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多来对“神在人中”的体验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师父在2005年6月12日《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开示大法弟子们:“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师父的明示清除了我们在修炼路上的又一个屏障,使我们在神的路上不断升华。回顾半年多来正法修炼的经历,深感正念正行,神在人中的博大内涵。现将所遇到的几件神奇之事写出,与同修共勉,以加深对致词的感悟。

(一)念正出神奇

我小孙孙的外祖父胳臂疼痛数月,不能上举,吃药无效,影响干活。有一天,我去他家拜访,说起了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救度世人的壮举,他很动心,表示到今冬农闲时准备学法炼功。当时,我做炼功动作给他看,他当时非常疑虑的说:“我的胳臂举不起来?”

我立即果断的说:“一个正信修炼大法的人,没有任何困难阻挡,你只管往上举。”于是他无意的做起贯通两极法,胳臂瞬间举起来了,连续做了几遍,胳臂不痛了。

当时他惊喜极了,大法神奇,痛了多半年的胳臂一下不痛了。我从法理上進一步告诉他:“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但是他一想修炼,这颗心就这么一想,就象金子一样发亮,震动十方世界。’神都无条件的帮助他,今天修师父传的宇宙大法,就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还有师父下的法轮清理身体,因此,病痛可瞬间消失了。修大法的有缘份,可见你的缘份已到。”

从此,他又能干各种农活,还到建筑工地去打工。

(二)解体“帮教组”

2004年12月27日,由街办主任、派出所所长等一行五人闯進我家,声称他们是“帮教组”,要转化我与老伴,他们才能向上级交差。当时我镇定自若,心静如水,立即想起师父在经文《建议》中教诲的“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呢?”

我对他们说:“法轮功学员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远的不说就拿我们这个地区来说,修炼法轮功的人中,有杀人、放火、偷盗、违法乱纪的吗?”他们回答:“没有。”我继续说:“因为真、善、忍是根本的天理,掌握、明白了这一法理,就合在人中做个好人,好人还向那里转化呢?”来的五人哑口无言,静静的听着。

我平时的学法给了我智慧和力量,一口气说了很多道理,使他们感到理亏、词穷,所长只好写上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做好人的,叫我签名,我想,任何情况不能配合邪恶的要求,断然拒绝。所长无奈的说:“你给麻雀喂了一个大豆。”街办主任以邀请我们到街道老年活动中心来玩为借口乘机下台。我用善言劝送:“你们牢记法轮大法好”。

事后,我从师父教诲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事都看做是修炼自己的好机会,从而感悟到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他们虽然来势汹汹,但在修炼人面前,人是很弱的,他们的一切不正的东西瞬间被我们强大正念解体化掉。

(三)揭穿“伟光正”

《九评》的发表,澄清了长期困扰我们虚幻的“伟光正”的魔影,使这个残害群众、破坏传统优良古风、使社会迅速败坏的共产邪灵赤裸裸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今天揭穿它是救度受害世人的关键因素之一。就在这时,慈悲的师父通过睡梦中点化我,梦中有一伙邪恶之徒反复翻看我开的时装店中所挂的服装,醒来后梦境仍清晰如画。我立即悟到,邪恶之徒可能来我家搜查。

不出所料,4月28日,由地县政法委、610办公室等一行九人再次扑進我家。我以宇宙中唯我独尊、压倒一切的气势,堂堂正正,正视邪恶,发出强大正念,使他们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这时一个主要的头头开腔说:“单位上的人来看你了吗?”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揭穿“伟光正”的好时机,大声说:“他们怕株连敢来吗?历次运动中谁被揪斗,大家要跟被揪斗者划清界线,否则就是立场不稳,没有阶级观念,也遭批判,历次运动受迫害的人越来越多。运动过后,又以平反昭雪,笼络人心,以示党的伟光正,从而迷惑人心,反右派,反右倾,社教,文革,天安门事件,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不知迫害了多少人……。”

这伙人无言以对,成了无嘴的葫芦。“解放后,国家建设发展很快。”一个大个子象抓住稻草一样,以发展来证实恶党的正确。我指出:“他看问题的片面性,看发展要从纵向和横向两个方面去看;从纵向看,古今中外,各个国家、民族都在发展;从横向看,三十年前,比中国落后得多的许多国家,大大超过了我们,相比之下,中国的发展算不了什么,大陆人均收入远远不及台湾人的收入。”这伙人又无言以对。哪个头头改口说:“今天我们来是关心你们。”

我以受迫害的事实严正指出,“我们原来有病,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了,遵循师父教诲,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而且我们辛辛苦苦工作到退休,已经七旬年岁,但还被抓進大牢,判刑,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关心,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这也是关心吗?告诉你们,一个认识了真正宇宙法理的修炼者,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邪恶的招术可使。”

这伙人摇头叹气,羞败而去。

(四)救度迷中人

5月10日深夜,我梦到,有一对野鸽落到我家屋顶上,时已黄昏,这两个迷失方向的鸽子找不到归处,难以过夜,我得救他们,于是,我用绳子拉到屋内,保护起来。醒来后,我百思不得其解,只深信恩师在点悟。

两天后的下午,派出所的指导员和所长各拿一卷稿纸来到我家,这时,我恍然大悟,他们两个可能是我梦中迷失方向难以过夜的野鸽,是受邪恶毒害的人,也是我们应该积极救度的对象。但他们带着共产邪灵的因素来的,首先得铲除这个因素,我义正辞严,以不允质疑的态度指正,你们对我们作笔录是违反宪法,违背行政许可法的,绝对不行。两人只好将稿纸装進衣斗里,表示不写笔录。指导员说:“我看过佛经、圣经,修炼的人都要经受磨难考验。”我知道讲真象,救度他们的时机已经到来,立即接口说:“你说的对,但是今天师父所传的是造就宇宙的根本大法,谁也没有资格考验大法。谁对今天的大法修炼者制造魔难,進行迫害,谁就犯了滔天的大罪。一个儿女怎么迫害生育、养育他的父母呢?耶稣、释家、老子的出现,以及文革后期气功高潮的到来,都是为今天的大法开传铺路的,奠定修炼、做人的根本理念。今天世风日下、物欲横流。各国政府面对纷繁的矛盾束手无策,难以应对,道德急速败坏,天灾人祸接连不断的情况下,大法开传,迅速传遍全球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传给各种人种和各个民族,修炼者达数亿人,道德急速提升,人们看到了得救的希望。这是师父对人类的洪大慈悲。可是今天仍有不少人对大法不认识,不敬重,特别中国大陆当政者破坏大法,迫害大法修炼者,这是人类的最大耻辱。去年底,印度洋海啸瞬间掠去了三十多万人的生命,这是神对人的警示,自1999年7.20以来,大陆上水灾不断,高温酷暑连年,瘟疫肆虐、蝗虫横扫、地震连绵、风沙狂舞,煤矿事故频发,天灾人祸,频频警示,人却不悟,将有更大灾祸来临。为是你们得救,你们的家人、子女免受灾祸,不要唯上唯书,尊重事实,敬重大法。”

我的一席话,打進他们的心中,象清风吹动久积的污垢,仿佛透过云雾的亮光温暖全身,指导员眨着眼睛问:“你说的这些怎么佛经上没有?”我说:“佛经讲的只是极小很浅的一部份,要知道高深的法理,反复的去拜读《转法轮》,你就会明白更高的法理,因为这是一部人可修成神上天的梯子。”

从他们面带笑容,欣然告别中,我感悟到随着师父向世间转轮,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因素,在迅速土崩瓦解,世人逐渐醒悟,想了解大法,等待得法,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行动,就是用正念解体一切障碍、救度世人。

(五)法理除疑问

今年五月下旬一天的中午,我正在院里背诵师父写的《洪吟》,这时我的外地工作的女儿打来电话,话音里有点紧张慌乱,大概意思是近几个月身体不舒服,早上去厂医院做CT检查,发现有一个鸡蛋大的肿块,要动手术,为确证无误,打算明日到省城医院再检查。当时我有点茫然,事后我想,女儿两口子虽不修炼大法,但能积极为大法做工作,也抽时间看师父的经文,可是悟性有限。师父的法理中也说到过,常人做大法的工作,会得到很大的福报,女儿出现的事,肯定有其原因。

晚饭后,我又跟女儿通话,告诉她:“大法能救度一切众生,法理是金刚永纯、不破不坏的,你们要坚定,不要把病当作负担,放下心,去检查。”次日晚上十点左右,女儿又来电话,这时她又高兴又惊疑的说:“今天省医院,县医院两处仔细做了CT检查,什么肿块都没有,大夫对照三次检查的照片,原来照片上的肿块不翼而飞,感到十分惊讶,但都肯定没有肿块。”

这时我醒悟过来,告诉她一念出善恶,境界各不同的法理,强调说明今天宇宙正法,一切都重组中,众生对大法同化与反对,成了摆放各自位置的关键。慈悲的师父让大法弟子顶着压力走出来讲真象,去除邪恶的造谣宣传给人们头脑中敌视大法的因素,救度世人,成为進入新宇宙的生命。

为了彻底帮助他们清除对大法的疑虑,随后我和老伴去女儿家,以这次事情为契机,帮助他们学法,从法理上清除他们的疑虑,進一步认识大法,成为修炼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