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血泪(三)

记大连大法弟子孙燕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8月31日】(接前)带着身体上的累累伤痕和精神上的巨大创伤,大法弟子孙燕被邪恶狂徒们从一个邪恶黑窝又送进了另一个更为邪恶的魔窟。善良的大法弟子,就因为想要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就遭受如此邪恶酷刑。而此时面临孙燕的,却是更无人性的迫害

2003年11月19日,因为仍坚信法轮大法,孙燕被大连教养院加期50天并和其他两名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杨春华和张晓丽一起,被教养院恶警从大连教养院秘密转至沈阳龙山教养院继续迫害。孙燕被非法关押在龙山教养院二大队。

龙山劳动教养院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龙山教养院的恶警扬言:不转化就不放人。龙山教养院从2004年3月份以来,一方面拼命粉饰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罪行;一方面加紧了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

2004年3月22日,二大队开会诬蔑大法,大法弟子高蓉蓉拒不参加,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从二层铺上拖下来,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扭出去,并动手打她。大法弟子孙燕过来阻止,唐玉宝对着孙燕就是一拳,当时孙燕眼睛就通红,过后青紫。有几个队长把高蓉蓉按在椅子上。一直以来高蓉蓉的身体被迫害得损伤很严重,肝痛,腹痛,干呕,吃不下饭,断断续续发烧,人已瘦得只剩一把骨头,在这样的情况下,灭绝人性的恶警还是不肯罢手。唐玉宝让两名队长把高蓉蓉架到管理科,把她铐在暖气管上,拳脚相加,并且唐玉宝用电棍电她的头、脸、脖子、手脚等处,多次反复电,长达半个小时。

当时屋内有很多队长,高蓉蓉质问他们,并要见院长,这些人陆续躲出去。后来李凤石院长进来了,强迫高蓉蓉放弃修炼,并蛮横的说:这是强制机关,电棍、手铐是干啥的?不信治不了你小小的高蓉蓉。高蓉蓉被打后腰直不起来,手臂被铐的发麻许多天,脸、颈青一块,糊一块。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逼她上车间坐着,两天后又把她调到一大队让张士洗脑团对她进行洗脑,加重迫害,不让睡觉。后来每天半夜3点才让睡。在这几天中,高蓉蓉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摧残。她质问一大队大队长杨敏、越军,恶警们不承认这种迫害是体罚,还无耻的说是为她好,并拿判刑、“电疗”、刑具恫吓她。4月初高蓉蓉被调回二大队。此时的她更加消瘦了,并开始持续发烧、咳嗽,恶警们带她去祝家镇的小医院检查身体,回来后大队长王静慧拒不让她看化验结果,也不通知她的家人,还撒谎说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后来,管理科科长姜玉波多次威胁高蓉蓉:“我不想打人,但忍耐是有限的。”让高蓉蓉上工干活并命人背她到车间。高蓉蓉坐在那都很吃力,很难受。

在龙山教养院,孙燕和高蓉蓉被关在同一监室,高蓉蓉的面部被恶警电击毁容,孙燕的面部也被管理科恶警和大队恶警姜兆华用电棍电击。


沈阳大法学员高蓉蓉被电击以前

被电棍电击毁容的高蓉蓉

就在电高蓉蓉的同一天,3月22日,唐玉宝怀疑大法弟子苏炜焕炼功而在办公室打骂她,第二天,因她拒绝出工,被带到管理科,铐在暖气管上用电棍电其头、脸、手、后背等处长达半个多小时,唐玉宝动手,王学涛帮忙,王威在场未阻止。

3月22日晚,大法弟子冯桂芬因高血压、心律过速、食道狭窄没去点名,被恶警拽到办公室。而大队大队长王静慧打她的嘴巴子,用电棍电击,院长李凤石还说到期别想走(冯桂芬4月份到期,被加期一个月,恶警并向家属勒索3000元钱)。之后几天,冯桂芬被几人抬到车间强迫坐着。我们看到冯桂芬被电后进食更加困难,脖子转动困难并且越来越严重,恶警们还说她装病。

2004年4月份开始,为了升为省级教养院,龙山教养院大搞弄虚作假,补拍所谓的床头卡,被多名大法弟子拒绝。4月5日,大法弟子孙燕因拒绝拍照片及滚手印,被队长马威、曾小平、管理科毕印红带到管理科,恶警毕印红伙同另一恶警用两根电棍电其头部,孙燕的手被铐在椅子上,毕又掐孙燕的胳膊,逼其滚手印,科长姜玉波在场,未阻止。孙燕被电击、被打得头部流血、破皮、起泡。

更加残忍的是,在龙山教养院,孙燕等大法弟子,被投进洗脑班,连续8天8夜甚至更长时间被剥夺睡眠,每天24小时由犹大轮班对她们进行精神折磨,导致其昏迷、休克。

8天8夜,恶人们疯狂折磨一个弱女子,而这一切仅仅是为了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允许孙燕去做一个好人。邪恶狂徒不但要扼杀一个善良生命的肉体,更要泯灭一个灵魂向往善良、美好的信念。

为掩盖迫害的罪行,恶警无理的剥夺了她们与其家属见面的权利。

带着满身的伤痕和精神上的巨大痛苦,2004年6月,孙燕从龙山教养院回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