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信师、信法的感悟


【明慧网2005年8月7日】看了《明慧周刊》185期—从孩子的变化感悟《放下执著轻舟快》,给我的启发很大,使我从法理上更加明确只有信师信法、放下执著,大法的威力才能展现出来,现在把我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

我有个13岁的女儿,特别听话,哪方面都不让我操心,诚实、守信、听话,有时我无意中说的话她都认真照办,比如,前些日子她考完试打电话跟我汇报成绩,我说你每天背一遍《洪吟》,不知哪天在电话里我无意中说你每天背两遍《洪吟》,当她正式放假后到我这儿来时,我问她:“我让你每天背一遍《洪吟》你背了吗”?她说:“您不是让我每天背两遍吗”?我一检查,滚瓜烂熟,《洪吟》、《洪吟(二)》都背了。在学校情况也如实告诉我,报喜也报忧,给她钱买吃的,她都按我的口味买,或是买便宜的给我把钱剩回来。

当同修说到他们的孩子怎么怎么不听话、撒谎、顶嘴、不学习、打游戏机、更甚者偷家里钱,很多时候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有时自己也奇怪自己的孩子怎么这么特殊的听话呢?通过看185期周刊上这篇文章我才真正在法上明白,跟坚信大法有直接关系。

我蹲了三年监狱,始终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尤其在亲情上没让邪恶钻一点空子,当时女儿年幼,我妈快80岁了,邪恶之徒做“转化”想从这儿当突破口:“你的女儿将来不认你这个妈妈,因为你对她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你的老娘现在最需要人照顾,你不但没尽孝,还让她为你操心,如果她病了、死了,将来你永远受良心的谴责”,此时我就认定一念“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想起师父的法“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这是保证能做得到的。”“你放不下那个心,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当我悟到师父的这些法理后,就想我的孩子不会想我的,我的妈妈也不会日夜惦记我的,她该有病也没病,该死也死不了,法能做到,回想当初的这一念真是坚如磐石呀。

接见时,看到有的同修由于放不下执著,被亲情带动,儿哭女喊,真苦。一次管教通知我家人带着女儿来做我“转化”,孩子已经一年半多没看见我了,她爷爷说:“把你奶奶教给你的话跟你妈说”,她说:“我忘了”,我说:“你有什么话对妈妈说吗?”,她小声说:“多学法。”事实上,我丈夫及他们全家人都反对我,婆婆和妯娌原来都知大法好,我被非法关入监狱后,她们由于听信造谣宣传也不理解我了,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却始终不渝的站在我的立场上,这是信师信法的结果。

三年期满,我只在婆婆家见了女儿一面就回娘家住了,因为我丈夫早做了离婚准备,把房子卖了,什么都不想给我,这都没让我动心,我只考虑孩子断给谁,孩子一定愿意跟我,如果不断给我,孩子精神一定受到打击,如断给我抚养孩子眼前也有困难,可是我马上想到了法,一切顺其自然,我悟到了“顺其自然”这四个字的深刻内涵,瞬间平静下来。

孩子断给了她爸,只有寒、暑假我接她住,平时我也没时间探望,甚至电话都极少,可是女儿比原来还听话,我们之间很默契,现在体会到了,这是大法的威力,重要前提是,信在先。

再看我妈,80岁的人了,身体健康,一年到头没病,最值得一提的是,我不在家的三年不想我,心情总是那么宽敞,这一切都是来自对大法的坚信。

当我准备写这篇体会时,邪恶的旧势力不断在干扰我,让我放弃,“你让人知道你的孩子好,以后孩子变坏了你还怎么在人前说话,你这是显示心,为去你的显示心得让你的孩子变坏”,我不断的排除,就写、就写,只要对别人有好处就写定了。

这时,有两个同修和我一起切磋信师信法的体会,我也写出来。

一位40多岁的同修说,她每天早起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学法,有时晚上11点才回家,和爱人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也没有共同语言,觉得他苦,他有时埋怨,后来当她悟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时,就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他不应该觉得自己孤独,应该觉得自己幸福才对,就这一念,他还真的觉得自己幸福。

一位30来岁的同修也谈了自己的体会,当她精進的时候,每天绝大部份时间用在大法的事上,家务活干的少,可是她丈夫洗衣、做饭什么都干,没有怨言,还经常帮她做大法的事。在夫妻生活上也是如此,自己正念足能抑制他,几年来夫妻生活很和谐,他没有怨言,有时倒还觉得对不起她。她说了一个例子,一天晚上她发正念,他说:“你发完正念,我等着你啊。”同修不被情所干扰,专心的发正念,发完正念再看丈夫早已進入梦乡,早晨起来还心怀歉意的说:“真对不起你。”

想要说的话还很多,每提高一步都是对信师信法的检验,比如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如果不是以信师信法为前提,就是一句空话。

个人所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