楼里,那时我们寺院的主持还派人给他送水呢!”海宽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心里默默的想:“师父,我来了,我要为迫害大法的世人撞响警钟,我要为落难的大法击鼓鸣冤,佛前一柱淡香立志整顿乾坤,慈悲一行清泪发愿力挽天回。师父,总有一天我们会堂堂正正的迎接您回到中土的。”

那一夜,海宽睡在了寺院外面,头枕大地,眼望星空,他知道他的生活或许从此要远离繁花似锦的都市了,伴随他更多的可能是沉浮和苦难。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上为德不永者太多了,而择善固执之人太少了,为善为德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更因为人世是一个是非场,口舌海,耳软心活的人可能就会被所谓的世道人情所迷惑而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大法弟子在佛法遭到诽谤的时候选择了维护大法,他们忘记的是个人的安危,他们胸怀的是大忍之心,他们清楚的知道,法轮大法是造就众生的法,当人类在谩骂宇宙大法的时候,人类将是怎样的危险啊?所以,大法弟子走上了天安门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宇宙和人类因为大法弟子的壮举从此有了希望。

明天是海宽26岁的生日,他要到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当上访被抓的时候,天安门就成了世界的窗口。海宽知道他的力量很小,但是他同样知道就是这万涓细流汇成了宽阔的大海。

暮鼓中海宽闭上了双眼,第二天,晨钟将他叫醒,海宽收拾了一下行囊,准备下山去天安门。

在山下介绍戒台寺的一个屏风后面,海宽发现上面写着“法轮常转”四个字,是用石子写的,那一定是大法弟子留下的,海宽拾起石子接着写道:“法轮常转度众生,学法得法修心性;末法之时轮再转,有缘之士心法明”,这是师父在《洪吟》里面的一首诗。题目叫做《再度》。

4月14日,天安门广场的人很多,金水桥旁的华表已经从上古可以在上面写字的木头变成了冰冷的水泥了,来自民间的谏言是怎么也写不上去的啊!正午12点,从纪念碑向天安门走了十步,海宽鼓足勇气双腿盘坐在地,双目微闭,开始打神通加持法的手印。

抛家舍命擎天柱,长啸仰空金刚尊,天地失色神鬼泣,万众屹立真善忍。
敬爱的师尊,我们有幸与您世间同行,光耀大法的永世威名。

快速的奔跑声由远及近,警察猛力将海宽拽起,将他塞入面包车里面,面包车在广场转了大约3个小时,先后有甘肃和山东的大法弟子被抓上车。坐在车里望着窗外,空气灰蒙蒙的,这个天安门广场见证了多少中国的大事情啊!文化大革命,6.4学生请愿。今天,这里成了邪党对待上访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地方了。

结婚以后,海宽和兰玲常配乐朗诵的一首诗就是《天安门前的史诗》

天安门广场,你可否告诉我,有多少大法弟子曾为大法来过,
天上的白云看得最清楚,面对邪恶他们是慈悲祥和。
广场的旗杆,你可否告诉我,有多少条大法横幅曾被高高举起过,
金水桥哟听的最清楚,法轮大法好在天空回荡着。
善良的人们为他们落泪,正义的声音为他们诉说,
为把真相告诉你,为了众生为了你,为了所有中国人,
他们再没回来过,他们再没回来过。

后来海宽被遣送回到A市,被关押在戒毒所,那里播放诋毁大法的录像,海宽开始绝食抵制,警察将他关押在三楼的小屋里面,整个三楼没有一个人,有十多个房间。海宽被关押的房间里面有三个小屋子,每个屋子地板上都有一个环,警察将海宽的双手铐在上面,那天,整个3楼就他一个人,记得那天是复活节,漫天的大雪从天而降。在99年以前,海宽就把《转法轮》背了两遍,经文能背诵七十多首。小屋子里海宽大声的背诵着经文和《洪吟》。

第三天,他们开始给海宽灌食,那是海宽第一次绝食,他们将海宽按在床上,海宽的双手被铐在床头,然后他们拿出一个东西压住海宽的舌头,从鼻子下管,由于海宽不配合,管下了一次又拔了出来,重下管的时候眼泪一下子从海宽闭着的眼角流了出来。

海宽所在的单位效益一直不好,分来的大学生都快走光了,只有海宽和几个大学生留在那里,在厂子里,海宽一直兢兢业业的工作,他三个月就把两条自动线的电气维修担负了起来。政府啊!大法弟子的好你为什么看不到呢?

4天后,海宽被释放了,残冬的风冰冷刺骨的吹着,对面迎来了熟悉的目光,是兰玲来接他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