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8月4日】2005年1月份某一天,早上六点发正念时炼功点来了一位女士,约五十多岁,一来就坐在地上与我们一起做发正念手势,因为她双盘盘的不错,炼完功我问她,炼多久了,怎从没见过她,她说她第一天来炼功,《转法轮》才看两天(6页)。她就是这篇故事的主角,因为她年纪比我们大,我们都称呼她“姊姊”,“姊姊”的先生我们称呼“大哥”。

姊姊没受过教育,因为家庭因素十三岁就开始演戏,她的工作是演戏,什么角色都演得不错,她自己说演戏的天分、语言的天分、女红的天分都是与生俱来的。演戏要背剧本,学习各种语言,她认字就是这样学来的,只是认得的字有限。

传统戏剧多是演忠、孝、节、义的历史故事,所以思想中对传统价值观有较深认识,她本性就是善良、重义、重恩的人,缺点是脾气不好。姊姊身世坎坷,小时父母就离异,跟父亲和后母,从小日子就不好过,吃过许多苦。或许这是奠定她得法后修炼的基础。

2004年2月间,她发现左乳房异样,经检查是乳癌。大哥为了姊姊遍寻良方。良药都是苦口的,奇难闻难喝,为了活命,不得不每天喝那些各种奇怪药方熬成的中药汤,但效果还是有限。最痛苦的是,患病后,没睡过一天好觉,不得已靠安眠药,迷迷糊糊,精神恍惚,体力、精神、心情都极差。

今年元月间朋友介绍他们法轮功,送一本《转法轮》给她,并讲大法的神奇,很多真修大法的人,没有吃药,绝症都好了。她将信将疑。当天晚上忙完家务后,拿起《转法轮》看了半小时,因识字有限,看书很慢,只能看3页,当晚睡的很香,第二天精神不错。患病后靠安眠药也没睡一天好觉,她有点动心,心想晚上再试看看。第二晚也是只看3页,还是睡的很好,她激动不已,竟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她认定这是救命的功法,第三天清晨马上找到炼功点来。

姊姊得法后,每日第一个到炼功点来,出外也一定带“小蜜蜂”(注:放炼功音乐的电子装置)炼足二小时。大哥怕姊姊那么早一个人出门危险,就陪她来炼,大哥后来也得法,每天两人都是第一位到炼功点,刮风下雨从未缺席。姊姊刚得法一星期,就开始去向亲朋好友洪法,以自身的体验告诉他们,这么好的法,希望她的亲朋好友也都能得,虽然她讲得头头是道,只是像她悟性这么好的亲朋似乎不多。

姊姊来炼功第二天就问发正念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发正念,我们告诉她发正念的意义、目地、时间、口诀,她就每日照着做,决不偷懒。三月份某一天,我们在交流讲真象的一些事,姊姊听不太懂,我们以为新学员进门就要他们参与讲真象有困难,因为炼功点一年多来也进来不少新学员,对讲真象都不热衷,所以没主动告诉她讲真象的重要性,但她主动问要怎么做,她不会写字,也不会骑车,就拖着菜篮车,走路去同修家把写好的几百封、上千封的真象邮件拖回家贴邮票,再拿去寄。她家里有女儿玩的电脑,请技术员同修安装讲真象工具,她不会操作,叫女儿做,加入网路讲真象的行列。

得法一星期来每晚都睡的很好,第八天晚上,看到房间摆的麝香制成的中药丸,因为麝香很贵,药丸也很好很贵,她想“这么珍贵的药,不吃掉可惜,一边炼功一边吃药,可能好得更快。”当晚抓了几粒药丸吃下,结果整晚都没睡好,第二天醒来,开始流鼻涕、咳嗽、感冒症状,她顺手抓了几颗治感冒的中药丸服下,然后出门来炼功,走在半路就反胃,把药全吐光,勉强撑着炼功二小时,炼完觉得通体舒畅,马上悟到不能再吃药了,请大哥把家里堆的那一堆一堆千奇百怪的治癌症的中药材全扔掉,她说她要坚信师父,再也不吃药了。

因为她很会演戏,戏团老板有戏会找她去演,以前碰到不顺心的事她会生气,破口大骂。修炼后,有次剧院老板莫名其妙对她发脾气,她不生气,蛮平和的,她也感觉自己好象有改变,不太有火气了。有次上戏录影前,肚子竟然痛得要命,她心里想“师父,我跑这么远来演戏,肚子这么痛,没法演,怎么好意思拿工资呢?”奇迹般的肚子不痛了,顺利完成了录影。她记得师父讲法有说过,在碰上很困难的时候可以请求师父,这也是对师父信或不信的考验。

因为姊姊不太认识字,看书很慢,《转法轮》的内涵很深不容易懂,尤其分子、原子、宇宙、时空、微观、宏观……这些较玄的,确实很难懂,我们尽所能去解释给她听,她似乎也能明白。我们经常从大法网站上印一些文章,在炼功点上大家轮流着看,姊姊虽然看的慢,但是看一遍就能记住,并且能完整讲述内容,真让我佩服。

她的病业体现在外面,每日换衣服就能看到,每天都在刺激、考验她,有时会想去买个药布贴一贴,可能会好的比较快,转念一想,修炼人没有病,不必吃药,那贴药布应该也不需要。

修炼人的关多是来自最亲近的人,大哥偶尔讲些不好的话,她的心就被刺激得很难受,会跟我们诉苦。我们会告诉她,这是在考验她,也是要在痛苦中消业过关,才能提高。因为她是新学员,我们都尽量帮忙她,有什么心性关,我们也尽量站在法理上告诉她,她悟性很好,马上领悟,下次交流时,她都能讲在法上。虽说认字有限,看书很慢,但一点不影响她对法理的体悟,心性提高很快,气色变好,渐渐年轻起来,神采中逐渐透着慈悲祥和的气质。

她跟大哥讲:法轮功救了我的命,否则我现在躺在床上,要死不活,我痛苦,你也痛苦,你要感激大法。她还一直说感谢能得大法,对生命有全新的认识─返本归真,她一定尽所能做好三件事,不负师父给她的新生,感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