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还在作恶


【明慧网2005年8月4日】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每分每秒都承受着非人的折磨,现在佳木斯劳教所有时把男警调来,手拿电棍、皮棒、手铐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学员吴春龙被佳木斯劳教所送回家时,整个人面无表情,呆呆傻傻,话都不会说。马晓华于2005年3月遭佳木斯劳教所恶警迫害,卧床不能自理几十天。

2004年2月份,大法弟子要求无条件释放,不走操,不喊号,男恶警王铁军、魏所长领一帮男女恶警用电棍电、皮棒打张玉芳,然后上背扣,还逼迫骂大法、写标语。王玉洪不念诽谤大法标语,被扣了20天,胳膊扣残了。佟丽因在劳教所长期关押迫害,腿至今不能走路。费金荣因喊“法轮大法好”、不穿劳改服,被加期半年,连68岁的老人还遭酷刑“大背扣”。孟现杰60岁,上医院检查胃有息肉、胆囊炎,为了抵制迫害,她绝食。恶警就天天给她灌食。

佳木斯劳教所的警察行为欺骗和流氓,举手就打,开口就骂,一点道德也不讲,尽说些低级下流的语言。一开始的时候,恶警领邪悟的洗脑者作所谓的“转化工作”不起作用,就用强行逼迫大法弟子们上三楼坐小板凳,一天强制坐10多个小时。有时坐到半夜12点,经常男女恶警手持皮棒监视,并强制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听诬蔑大法的广播。大法弟子们不听,恶警刘亚东找来何强和一帮恶警,何强手拿皮棒,把4个大法弟子打的腿上、胳膊、后背都是伤。刘亚东和几个恶警按大法弟子往地上蹲,当时张玉芳的脚脖子被弄骨折,三年时间没有好。恶警强制电视时谁低一下头,谁闭眼睛就加十分钟,还强迫念诽谤大法的文章,不念,就用棍、皮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身体都是伤,还有的被打瘸。

然后,恶警们就强行“转化”,上大背扣,及流氓手段:拿大法师父的像片和名字往大法弟子胸前和往屁股底下坐。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个接一个。有的大法弟子被大背扣折磨昏过去了,张玉芳被李秀绵、周佳会、孙立敏背扣半个月才下来床。

2003年1月份,恶警强制大法弟子写“五书”。大法弟子不写,劳教的恶警又动用酷刑大背扣,有的大法弟子胳膊被扣残,有的腿走不了路。7月5日,恶警逼迫写诽谤大法的周纪实作业,大法弟子们不写,又被严管坐小板凳1个月。张玉芳和其他大法弟子又被上了大背扣折磨。不法管教打张玉芳的脸,把她的右眼睛打的几乎失明。大背扣把张玉芳的胳膊脱了骨,变了形,手脖子的骨头、手指骨都变了形。当时她走路需要人领着。就这样恶警洪卫、蒋佳男还不让别人领她,百般刁难。张玉芳被迫害到这种程度,还被强制参加劳动,不劳动就加期。

张玉芳在修炼大法之前是个满身病的人,通过炼法轮功,身体康复,什么活都能干,获得新生。2000年去北京上访,11月1日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了57天,邪恶610和郊区分局不法人员勒索她家人5000元钱。2002年4月17日遭敖其镇派出所所长带警察还有村书记王精林抄家,几个大法弟子被劫持,张玉芳不跟他们走,派出所所长写了保票说到派出所做完笔录,10点钟必须送回来,但非法关了一宿,第二天早上所长还慌说让大法弟子回家吃早饭,到了8点钟,就强行把几名大法弟子送看守所迫害。4月27日几名大法弟子又被劫持到西格木非法劳教。

佳木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步步升级。对不能劳动者加一个月,加20天,说话低头,不喊口号,凡是恶警不满意的都给加期、扣分。冬天扫雪,有一部份被迫害伤残的大法弟子扫不了雪,恶警蒋佳男、李秀绵、刘亚东、高杰把他们带到没有阳光的地方冻。有的脚都冻伤了,张玉芳的脚很长时间都没好。

佳木斯劳教所恶警连大法弟子家人也不放过,有时强迫家人诽谤大法,才能接见一次(时间只有十几分钟)。有的家人亲眼看到大法带来的身心健康,知道大法好,为了能看见不知生命是否保住的母亲、孩子们,被迫背叛了自己的良知。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严重时,就进行所谓“严管”,不让接见,害怕走漏他们迫害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