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610歹徒绑架后闯出来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8月5日】以前我是个药罐罐,病痛很多:甲亢、胃窦炎、喉炎、颈椎骨质增生、便秘、肩周炎、还有严重的失眠、子宫炎,苦不堪言,非常痛苦。1997年元旦刚过开始炼起了法轮功,身体健康了,从修炼到现在8年时间,从来没到一次医院。

2004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2点半左右,我们在同修家学法半个小时左右。听见敲门声,我知道是同修有事晚来了一会,没加思索的开了门,同修还没来得及進屋,突然从她身后边窜進2个人(他们早已在同修家附近蹲坑)这两个人阴在门口喊着:都不准动。同修大声质问610份子:你们是什么人?私闯民宅,这是违法的。正在卧室学法的同修们,听见外面突然出现的情况,也来不及转移大法书和资料。

610分子打手机叫来了一帮子人,大概有十几个。他们中有610的、有派出所的,可能还有媒体的,因为他们拿来了好几部摄像机,对着我们摄像。我们说:“我们没有违法,你们这样做,是对我们的迫害。”那时我一点也不害怕,所以他们摄像时,我也忘记了回避。邪恶之徒在同修家卧室、客厅到处翻,同时还翻看同修每个人的包,目地很明显,就是要找到大法书和资料,顺便拿到迫害我们的所谓“证据”。虽然大家都发了正念,整体同修可能被突然闯来的邪恶搞得心里不太稳,导致被邪恶收走了一大包资料。

不法人员把我们全部叫到客厅,上厕所也不准。我们说这是侵犯人权,知法犯法。这时同修又互相提醒发正念。于是好几个同修盘腿立起了掌。邪恶之徒又拿起了摄像机再次对着我们摄像。A同修抱着一包大法书(她怕邪恶收走,所以一直抱着)站在客厅对着邪恶之徒说:“她们都是我的朋友,我这几天有点不舒服,她们是来看我的,让她们走吧。”B同修给她家打电话,不法人员大声吼:“不准打。”并动手抢手机。Z同修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接着我也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邪恶之徒听见我们的呼声,他们并没有制止,如像是被震惊了!

A同修地段的恶警们要带她走,她抵制不走,后来硬把她抬走的。我们给恶警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不但不理,又动手拉我们走。我们都不走,僵持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又动手挟持Z同修,我上前阻挡。另几个不法人员乘机冲向我,拽着我的胳膊说:你也得走!就这样我俩被一群邪恶之徒拉下了楼。楼下小区停了几辆警车,他硬把我们往关犯人的后箱里推。我坚快不進去,并对着在一旁观看的小区保安说:“我们就因为炼法轮功,做个好人,身体好了。我们没有做任何坏事。”警察无理抓人。我又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邪恶之徒见我们坚决不進后箱,气得想动手打我,因旁边有小区保安在,才只好把我们推到了后座上,跟着上来一个年轻女警,坐在我身边,我们主给她讲天安门自焚骗局,女警和司机(也是一个警察)都没有说话,我感觉她们都听進去了的。车到了派出所门口,开车的男警对我们说:你们还是自己下来免得我动手。我说:从小到老没做过坏事,就因炼法轮功,做个好人,我们没有错,更没有罪;派出所这地方我们怎能主动下去呢?开车的男警见我们不下去,又连拉带拖的把我们拉下了车。

没隔一会,那几个同修也被带来了。在派出所,我们也不停的给他讲:我们修真、善、忍,哪点错了?你们不管坏人,专管我们这些好人。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一位男警无所谓的说:“我就不怕遭报,明天我就遭报都不怕。”一大群警察吵吵嚷嚷的要我们说我们户口所在地,见我们都不说,他们装着关心的样子问这问那的,也没问出个结果来。大概快6点了,他们着急下班,留下一个协警和值班的,其他的人都到里面去了。一会出来就把我们一个个分别拉了進去,分别审问我们,先问我的是个年轻男警,问我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我说没有家,名字也没说。见我不说,又换来一个男老警,装着很和气的样子问我还是先问那些问题,我不回答他,就给他讲天安门自焚骗局,并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他打断我的话说:“我们今天不提法轮功的事。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就行了,我们马上叫你们家里人来接你们回去,过后叫你们家里人来‘学习’一下,把你们管好就行了。”一听说可以回家就掉以轻心的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们,结果家里人来了也没让接走,才知上当。

大概10点钟左右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后来听说是所长。他笑嘻嘻的好象态度还不错问我,当时在场的还有些警察。我想不要放过这个机会,我讲了我为什么要坚持修炼法轮功,原来身体多种疾病,因修真、善、忍,做个好人,一身病不治自愈;不但身体好了,思想境界也得了升华,受益非浅。在场的都没有哼声,我看他们对法轮功这个人群还是了解的,知道都是些好人,就是怕丢掉官职,所以协同迫害善良。

C同修地区的派出所来了人准备接她走,市区派出所硬说我和Z同修也是C同修地区的,5分钟之内要让我和Z同修上她们的车,否则就硬抬上车。(后来才知道她们那个地方办洗脑班)。不法人员好阴毒呀!

晚上来的人中有一个黑脸恶警,大概50岁左右,见我们还没说地址,对着我们吼着说:把她们拉進去,先刑拘一个月。我家里人听了很着急,告诉我她们(指同修)都走了,就剩下你们俩了。那时我心里有些不稳,忘记了用正念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制约邪恶。人心一上来,说出了户口所在地(这一点没守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反而对我们更凶。不法人员再次把我和Z同修硬拉進里屋。我抓住外屋值班桌子不進去,并再次大声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几个恶警硬掰开我的手强行把我拖進了里屋。我和Z同修的手臂被恶警拽出了一圈圈的青印子。

接着我和Z同修被各关一间屋,各都被一个协警看着。其中一个协警很邪,一直骂我们是“老反革命”,根本不准我们说话,上厕所也不让。我就对着他发正念,后来才稍好一点。

下半夜3点半左右,我单位上安排来了一个人,还有一个我当地派出所的,这个人很凶,拿起手铐要铐我们。由于当时心态不稳,也忘记了发正念反制邪恶。恶警把我们带上了车(小车后座本来只能坐两人,最多挤3个人,我和Z同修被连铐着的,Z同修左边挤一个),恶警说怕我们跳窗跑掉,就挤在我们两边,我们被挟在中间,简直不能动。我和Z同修相互轻轻碰了一下,意思是发正念,同时给他们讲真象。我说:从炼法轮功,讲现在7、8年没有吃过一粒药,恶警大声吼我们:“不准说话!”我们对着他们发正念。接着我们又说,如果你们父母也年老多病,也因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你们会把他们抓起来吗?他们根本不听(连司机在内也一起凶我们),还是大声吼我们:“你们不要说这么多,少罗嗦!”

后来,我干脆一直对着他们发正念。到了我地派出所,已是下半夜4点多钟了。Z同修叫恶警把手铐打开,打开手铐后恶警把Z同修推進大铁笼里,他们就走了。值班警也很凶,把我叫到铁笼子对面的一个椅子上坐着,有几个男青年蹲在地上(看样子是一般犯人),还有一个男青年被铐在铁窗上。由3个协警看着。我和Z同修对视了一下,意思是发正念。几个协警还是继续看着电视。

我首先否定旧势力的这一切安排,彻底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烂鬼、黑手操纵恶警、坏人迫害我们。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做的没有错。我们不应该待在这里,我要出去,救度众生!请师父加持。早晨7点多左右,天已大亮。坐在门口看电视的协警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另两个协警一个在值班床上睡觉,一个在椅子上也睡着了。这时我和Z同修互相对视了一下,意思是我走的机会。

我马上起身轻声的走出了里屋,走过过道大概有100米转了一个弯就是派出所大厅,大厅有几扇大玻璃门,旁边还有一个值班室,走進一点好象没有人,但是两扇玻璃门用铁链子连着一把锁,锁起的。试着推一下侧面的玻璃门没锁,我推开侧门赶紧大步的走了出去。

我能从派出所正念闯出来。这次经历,我真的感受到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正如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决心在今后的修炼路上,通过不断的学法来树立起自己坚定正念,突破不足,才能勇猛精進,尽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用大法赋予的一切证实了大法的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