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管教的真面目

【明慧网2004年11月23日】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的大队长个个都是教唆犯(北京市新安劳教所搬迁至北京女子劳教所)她们在江氏邪恶集团造假、谎言的迷惑下,甘心情愿的做江氏的殉葬品,助纣为虐,使无辜的法轮大法学员长期遭受残酷迫害。

2001年至2002年期间,王大队长为了接受上面的打压政策,加重迫害大法弟子,定了一批给日本人做拖鞋的活儿。刷大衣的胶是一种有毒物,气味刺鼻。刚开始干活儿的时候,大部分学员都呛得喘不上来气,脑袋疼;几天后身上、脸上出现了红疙瘩,逐渐长满全身,到晚上痒得不能睡觉,身上像针扎一样痒,受不了痒就挠,挠破了又开始像针扎一样疼痛,每天都得后半夜两三点钟才能睡一两个小时觉,五点钟又得开始起床。

2001年至2002年在七大队呆过的学员大部分都受其迫害,长疙瘩时间最长的长达七个半月才好。白天强迫坚持干活,晚上有时看电视眼睛都睁不开,有一次王大队长讲话时,对全体学员暴跳如雷,说大家不尊重她,她讲话时大家眼睛不愿睁,罚全体学员把手放在前面腿上,腰要坐直,都得看着她说话。眼睛睁不开不都是她迫害的吗?上面一有来检查的,就安排假象,让学员们不干活儿,发扑克,发象棋玩,事先准备几个人说假话,骗前来检查的领导;等人一走马上收摊,准备干活儿。

2002年有一次劳教系统来检查,找一部分大法学员填表,检查队长在执行工作中,有无违纪行为,在车间干活有的大法学员真实的写出了心里话。结果,以后每天在车间干活到吃饭时间有人送饭,因加班加点,吃饭也不让回去,甚至上厕所也得挨顿骂,一天干16-17个小时活儿,王大队长还说不许和别人说。有一天干活到晚上五点(送饭时间)也不来人送饭,一直到晚上八点了王大队长才领着送饭的学员把饭送来。大家饿得发晕,浑身发软,还先挨她一顿吼,谎称她开会耽误了时间,其实是惩罚学员。因有学员填表时讲真话,她反而说不注意影响,随便填表会影响全所评不上文明单位的,还要查一查是谁,被她怀疑的人都要受虐待,干什么都不对。

一次是在新安劳教所时给学员买苹果,让四班的学员去卸车。当时有个少年犯叫骆克梅,因她长期和大法弟子在一起,道德观念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卸车时王大队长专挑苹果大的袋子拿,她拿一袋给骆克梅。这孩子说:都拿大的,我不拿,小的都给别人不行,得处处为别人着想。大法弟子看着心里笑着,这孩子变好了,多纯净。王大队长却说这孩子傻,还说,都说学雷锋,那只是说,不能都那样去做,都那样做,你在社会怎么生存。可王大队长还是“模范××党员”,都不如一个犯过错的小孩思想境界高。她做什么事得自己先占便宜。

她对待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围攻,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给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吃苞米面,窝窝头,咸菜,天天如此。放弃修炼的吃馒头、大米和炒菜。她给犹大们制造矛盾,特别是其他罪犯,找茬训斥她们,让她们心不顺,然后拿大法弟子出气。谁对待大法学员最恶、最狠、最能打人,她最喜欢,就给减期。大法弟子佟立辉很坚定,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她就晚上不让睡觉,白天有队长强迫出去加重迫害,最后送集训队。

她心狠手毒,她不怕把大法弟子折磨出病,看着不行就马上抢救,稍好一点就继续迫害。长春有个大法弟子叫白振芹,在调遣处被迫害得重病進了医院,快九个月了,出院后病没好,还需要手术,心脏病每天需要服抢救药,才能缓解,走路艰难,生活难以自理,看护她的学员扶着她走路。王大队长还说,不许惯着她,让她自己走。可是一撒手,有时她就要倒。王大队长为了维护自己的眼前利益,不管大法弟子的死活,既害己又害人,造下的业得自己还,最后自己嗓子长个瘤,不能说话了,去做手术了。

李守芬是七大队的副大队长,所谓的抓“思想教育”的,她自己说新安劳教所第一个接受迫害大法弟子任务的就是她。开始做所谓“转化”工作时,她整天想着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招儿。大法学员刚到七大队来,不放弃修炼的,她就利用坏人迫害大法学员,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罚蹲罚站,电棍电,往大法弟子脸上身上粘纸条,纸条上写不好的。有一个北京大法弟子,姓杨,很坚定,她就安排那些犹大们百般迫害,有一天她气极败坏的说:咱们把她整死,大家都给她出证明,就说她自己有病死的,她啥办法也没有。她虐待大法弟子,强行迫害,使其转化,还告诉说,不许当外人说。

还有个山西姓孙的大法弟子在调遣处被迫害很重,身上大片是黑的,嘴也坏了,手脖子深深的黑印,来到新安劳教所李守芬继续迫害。该大法弟子来自一个小山村,没见过世面,李守芬就利用她这一点,看见她就面目狰狞,骂、喊、吓唬她,最后把她折磨得精神不好了,都是李守芬逼的。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到现在,被她迫害的大法弟子不知有多少,她罪大且不可饶恕,造下的业自己也在承受。经常发现她捂着肚子疼得直咧嘴,她自己给自己选择一条绝路还不觉醒。

贾凯云,是生产大队长,表面上挺平和,给人感觉好像不太坏的感觉,岂不知迫害大法弟子更阴险。从她管的二班出来的犹大一个个都出手打人,整天疑神疑鬼的,每个学员说句话,她都得分析分析,是不是没转化好;要想转化新来的学员,总在耳边说,吃饭上厕所没有闲着的时候,连她晚上睡觉也在说。贾凯云指使犹大们打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等打个差不多时,她还装好人说别打了。
有一次,贾凯云领学员打水,她说,我们这几个队长有病都可重了,都住院了,没有办法,工作没有人管就得硬撑着。她不想一想为了眼前利益充当江氏集团的殉葬品,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学员,能好吗?这不是遭恶报了吗?

北京市七大队的大队长个个都是教唆犯,诱导学员说假话,做坏事,心不正坑人、害人,从七大队出去的罪犯,又犯罪回来了,二进三进的很多,都是她们教唆的。好人在七大队,时间长了都得变坏,可想而知,她们给国家、社会、家庭带来的是什么?她们才是北京的又一大耻辱,写出来让北京的世人知道劳教所七大队队长的丑恶面目,让世人更加认清江××及其跟随者的邪恶本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