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坚修大法弟子的内幕

一名吸毒劳教人员的自述

【明慧网2005年9月11日】我曾因吸毒被劳教,下到劳教所一直在二队(攻坚队)做包夹(就是几个人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使我认识了形形色色的欺骗及整人的方式。

在那肮脏的地方,我们也是诚惶诚恐的服完了劳教期。在那里,一个不小心就会轻则被训斥,不给好脸,重则被扣分,集训。对于我们的管理越来越严,越来越多的条条框框限制我们不得不按队长的意志做包夹工作。(其实我们内心是不愿意干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我们的工作做的如何,标准是队长的脸色,有时仅仅为讨队长的好脸色,为了自己过得相对宽松、自由,而对被包夹人打骂侮辱。

我所在的包夹大部份都打骂过法轮功学员。虽然劳教所有规定,对里对外、对包夹和法轮功学员声称禁止打骂体罚,可是我们却时常被暗示或找借口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打骂,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的很受队长的青睐。这些打手平时违纪,队长也不管,且平时好脸相迎,这种情况下,容不得我们对受害者有同情的表示。

对于转化者,则时时监督,防止“反弹”,不转化的,最基本的是:饿、冷、困、疼、脏、损。坚强不屈者则打骂、侮辱,甚至憋尿。下面我就把这几种整人的办法剖析一下。

饿:每顿只给半个馒头,一点菜汤或粥汤,加上身体和思想压力很大,此法可使人一天瘦2、3、10斤。并且还要求法轮功学员饭前报告:“报告队长,劳教人员某某某,请求吃饭”,不报告者不让吃饭,这种办法引来法轮功学员的绝食抗议,绝食则灌。好的时候大夫给灌,不好的时候,十几个包夹一起上,把人捆在床上,撬开嘴捏鼻子将食物倒入嘴里,灌得泪流满面。

冷:由于被包夹人任何事情都要打报告,天气冷了,报告加衣服,这时,包夹被暗示或告知:“告诉她管班队长不在。”其实队长就在通道或队部。被包夹人有时冻得直哆嗦也得忍着,甚至冻出病来。

困:每天早5点起床,晚上睡觉时间就没谱了,这得看被包夹人的表现而定。(12点、1点、2点、3点不等)

疼:每天罚坐,坐在只有60、70cm的方凳上。要求两腿两脚紧并,两手紧并,放在两腿上,腰板挺直端坐,两眼直视前方,有两个以上包夹盯着不许动,任何一点微动都要报告,否则即遭训斥打骂。坐的屁股化脓溃烂,疼的呲牙咧嘴,痛苦难当,有时被包夹人要求站着,则被告知:“站着属于体罚,”必须坐着。每天从早起床到晚就寝,十八九个小时。除了上厕所外,屁股不许离开凳子。实际上坐凳子比罚站是更为严重的变相体罚。

脏:长期不让洗衣、洗澡、洗头。由于时间长,因此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头发都粘在了一起,室内臭不可闻,并经常以队长不在为由限制手纸的使用。

损:平时不许我们给被包夹人好脸看,污言秽语不断,严重伤害被包夹人自尊,或念诽谤性文章,还要求被包夹人必须听。如不听,就以憋尿等手段治不听话的被包夹人,这种手段还被队长投以赞许的目光。

打骂:以该人违纪(不合理强加的各种规定,如坐姿及各种限制)为借口,打骂、侮辱“顽固不化者”。总之是利用我们这些吸毒劳教人员的无赖来整治被包夹人。还让别人说不出队长什么。

其实我们很不好过。感觉谁都不可信(除了偷偷向被包夹人诉苦)。一切的成绩都归队长,一切的不好和恨都归我们。

注:被包夹人房间的门、窗玻璃都被白纸糊严,只留一个5cm*15cm的小窗口。小窗口贴的蓝底,队长通过窗口能看见室内单独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室内的人看不见外面。我们经常看见队长通过窗口往里窥视。

以上是我在劳教所期间所见,写出来让更多的世人看清中共劳教所是怎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