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连地区近期出现的问题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最近一个时期,大连地区相继发生了一系列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破坏资料点的事件,对大连市弟子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起到了很大的负面作用。对此,我们想从以下几起事件中,看大连市在最近的正法進程中存在的问题,希望大连市全体大法弟子清醒。

1、金州区弟子孙立文、大臧被绑架,现被关押在金州区看守所。

2、大连市奥林匹克电子城副总经理金廷东连续两次被非法抓捕,现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3、大连市沙河口区某小区20多位弟子被绑架,现多数被关押在星海三站“环保宾馆”。

4、市内有两个大的资料点相继遭到破坏,虽然采取的措施比较得当没有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但在一定成度上受到了一些干扰。

5、大连市金州区弟子杨延亭,中山区弟子李君被绑架,并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三年后,被加期三个月,马三家至今不放人,使两位弟子长期处于迫害之中。

6、由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局绑架的大法弟子刘俊鹭,因为召开法会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在大北监狱八监区被迫害,2004年初,因她不写“四书”恶徒把她的全身衣服扒光,把腿绑上吊起来,开着窗户让冷风吹進来,并在其身上写满侮辱大法师父的话,并用下流手段对其人身進行侮辱,强制手戴着扣铐子,让犯人用脚踩。刘俊鹭一只胳膊被折磨残废、不能动。因其不配合邪恶,已经被折磨致残了。她的一只胳膊已经残废。现在她的身体状况非常差,但是仍然处于迫害之中。

7、原大连辅导站站长高秋菊,曾经在1999年7月份就被绑架并被判刑高达9年。6年多过去了,她至今还处于迫害之中。作为大连的弟子,有没有想到在此问题上我们正在消极承认,或麻木不仁、或熟视无睹。

一方面是邪恶有恃无恐的迫害,另一方面是面对邪恶的迫害无可奈何的承受,而且这种迫害有加剧的势头。如:南关岭某派出所的恶警找到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家属要人,扬言只要不转化就抓人……

诸如此类,不能不令我们清醒。在正法之势到了最后的今天,邪恶的比例越来越小,而我地区却迫害之事连续不断,这充分暴露了我们整体的问题。

作为弟子,我们向内找,整体是由我们个体组成的,个体达不到标准,那整体决不会达到标准的。我们是不是存在以下问题呢?

一、整体协调的问题

几年来,出现的问题多头报道、过期报道、失真报道的现象时有发生。有的事情只有报道而没有反馈,不能给邪恶以彻底的曝光。也使我们不能全面掌握情况,不利我们的整体的配合。比如:当同修被迫害时,我们不能在第一时间把情况反馈出来,即使有了反馈也不能作到分工明确;协助家属要人的;对直接迫害者讲真象的;近距离发正念的;写信打电话的……

二、怕心和求安逸心

师父说:“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而求安逸心却使我们在日复一日的、常人式的工作中滋生出来。对待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样严肃的大事不是主动的在想我们怎样才能在现有的基础上一天比一天做的更好,而是看自己在这件事中有没有拉下。当然,这是个别现象,但是却是很严重的。

三、用“点”和“片”的概念,增加了同修之间的间隔

我们都知道了师父讲的大周天连通的法理,这是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基础。这个整体是从我们地区到全省、全国、全世界、全宇宙、宇宙体系以及宇宙大穹,还有另外的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但是我们地区却出现了前所没有的“点”与“片”的概念。也就是,我这个点负责我这一片的经文、《明慧周刊》及资料,其它的不予过问。同修之间正常的见面都成了很困难的事情,形成了层层的间隔与障碍。这种把“私”放大,把“地域”缩小的行为是和大法的要求相悖的。师父告诉我们:“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们是不是做的还很不够啊!

四、欢喜心带动下产生的成就感

资料点的同修在我们做的三件事中,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些可能都与我们的史前大愿有关,但是由于受常人社会的污染,也使得这项工作带有了常人的色彩,出现了等级观念。这种被欢喜心带动下的成就感,对我们主动讲清真象起到阻碍作用“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修炼人,承担的历史的使命,这个重担真的是很大。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芝加哥市讲法》)而我们有的人却因为自己做了一点正法的事就欢喜起来,这颗常人心是要修去的。

五、缺乏心性与法理上的提高

我们在师父的带领下,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过程,但并不等于我们就是无执无漏了。“大法弟子在邪恶的迫害中做的不好或放松自己很可能会前功尽弃”(《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由于同修间不能沟通和切磋,在提高心性和理解法理上停留在原有的基础上。这就造成了与正法形势的脱节,达不到师父和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是邪恶迫害我们的借口。

还有的,如对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遗孤的援救,据初步了解大连地区有3位同修的遗孤需要援救,但是我们的援救还是“零”行动;对被关押的弟子家属的关心以及协助家属要人等方面,我们都没有积极的参与……

由此可见,大连地区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不能不令我们清醒了!这种麻木,这种漠视不是师父所要的,不是新宇宙的生命所具备的。让我们放下自我,归正自己,理性的做好三件事。因为师父还在听我们、看我们的好消息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