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610头目执法犯法无所顾忌

孙忠华还在遭受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30日】山东省潍坊市孙忠华2005年5月11日再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关押28天后,他爱人曾去要电脑等财物,并指出抄家不给财物清单是违法的。公安局610的一头目凶相毕露,竟然对她说:“我就是执法犯法怎么着?我就是不讲理,你能怎么的?”

孙忠华就职于潍坊市工商局坊子分局,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1995年孙忠华患上严重的精神抑郁症,一年中三次自杀未遂,无法正常工作。家人带他到潍坊市精神病医院看病,开药后回家吃药治疗。大夫嘱咐要常年坚持吃药,以免复发。96年10月份,孙忠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喜得大法,从此步入修炼的行列。炼功后一个月左右, 他完全恢复了一个健康人的精神面貌,后逐渐停止了全部的药物。家人看到孙忠华的变化,相信大法的威力,因而非常支持他学法炼功。

孙忠华有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自1999年5、6月份开始,由于修炼法轮功,孙忠华接连遭到恐吓、骚扰、敲诈、非法关押、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剥夺工作权利等迫害。家人受牵连,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

99年5、6月份,当时潍坊市坊子区最大的集体炼功场所南溪公园受到当地政府公安直接和变相的严重干扰,这期间他一直坚持出来参加集体炼功。坊子公安局和工商局派人阻止他出来晨炼,但他始终不听从无理要求。于是公安局开始转向威胁他的父母。两位老人(不修炼)受到恐吓后,怒气冲冲来到孙中华的家(当时小孙已成家)发了疯似的撕毁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及大法书籍、讲法磁带。他当时急了,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拳捣碎了门上的玻璃,右手腕的筋被玻璃割断,鲜血流了一地。孙忠华终未能阻止住已失去了理智的俩老,他伤心得哭了。

2000年正月15日,为说明法轮功真象,孙忠华与坊子区四位同修到北京上访。后来他被潍坊驻京办事处通知坊子公安局和工商局接回,在坊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才放回家。这年“五一”期间,坊子区为防止他再次上访,安排工商局把孙忠华看管起来。他被非法关在职工食堂内长达10天。其间全局机关工作人员排班,党组领导常班,每天24小时轮流看管着他。5月23日(阴历四月初八),孙忠华的爱人在区人民医院生下小孩。两天后有同事告诉他说孩子身上有黄疸,他提出要见刚出世的孩子,没想到被当天带班的马向东副局长无情的拒绝了。晚上,好心的同事偷偷开车送他去医院看望了一下无助的妻子和可怜的孩子。

2000年10月份,孙忠华因散发法轮功真象材料被坊子公安局非法关押18天,接着被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在潍坊市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里,他耳闻目睹了劳教所里恶警和劳教所犯人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一位昌邑市宋庄镇的大法弟子抓进去三天就被恶人活活的打死了;有的被迫害得从楼上跳下去;有的因绝食抗议而被恶警和犯人强行用自来水龙头往肚子灌凉水;晚上不让睡觉,折磨一宿,第二天还得干活,干不好,恶警抡起木棍、椅子来就打,打得头破血流;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看攻击、诽谤大法的邪恶录像,唱歌颂恶党的歌曲……。

在如此恐怖的环境里,孙忠华的精神几近崩溃,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写了、说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由于强制性的洗脑迫害,使他放弃了大法,放弃了修炼。孙忠华违心写的材料被坊子区公安局拿去当作洗脑材料。之后,他的精神状态变得越来越糟,开始出现主意识不清醒、精神振作不起来的状态。孙忠华主动提出就医要求,后在劳教所的严密监视下被安排到潍坊精神病医院通过现代化仪器进行测试,结果证明他的精神抑郁症复发。

劳教所知道他病情严重,打电话通知他的姐姐送5000元医疗费到劳教所。姐姐见到弟弟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的样子,忍不住哭了,她对弟弟说:“忠华,你放心,姐姐有钱让你吃药,你一定要活着出来,千万别想不开!”尽管孙忠华吃药,但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他的病不可能得到好转,只能每况愈下。劳教所观察他一段时间后,由于担心他随时可能出现自杀行为,于2001年7月中旬通知家人接他保外就医。回家后,环境的改善,孙忠华的精神有所好转,但停止吃药后又出现几次反复。

终于熬到了2003年4月下旬劳教期满(减期半年),孙忠华到坊子工商局要求上班。时任局长马向东连吵带骂的把他从办公室撵出来。后来孙忠华一直要求恢复工作,坊子工商局人事政工科却拿出一份所谓的“红头文件”《潍坊市政府关于安置已转化法轮功人员的意见》。按照文件上的条款,他与工商局签了一年的劳动合同,每月发生活费360元,而且让他到荆山洼工商所上班。2004年5月,合同到期,在荆山洼工商所全体评议满意的材料上报人事政工科后,坊子工商局在没说明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逼他签第二年的合同(同上一年一样的工资待遇)。2005年4月下旬,当孙忠华得知坊子工商局压根就没打算为他恢复工作时,他被震怒了,也被震醒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孙忠华又回到了修炼的行列中。认真学习师父的讲法后,他恍然大悟,如梦初醒。从新归正自己后,他抓紧学习了师父99年7.20以来的所有经文和讲法并立即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反洗脑声明和退团、退队声明”(一开始就被网上拦截),开始走出去向周围的人讲法轮功真象。

2005年5月11日晚9点左右,坊子公安局610的李超、郝建伟协同恒安派出所警察,突然来到孙忠华住处,在未出示任何执法证件和无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并把他劫持到派出所。恶警将他家中电脑、《转法轮》、炼功带、他父亲的存折和四百元现金、结婚录像带、电脑软盘等财物一并抢走。他的5岁的幼子吓的搂着妈妈大哭。晚上11点,恶警将孙忠华非法关进坊子区看守所。在里边,他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坚持炼功、讲真象,同时要求看守所立即无条件放他出去。

孙忠华被非法关押28天后,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恶警才答应放人,但在回家的前一天,坊子区公安局以及610李超又勒索了孙忠华姐姐5000元现金却不给开收据,而且威胁其姐姐不准告诉任何人。

孙忠华出来后,他爱人曾去要电脑等财物,并指出他们抄家不给财物清单是违法的。公安局610的一头目凶相毕露,竟然对她说:“我就是执法犯法怎么着?我就是不讲理,你能怎么的?”

孙忠华被劫持的第二天,他的母亲得知此事,再也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打击。想想这个家:儿子从95年5月就没有工资了,每月只发几百元生活费, 2001年儿子光治病就花了一万多,老伴70岁了,患有脑萎缩,儿媳妇从农村出来,一直没有固定工作,被劳教时小孙子才5个月大,现在儿子又被关了起来,何时是个头……思前想后,老人觉得里外都没有活路了,于当晚9时服200多片安眠药自尽。老人最疼的就是5岁的孙子,自杀前,老人打电话给儿媳妇想最后一次听听孙子的声音,小孙子接过电话大声叫“奶奶”“奶奶”。第二天家人发现老人服药自杀,送医院紧急抢救,三天后老人才苏醒过来。13天后,她刚出院就在孙中华妻子的搀扶下到坊子区公安局要儿子,义正辞严的让国安大队立即放人;接着又到区工商局找邪恶局长马向东评理。

马向东被孙忠华的母亲质问的无话可说,就推责任说:“局纪检书记王庆杰说了,孙中华出来后要报复我(孙忠华的妻子后来当面质问王庆杰有无此事,王庆杰无言以对)”接着马向东当着办公室其他人的面向小孙母亲保证:“忠华出来后马上给他恢复工作,我会尽力帮助你们的!”孙忠华的母亲不信,马向东拍着胸脯说:“我是一局之长,说话是算数的!”可是当6月7日孙忠华被释放后,马向东以公安局 “没开无罪释放证明”为由,非法剥夺了孙忠华的工作权利。

邪恶把善良的孙忠华一家迫害到如此境地还不肯罢休,8月3日,坊子区610主任朱延林、公安局610伙同工商局纪检书记王庆杰又窜到孙忠华的母亲家,妄图将孙中华劫持到潍坊市转化班迫害。孙忠华发正念制止恶人,并当面揭露他们的行径,并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震慑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迫害孙忠华的主要责任人电话:
坊子区610办公室主任朱延林(0536 )7608610 (办公室)
坊子工商局局长马向东(0536)7608808
手机:13853691896 宅电:(0536)7252009
坊子工商局纪检书记王庆杰(0536)7608703
手机:13356753628 宅电:(0536)7608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